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迟来的团年饭

2020-02-08 02:20:57 作者: 一顿迟来的团

“爸妈,祝你们健康长寿,小雨,祝你学习进步,干杯”。2月7日晚上6时许,刚接送完一批发热病人的武汉开发区东荆街急救车司机周攀林趁着晚饭时间,在驾驶室里用手机微信与父母及女儿视频连线,补吃新年的团年饭。

今年1月底,该区招募一批持有A驾照的司机,专门接送感冒、发热等疑似患者前往医疗机构救治。今年35岁的网约车司机周攀林得知后在当地第一个报名。“那几天正打算抽时间回家过年,陪家人吃顿团年饭”,谈及此次招募,周攀林一脸愧疚。春节期间由于运输业务量大,一直没休假的周攀林计划晚些时日与家人吃团年饭,看到招募信息的他不得已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城市,都是这里的一份子”,周攀林向记者说,“没了这个城市,我就没有家了,吃团年饭也就没有意义了”。离异后的周攀林平时独自照顾14岁的女儿,应招后他把孩子留在乡下交由年迈的父母照料。“感觉很对不起家人,尤其是女儿”, 领到社区统一发放的盒饭后,周攀林在驾驶室里通过与女儿远程视频,一家人终于吃上了迟来的团年饭。

上岗11天,周攀林出车55次。“每次护送的地点都不一样,有时候是当地医院,有时是送隔离点”,周攀林介绍,每运送一次患者,来回都要跑40多公里路程,有时送往更远的救治点则需80多公里,而每天上下班更是没有固定时间。

一周前的一次运送让周攀林至今难忘。当晚十时许,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一名一岁多持续发热的幼儿前往纱帽城区医院就诊,着急的父母抱着孩子下车后并未直奔门诊部,而是在车前对着周攀林深深地鞠了一躬才匆匆离去。“只恨自己力量太微薄,不能帮助他们多一点,衷心希望我们能早日战胜疫情”。

记者:巴超

通讯员: 彭宇 郭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