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与光绪不和小事件:穿梭于两宫之间的庆宽;权力微弱的皇帝

2020-01-14 14:54:25 作者: 慈禧与光绪不

作者:史遇春

本文出自清人何刚德的笔记《春明梦录》卷上。

内务府郎中庆宽,在内务府当差时,因为伺候慈禧太后(叶赫那拉氏)非常周到,所以,颇被慈禧太后所信任和器重。基于此,在慈禧太后和光绪帝(爱新觉罗·载湉)两宫并存的时候,庆宽当然会被看成是慈禧太后的人马。

话说,有一天,因为慈禧太后寿辰将至,清德宗光绪帝打算要送慈禧太后一份寿礼,所以,他就着人将内务府郎中庆宽召了过来,并告诉庆宽说:

“我要给太后送寿礼,你给我准备一下吧!”

庆宽得了光绪帝的吩咐之后,就派人打了四个不同款式的金镯样品。他把样品进呈给了慈禧太后,并请慈禧太后的旨意:

“皇上要送老佛爷(清宫信佛,内府都称慈禧太后为老佛爷)寿礼,我安排人打造了四个款式金镯的样品,现进呈请旨,老佛爷喜欢哪个款式,我就让他们打造哪个款式!”

慈禧太后看完四个款式金镯的样品之后,很是喜欢,她非常大方,也不客气,对庆宽说到:

“四个都很好,我都要了!”

猜想,庆宽这样做的目的,大概只是想让慈禧太后多几个选项。他这样做事,也可以算得上是用心和细心了。可是,慈禧太后不按常理出牌,她竟然四个款式全都要了。

庆宽得了慈禧太后的旨意,就去把所有情况原原本本向光绪帝奏报了一遍。

光绪帝问庆宽道:

“四个金镯,需要多少银子啊?”

庆宽也不含糊,回答道:

“回皇上,材料、工艺、打磨、人力……四个金镯,总值四万两!”

四万两银子!

光绪帝听完,吓了一跳,脱口而出:

“这不是要抄了我的家吗?”

根据传闻,光绪帝暗底下积攒了四万两银子的私房钱,存在后门的钱铺里面收利息。他脱口而出的“抄了我的家”,正好与传闻可以互相印证。

当然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内务府的人员,从上到下,只要有机会办差,大都会上下其手,这不但是清宫的真实情况。清朝以前、清亡以后,世事人情,大都这般。四个金镯子,肯定值不了四万两银子。

虽然已做解释,肯定还有人不依不饶,说是信口开河。

这里,就再举二例,以证此事。

据载,清宣宗(爱新觉罗·旻宁)道光帝崇尚节俭,裤腿破了,不肯换新的,硬是要内务府缝补,结果,内务府缝补一个破洞,竟然报账三千两银子。

另据记载,御膳房曾向光绪帝报账,一个鸡蛋,就要三两银子。

这是慈禧太后与光绪帝两宫不和之中的一件事情。

此后,庆宽又负责筹措办理慈禧太后的六十岁寿辰庆典。

为办好此事,当时还专门设有庆典处。

那时,凡是慈禧太后寿辰庆典中需要用到的所有器物,全部都由庆宽包揽,这主要也是为了垄断之后,使得各色器物都显得非常稀有,然后借此来抬高价格,从中牟取利益。

庆宽在内务府当差时,因为受到慈禧太后的器重与信任,所以,他的气焰很高,常常是咄咄逼人。正因为这样,所以,当时满清的旗人中,很有一些人,对他十分忌恨。

之后,有满员御史秘密上奏,说是庆宽家里藏有御座(皇帝的宝座);说是他的举动有图谋不轨的嫌疑;同时,又捕风捉影,还诬告他身家不清不楚,等等,总之,是说一大堆对他不利的事件。

接到秘密上奏之后,清廷当然需要处理。

于是,清廷降旨,着吏部侍郎敬信查办庆宽。

爱新觉罗·敬信(公元1832年~公元1907年),清宗室,满洲正白旗人;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授宗人府笔帖式;清穆宗(爱新觉罗·载淳)同治年间(公元1862年~公元1874年),累擢为理事官。清德宗光绪年间,自户部郎中历官至吏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以老病致仕;卒谥文恪,赠太子少保。

相关查办事体中,笔记《春明梦录》的作者何刚德与溥倬云(兴)充当审问庆宽的主办官员。

光绪帝召见查办庆宽案件的吏部侍郎敬信,想着一定要置庆宽於死罪。

敬信带领一班人等,查办了多日,并没有找出真凭实据。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