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记忆丨滚水桥畔

2020-04-01 00:47:14 作者: 青州记忆丨滚

青州有座滚水桥,就在古城墙外东北角,横跨南阳河。桥不高也不宽,两侧连护栏也没有。其实也无需护栏,因为桥身几乎贴近水面,自西而来的阳河水,舒缓平稳地穿过桥下,若逢秋夏之际河水暴涨,咆哮的河水就会漫过桥面滚滚而下,于是人们便称之“滚水桥”。在青州城区,滚水桥很著名,作用也很重要。不过那是在过去,现在要找滚水桥,已经连影子也看不到了。当年的滚水桥及桥畔的景观,都已淹没在浩渺的湖水中,留下的只是残存的记忆。

青州府城临河而筑,一条南阳河分隔南北,河床深阔,岸壁陡峭,连通城区南北的只有两座桥。两桥相望间距不远,西侧是著名的万年桥,东边即是这座滚水桥。府城出北门是万年桥,出东关是滚水桥。两桥相比较,万年桥矗立河床,显得雄浑大气巍峨壮观。再看这滚水桥,则匍匐于河谷底部,桥身贴近水面,平实简易,没有雕琢也没有引桥,甚至从桥面巨石的缝隙间可以看得见流淌的河水,听得见哗哗的流水声,对比万年桥,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弟。此桥看似简易,但却坚固厚重,方柱形体的立石,承托起平铺的巨石,打造为七孔石桥,古人的设计很是巧妙,平常时河水就从桥下淌,行洪时水从桥面流,容得下潺潺的水流,也耐得住洪水的冲击,牢牢地贴紧河床,为之扣上一条锁紧的腰带。

滚水桥正名应该是“会(汇)流桥”。青州东城壕间,一条小溪,流水自南而来,潺潺清澈澄明,就在此处汇入南阳河,相约穿过桥下奔流东去。还有府城的泄洪水,也由水门尽入南阳河,桥头纳诸水而汇流,当为汇流桥。桥虽不显眼也不壮观,但丝毫不影响它的作用。滚水桥下汇纳水流,滚水桥上汇聚人气。当年桥连接南北,形成一条交通要道。旧时的府城是封闭的,东关则是开放的。东关内部有昭德北阁两条街,基本是一条直线贯穿南北。南出昭德街直通青沂大道,深达沂蒙腹地;北出玄武阁,去胶东连济南通乐安利津直达海滨。这是一条南北通达的路,无需拐弯进城,可以少走弯路免过关卡。自从有了胶济铁路,由此直达火车站台,往来更觉方便。成批量的客商都沿着此路走,必然要从滚水桥上过。曾经是载货的木脚车咬着尾儿过桥头;骡马大车一辆又一辆错辙避让行。滚水桥硕壮有力,承载重负,滚水桥畔也曾是车水马龙。南来北往的客商行旅,成就了东关的繁荣,屈指一算,当年从徐桥到北阁沿街一路,旅店货栈近三十家,饭馆小卖不胜其数。1948年初,我华东中央局驻青州,其财贸办供应处就设在青龙街北阁街。

选走此路节省了距离,花费的却是力气。无论南来北往都要走桥过河,滚水桥就匍匐于谷底,涧阔谷深,南面的坡很长,背北面的坡很陡,上沟爬崖需要拿出力气来。成行的木脚车下坡了,一齐拉紧粘脚,也就是刹车车闸,发出吱吱的怪叫;爬坡了,车一辆又一辆摆在崖下,推车汉有推有拉相互帮扶,硬是把车拽上崖顶。

如果以东关北阁为起点,沿着这条大道走,穿过北阁子外的一片居民区,沿着北城壕的边沿,便是一路下坡到谷底,看到哗哗流淌的河水,走过石板铺就的滚水桥,迎面就是文昌宫,沿着宫西墙向北再折西,接着就爬坡,到达西侧穆桂英沟到顶了,王府在左瓜市在右,路从其间穿过去,往前才是平川。一条弯弯曲曲的路,一条上下起伏的路,比较现代的大马路,这能算作要道么?旧时筑路是为人行,随弯就弯起伏辗转,对大自然以充分尊重;而今修路为跑车,劈山占田宽又直,人的唯意志论充分体现,新旧理念不同的。相当年,此路不仅是客商走,官家也走的。青州有句俗语“出南门上瓜市”,似乎是在讥讽舍近求远的,实际未必如此。府城面南是正门,北门是后门,按照旧式礼仪,上峰官员入城只能走正门不能走后门。而南门临阜面山,城北则交通便利,接官厅就设在瓜市,接官入城就只能从瓜市进南门。

滚水桥 摄于1955年 李俊三提供

自上世纪二十年代末,青州始通公交,汽车沿着这条路,跑武定跑聊城,南下临朐和沂水。车票发售点就在东关北阁下的悦来店,那是青州最初的汽车站。车从北阁发,北走滚水桥。当年,司机能在这条路上跑汽车,真比现在考驾照的科目难。滚水桥承载着穿行的汽车几十年,直到建国后的1955年,方才有了瓜市桥。到了1974年,益都大干快上搞建设,荡平东城墙,填垫城壕沟,筑就云门路,一座青云桥飞架南阳河,县城的交通大改观。北行过大桥基本还是原路址,东关昭德北阁街失去了交通区位优势,连接南北的滚水桥,也就完成了历史使命,蜷伏在青云桥下寂然无声。直到近年,滚水桥已被淹没在人工湖水下,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