许个愿:我去武汉看樱花,你来冰城看雪花

2020-03-26 14:50:34 作者: 许个愿:我去

伴随着民航包机的呼啸声,从3月18日起,黑龙江省援助湖北医疗队圆满完成任务已陆续撤回近千人。

黑龙江省援助湖北医疗队完成任务陆续撤乡。吕品 摄

从出发时的冰天雪地到归程时的春日暖阳,这群白衣逆行者在2000多公里外的湖北省连续奋战三四十天后,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同时还有浓浓的不舍,牵挂并肩作战的“战友”,惦念痊愈出院仍处在隔离期的湖北患者。

黑龙江省援助湖北医疗队员顺利返回哈市。吕品 摄

很多人都在心里默默许下约定,新冠肺炎疫情过后要穿上心爱的“布拉吉”(俄语中连衣裙的意思)再去湖北一趟,看看美丽的樱花、游游古朴的黄鹤楼、尝尝咸香的热干面……

“布拉吉”与防护服的转换

“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还是家乡的空气清鲜,马上就能穿裙子啦”。

从飞机上下来刚踏上哈尔滨的土地,黑龙江省第三批援湖北医疗队员、虎林市红十字医院护士王明明雀跃地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火辣辣的难忘感受似乎又开始在食道里涌现。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东北女生,王明明身材高挑,平时非常爱穿连衣裙,一到夏天,白的紫的绿的各色裙子变着花样穿,这次到湖北支援特意穿了一件红艳艳的羽绒服,结果刚到应城市中医医院,太空服一样的隔离服就紧紧裹在身上,就连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消毒、打针都变得艰难起来。

王明明扶患者起身。王明明供图

王明明(左)和患者合影。王明明供图

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

作为护士,王明明负责给16名患者送开水、发口罩、测体温、送药、送食物、消毒、打针,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擦洗身体、更换衣物等,每次连续工作8小时。

“有一次值班时由于胃肠不适,加上消毒水气味刺激,反流上来的食物反流涌到了嘴里,可穿着隔离服,戴着口罩处在严重污染区没有办法把食物吐掉,我强忍着硬是把食物咽了回去,那满嘴又酸又苦的滋味和食道火辣辣的感觉今生都难以忘掉”。

王昀查看患者的身体状况。哈尔滨市红十字中心医院供图

“爹爹”和“杀猪菜”的相融

刚到湖北,当地的方言让来自黑龙江省的白衣逆行者们“直挠头”。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医护人员每次出病房后,就向一些听得懂普通话的武汉医生学当地的方言,像学英语一样,用笔记在纸上,标上拼音。有时,医护人员互相间也用武汉方言调侃一下几天时间,医护人员就能基本听懂问诊时经常说的一些方言了。

来自哈尔滨市红十字中心医院的普内科护士王昀甚至成了汉川市人民医院里的“东北推广大使”。汉川当地的方言管“大爷”叫“爹爹”,对于年龄较大的患者,王昀把对方当作父亲一般照料。

王昀查看患者的治疗情况。哈尔滨市红十字中心医院供图

“姑娘,你们那的‘杀猪菜’是什么?”

“姑娘,你们那的小鸡炖蘑菇是怎么炖的?”

“小鸡炖蘑菇和我们这的鸡公煲差不多啊?”

面对病房里一些好奇“爹爹”的提问,王昀每次都耐心回答,同时告诉他们,电视里说的“老好吃了”“贼香啊”等词语都是形容饭菜好吃。

王昀的热心、耐心让病区患者充满欢笑,大家都非常喜欢这些说着有点儿“大碴子”味普通话的黑龙江医护人员。

没有蛋糕和寿面的生日

3月21日注定是曲永军和裴涛最难忘的一天,两人都来自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当天是他们离开孝感平安凯旋的日子,同时也是二人的生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