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变法,张居正被抄家,商鞅被车裂,为何他竟然安然无事?

2020-03-26 14:51:50 作者: 同样是变法,

我们都知道变法就是利益的再分配,把既得利益者的蛋糕,分给别人,既得利益集团当然要极力反对,变法的结果必然是你死我活,即然这样,变法是要付出代价的。古来变法者何其多,真正成功的却没有几个。既使成功了,变法者也没有什么好结局。有人为变法流血,有人为变法损命,寿终正寝者难得一见。

变法最成功也最彻底的,应该算是商鞅了。

秦孝公时期,七国争霸,战火频仍,秦国在夹缝中生存。七国霸主大魏国联合东方六国,企图六国分秦,秦国土地被逐渐蚕食,大有被灭国之势。当此时,国难当头,秦孝公嬴渠梁割地赔款,举全国之财富贿赂魏国公子昂,才得以保全秦国短暂平安。秦孝公遂向六国发布“求贤令”,不管哪国人士,是何职位,只要能救秦国,都可以来秦国做官,分享秦国。商鞅收到求贤令,来到秦国。与秦公促膝长谈三昼夜,逐条分析秦国弊政,开出救秦药方若干,秦公大悦,委任商鞅为大良造,开起了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

秦孝公和商鞅可谓中国历史帝相黄金搭档,商鞅有能力有才干,为国尽心尽力,秦孝公不畏权贵鼎力支持。所有保守派此时此刻,虽有怨恨,只得蛰伏,像草一样爬着,等待机会。君臣一心精诚合作,很快,秦国变动巨大,翻天覆地,短短几十年国富民强,东方六国时有骚扰,均被打退。

操心多的人,往往容易死得快,秦孝公也不例外,呕心沥血为秦国,很快就油尽灯枯生命终结。秦孝公去世,商鞅失去庇护,保守派满血复活,商鞅的结局显而易见,最终被秦惠文王赢驷车裂五牛分尸。所幸的秦国子孙知道商鞅变法确实能使秦国强大了,历代君王坚持新法始终如一,所以才有秦王嬴政一统六国。

商鞅是不幸的,然后他并不孤独。万历首辅张居正的结局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嘉靖皇帝死后,明穆宗朱载垕继位。这位老兄未做皇帝的时候可谓是热血青年,胸怀报国旷世之志。然后权柄在握的时候,却挡不住后宫三千佳丽的诱惑,年纪轻轻就被掏空了身体,早早的去天堂报了到。年幼的万历皇帝,少不经事,事事都由老师张居正做主,老师都是对的,学生就是照着做,照着学。

我们都知道,弹簧压得越紧,弹得越高,威力越猛。用弹簧来形容张居正对万历皇帝的压迫感,恐怕再恰当不过了。张相公主权期间,变法革新,消除弊政,实行新法,岌岌可危的大明王朝焕发了盎然生机。大明王朝强大了,小皇帝也长大了,张相公却变老了,年仅58岁就因超劳过度而去世。万历皇帝这根长期被碾压的大弹簧终于要爆发了,保守派集团纷纷跳出,为推到张相公推波助澜,年轻的小皇帝下诏对张居正实行抄家罢爵,张家公子自杀,仆人饿死,张居正差点被鞭尸。可怜张相公为国操劳一世,结局却如此凄惨!

相比之下,大宋王朝的王安石结局比他们好多了。

大宋王朝开国之初,太祖张匡胤与宰相赵普建立的基本国策,造成了国家机器冗兵冗官负担沉重。仁宗时期有志改革,惮于新旧两派斗争激烈而放弃,范仲淹主导的庆历新政失败。英宗之后,神宗算是个有志青年,大胆起用王安石发动改革,帝相一心,改革效果相当显著,短短几年,国库充实,军力大增。神宗之欲望也随之膨胀,发动了规模巨大的宋对西夏战争,然后所托非人,终将一手好牌打烂,几年的变法成果被挥霍一空。但是变法效果还是非常好的,只要后世坚持新法,宋国必然强大,根本不可能发生“靖康之难”。然而神宗死后,变法废而后立,立而后废,大宋王朝被几个渣渣折腾到暗无天日,终于被灭。王安石变法失败了,他却得以善终,没有为变法流血,这当然不是对手仁慈,而是得益于太祖铁律“不杀士大夫”。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