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妻子被隔离 闪送员丈夫擦干眼泪继续做公益

2020-02-14 19:28:34 作者: 护士妻子被隔

护士妻子被隔离,闪送员丈夫擦干眼泪继续做公益,给这家人点赞

疫情爆发以来,人们纷纷尽自我所能表达着对国家的支持。其中在云南曲靖,有这样一位特殊的闪送员胡师傅,他在身为医护人员的妻子已被隔离观察的情况下,依然坚持着公益事业并分文不取,甚至顾不上自己的小家。大义当前,他用行动书写着家国情怀。

忙碌的闪送员:白天服务社区 晚上接单助人

胡师傅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忙人,每天都过着“两班倒”的生活:白天参加社区防控服务工作,义务帮附近几个封闭小区的居民倒垃圾和采购生活用品;晚上还要去做闪送员帮人送东西。

之所以这么安排,胡师傅也是经过了一番考虑,他知道白天是订单高峰期,不想那时候凑上去跟大家抢单子,“疫情期间都挺不容易的,让他们能多赚一分是一分吧。到了晚上大家都回家了,这时候下单的用户都是真的有需求,没人接单的话他们会很难。”

每天社区服务工作结束后,胡师傅简单吃个工作餐,17点多出门开始接单,一直等到22点左右再回去。在这将近5小时的时间里,他有订单就接单,没订单就在街上绕,生怕错过任何一笔需求,他觉得只有自己多跑几步路,才能让更多的人少出家门。

胡师傅妻子是一名医护人员,作为家属,他深知疫情期间医院有多忙碌,因此曲靖当地几座医院也成了他最常蹲守的地方。每天21点之后,他就直接把车开到医院附近等着,以备第一时间响应递送需求。

医院和封闭小区是胡师傅最经常送的地方。截至当前,他已经往这些地方跑了很多趟了,尤其是对于送往医院的订单,他一律分文不取免费配送。有一次,一位用户请他往医院送感谢信,本来发件人说订单特殊坚持要付费,胡师傅却依然拒绝了,最后甚至找了平台客服去帮忙退还客户费用。

除了蔬菜、大米、衣服这些常见的递送需求之外,胡师傅偶尔也会遇到有人请他帮忙买药。遇到这种订单时,他都会在电话里多问对方一句,情况是否危急,是否需要送医院,如果需要的话自己可以帮忙。

药店跑的多了,胡师傅也知道当下口罩和消毒剂等防护用品有多难买,好在家人以前就买了很多,家里还有些富余,他就每天接单的时候装一些在身上,路上遇到那些没戴口罩的人时,他就会塞给对方一两个,并一再告诫他们个人防护的重要性。

为了报恩,夫妻双双上“战场”

其实,胡师傅是一名彻彻底底的“新闪”(闪送平台对刚成为闪送员的人的称呼),今年2月6日才正式报名,8号参加完培训当天就立刻上岗了。

为何要赶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出来接单?原因还要回到一次胡师傅与妻子的对话。

疫情暴发后,胡师傅妻子所在的妇幼医院被列为当地疫情防治定点医院,身为护士的她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了防控工作,连续十多天没回过家,中间仅有一次因为担心孩子身体回来看了下,却也是只待了几小时就走了。

那天妻子告诉他,因为受疫情影响,当地外卖和快递基本都停了,平时只有闪送还能接单,尤其是一些在医院留守的医护人员或者封闭小区的居民,更是需要有人帮他们采购和递送。

“要不我去做闪送帮你们送东西吧,不能让你们这些参与一线抢救的人没有饭吃!”胡师傅以前做过邮局的快递员,对城里的道路比较熟,他希望能在后方为妻子这样的医护人员出一份力。这一想法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他便立刻报了名。

胡师傅做闪送员,其实还有另一份“隐情”。8个月前,胡师傅的二儿子出生了,但当时孩子情况非常不好,体重仅有1公斤出头,需要输血急救,却恰逢血库库存告急,最后是在政府、医院、社区和社会各界的协同援助下,才把孩子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从那时起,胡师傅和妻子就暗暗立下了决心,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份善意传递下去,“我的孩子是大家帮我救回来的,现在到了可以回报社会的时候了,我们当然义不容辞。”

舍小家顾大家,誓将公益坚持到底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