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布旺丹:“历史、隐喻到象征:史诗演进三部曲——以格萨尔史诗为例”

2020-01-15 22:17:15 作者: 诺布旺丹:“

2019年12月11日晚上19:00—21:00,中国社科院大学博士生导师诺布旺丹教授应陈波教授之邀,以“历史、隐喻到象征:史诗演进三部曲——以格萨尔史诗为例”为主题,在四川大学江安校区文科楼二区623教室为到场师生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玉珠措姆教授主持,系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及四川大学人类学研究所举办的“李安宅讲座系列”第四十一讲,吸引了川大、西南民大的众多师生及其他社会人士积极参加。

诺布旺丹教授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藏族文学研究室主任、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国藏蒙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秘书长,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同行评议专家,学术成果丰硕,著有专著《诗性智慧与智态化叙事传统》《藏族的神话与史诗》《西藏文学》《艺人文本语境文化批评视野下的格萨尔史诗传统》《西藏文学》《生命之轮——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参与主编《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百科全书三大史诗卷》等等,其中,合著《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史》荣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

讲座伊始,诺布旺丹教授介绍到其本科就读于学藏语言文学专业,后来从事民族学与人类学的一些研究和工作,再后来从事中国文学研究,主要专业方向是格萨尔,由于这样的学科知识结构背景,使其把格萨尔仅仅作为一种文学作品去看待。其实历史证明和国际史诗学证明格萨尔史诗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历史文学作品,它和荷马史诗一样,是一种史诗传统。今天的主要内容和思考问题将围绕着如何看待格萨尔史诗传统?在这当中,应该怎么样去突破我们现有的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以将这样一种古老的学术传统、文化传统,与国际史诗研究、古典主义的研究,或者与如今包括口头传统,民俗学领域在内的一些传统进行接轨。

教授表示关于史诗研究一直存在两种看待问题的角度:首先“是什么”的问题。但我们学界进一步研究来说,更重要的应该是“如何、怎样”的问题,即从文本到结构的问题,思考结构是如何形成的。比如,格萨尔史诗为什么只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蒙古高原等高原地带能够产生和演进,而不是在内地?那么在青藏高原土壤里面,它又如何发展?

在世界各个民族的历史中,有成为史诗的民族比较多,史诗的类型也比较多,有这种英雄史诗、荷马史诗、印度史诗、古巴比伦史诗、包括中国的三大民族英雄史诗(江格尔、玛纳斯、格萨尔)、迁徙史诗、创世史诗。那么教授一直以来坚信这些史诗的发展、产生、演进有一个普适性的规律。

首先教授介绍了英雄史诗的三个基本特点。第一,英雄史诗里面的主人公是一个半人半神的英雄形象;第二,史诗看似在讲述主人公的故事,但是实际上在讲述一个史诗涉及的族群或者民族沧桑变迁的历史,因此我们在读格萨尔史诗的时候,一定不能只看到格萨尔的传记,而一定要看到通过格萨尔体现出的青藏高原的历史变迁;第三,史诗叙事和结构具有宏大性,从横向看,史诗结构上体现出包罗万象的学科,包括社会经济的文化、宗教艺术、军事等方面。从纵向看,因为史诗是人类远古时代的产物,所以反映了几千年的文明传统,叙事一定具有宏大性,从这个角度讲,史诗是成熟的,它的发展是历史上从感觉再到观念的一个过程。首先,史诗的原型一定是真实的人物和时间。曾经在某一个历史阶段,后来被人们从感觉层面开始口头传送。比如,格萨尔诞生于1038年,按照文化记忆学的理论来讲,三代人以后就口头的艺术和历史就会变成传说。所谓传说和口头的历史有着什么区别呢?口头的历史基本上保持了历史的基本上它的时间和空间的真实性。但是传说夹杂了很多人为的和想象的东西。所以史诗一定始于真实的历史,从人们的传说开始有主观化的色彩,再到观念层面,传说就变成传奇,传奇变成信仰,那么最后形成一个宏大的叙事。正如如今的格萨尔史诗一样,它不仅是一种民族身份的象征,更重要的是一种民间信仰。格萨史诗的主人公格萨被认为是护法神和英雄,有些地方还把它当成财神去供养,所以是从感觉层面跨越到了这种信仰层面的过程。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