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寇志》解读:到底是谁杀了水浒头号英雄武松?

2020-03-26 14:57:07 作者: 《荡寇志》解

文:都头郓哥(作者原创授权)

之前,笔者与大家品读了《荡寇志》(《水浒传》续书,清代余万春著)第一百二十七回,云天彪进攻莱芜,宋江在天长山与之交战,结果梁山史进、刘唐两路兵马都被击败,二人被活捉。今天我们继续品读《荡寇志》第一百二十八回“水攻计朱军师就擒,车轮战武行者力尽”,看看后续发展如何。

情节简介:云天彪派李成前去攻击在天长山下安营扎寨的宋江军,刚开始宋江坚守不战,但被李成百般辱骂,最终决定派李忠、曹正前去诱敌,由鲁智深击杀李成。但没想到李忠、曹正杀红了眼,结果曹正被杀,李忠被活捉,宋江计划失败。李成见鲁达武艺高强,于是向云天彪请求支援,云天彪派风会前去,之后两军交战,李成阵上直取宋江,却被鲁达一禅杖打死,但李成尸身仍骑着马向前冲,梁山大败,宋江、鲁达逃回泰安。云天彪等将莱芜团团包围,但在朱武的守御下久攻不下,宋江调阮氏三雄从水路支援莱芜,结果阮小二轻敌被活捉,阮小五、阮小七与官军在汶河对峙,云天彪从兖州请来刘麟相助欧阳寿通,最终刘慧娘用水底连珠炮成功将阮小五活捉,阮小七也被欧阳寿通和刘麟合力擒获,刘慧娘又提议决汶河水淹莱芜,最终莱芜被攻破,朱武等被活捉。云天彪派傅玉、闻达领兵前去收复泰安,在此之前毕应元、庞毅等人已经与武松、呼延绰在秦封山对峙,呼延绰下山投降,毕应元借用其衣甲假扮梁山兵,唐猛、庞毅夺取了秦封山,这时傅玉、闻达也赶到,武松与庞毅、唐猛、闻达车轮战,最终力尽而亡。宋江在泰安得知丢了莱芜和秦封山,与众人商议,放弃了泰安,向梁山撤退。途中闻知武松在拔松山,于是折返泰安,得知武松已死,将其安葬后又准备撤军,结果被官军追击,手下仅剩下一万多人,路过兖州时,又遇到官军截击。

(清末出版的《荡寇志》表现宋江在拔松山见武松力尽而死情节的插图)

都头曰:本回是梁山彻底丢失泰安三城的一回,此回之后,梁山的东方屏障完全丧失,大本营梁山完全暴露在东方云天彪、刘广等官军面前。除了战略上的打击,最令读者痛心的莫过于梁山一系列重量级好汉随着泰安三城的丢失,也一个个悲情落幕,前面已经说过花荣、史进、刘唐等,本回相似的命运最终落到了阮氏三雄和武松等好汉身上。我们之前已经说过,《荡寇志》的作者俞万春十分喜欢让梁山好汉最终栽倒在自己最得意的技能上,之前花荣被射死就是一例,本回中作者延续了这一笔法,让梁山水军元老阮氏三雄中的阮小五、阮小七在水中被活捉,最让人扼腕叹息和愤懑不平的当属原著中打虎英雄武松最终遭遇车轮战力尽身亡,让初读《荡寇志》的读者很难接受,至于作者是如何对待武松这个人物的,我们将在下面详说,还是先来看看本回中涉及的历史典故。

本回中涉及的典故仅有一个,呼延绰下山投降时,毕应元准备让其卸下衣甲供官军使用,呼延绰愕然道:“呼延绰今日归降,实出至诚,一惟相公所命。”说罢,便将盔甲弓刀一齐卸下。范金门在这里批道【冠胜与呼延灼衣甲,应元取呼延绰衣甲。呼延灼不可信而信之,呼延绰不必疑而疑之,其失均也。使云天彪处此必自有推心置腹之道,不似应元之用术也。然应元权术卒以成功,冠胜坦易竟以陷贼,善学柳下惠莫如鲁男子,应元于是乎可风矣。】柳下惠和鲁男子的事迹在《诗经》中均有记载,柳下惠是春秋时期鲁国人,相传在一个寒冷的夜晚,他遇到一无家女子,柳下惠恐她冻死,叫她坐在怀里,解开外衣把她裹紧,同坐了一夜,并没发生非礼行为,这就是“坐怀不乱”的由来。鲁男子即春秋时鲁国人颜叔子,传说他曾独居一室,一日一位女子要求投宿,颜叔子整夜点着蜡烛火把照明以避嫌,后人认为鲁男子和柳下惠一样,是坐怀不乱、品德高尚之人。在这里范金门拿呼延绰真投降毕应元和呼延灼假投降关胜相比,认为毕应元虽没有像云天彪那样坦诚对待降将,而是用权术笼络,但最终还是成功降服了呼延绰,比一味轻信于人的关胜要高明的多,因此毕应元的做法也是值得肯定和学习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