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景帝这波“对人不对事”的操作告诉你,什么是政治

2020-02-20 20:49:13 作者: 汉景帝这波“

提起汉景帝,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煌煌盛世“文景之治”。

诚然,信奉“黄老”的汉景帝与民生息,让万千黎庶从秦末汉初的困局中得以生存,他的功绩确实不小。

可是,对百姓秋毫无犯的汉景帝,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老好人”,他也曾削蕃强国、抑制豪强。在这些尔虞我诈的政治漩涡中,汉景帝游刃有余、徐徐而行,将无数权臣、贵族玩弄于鼓掌之间。他的权谋之术不可谓不老道。

今天,小编就从两件小事上,来带大家一起看一看,汉景帝的腹黑深沉与翻脸无情。

在《资治通鉴》中有这么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汉景帝的老师晁错圣眷正隆时,为了便于进宫和汉景帝谋划于密室。故而凿穿了一道隔着自己家与皇宫的围墙,方便进出。

可是,也许是晁错不知道,也许他本来就知道,可是并不以为意——这堵墙可不是一道简单的路障。而是,汉高祖刘邦陵墓的外墙。这可是“大不敬”的灭族之罪。

刚好那时的当朝丞相申屠嘉,非常看不惯景帝对晁错的言听计从,于是准备以此事搞死晁错。

可能是申屠嘉与人商量时,走漏了风声,有人把这个消息连夜告诉了晁错。于是,晁错连夜进宫向汉景帝认错、谈心。

一番洗白,汉景帝对于这个“拔了自己祖坟”的老师,不仅没有丝毫怪罪。还在申屠嘉那里向他开脱,说晁错破坏的是外墙,不算破坏祖庙;并且说这是自己的主意,为的就是方便和晁错一事。

丞相申屠嘉,一听汉景帝的言论,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自己简直是一个被人玩弄的2B啊!于是愤恨而死。而晁错也因此愈加尊贵。

时内史晁错数请间言事,辄听,宠幸倾九卿,法令多所更定。丞相嘉自绌所言不用,疾错。错为内史,东出不便,更穿一门南出。南出者,太上皇庙堧垣也。嘉闻错穿宗庙垣,为奏,请诛错。客有语错,错恐,夜入宫上谒,自归上。至朝,嘉请诛内史错。上曰:“错所穿非真庙垣,乃外堧垣,故冗官居其中;且又我使为之,错无罪。”丞相嘉谢。罢朝,嘉谓长史曰:“吾悔不先斩错乃请之,为错所卖。”至舍,因欧血而死。错以此愈贵。

第二个故事的前半段和第一个差不多。不过是换了主角。这次是景帝的儿子,废太子刘荣亲自拔了老刘家的祖坟。

不过,结果可就千差万别了。对于自己的亲儿子,汉景帝没有丝毫的手软。本来可以去宗正那里从轻议罪的刘荣,直接被汉景帝交给了有名的酷吏郅都。关键是,最后刘荣更是不明不白的死了。

三月,临江王荣坐侵太宗庙壖垣为宫,征诣中尉府对簿。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而中尉郅都禁吏不予;魏其侯使人间与临江王。临江王既为书谢上,因自杀。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汉景帝的这一波操作,可是赤裸裸地对人不对事。

在小编看来,大老板汉景帝的这一波操作,至少告诉了我们两个道理:

第一、对于政治家来说,你的地位与身家性命,完全取决于你的价值。你若有用,就算你拔了他祖坟,都没事;你若没用,就算是亲儿子,也得靠边站。

而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公元前155年,那时的汉景帝刚刚刚继位,从政经验有限,他急需一个有经验的“自己人”来为自己出谋划策,所以这时候的晁错,风光无限,谁也无法撼动。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公元前148年,彼时的景帝刚刚更换了太子。这时候的废太子刘荣,对于景帝来说,首先是一个威胁统治的诸侯王,然后才是他的儿子。所以,被“小事大惩”,身死名灭。

第二、永远不要得罪老板眼中的红人,不然就算你是丞相,也得“吃瘪”。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