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人最后一个王朝,让明朝在历史评价上成为幸运的存在

2020-02-15 14:11:54 作者: 汉人最后一个

朱元璋击败陈友谅、张士诚,北伐大元光复中原,建立明朝。明朝灭亡后便是由满人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大清),再然后就是袁世凯废溥仪,进入近代。袁世凯虽短暂称帝,但不得人心,短短83天便自废帝制,作不得数的。明朝也就成了汉人建立的最后一个王朝,使得其在历史中有着奇特的存在感。

世人标榜明朝君主“不和亲,不割地,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一切赞扬的话语总是不加掩饰的点缀在明朝皇帝身上,尤其是得知《明史》在清朝编撰有九十四年的历史,更是将《明史》上对明朝皇帝不好的描述自动滤去,认为这是清朝皇帝对前朝皇帝的污蔑。从某种角度来看,明朝皇帝们要感谢他们的后继者是清朝了,他们是作为汉人王朝最后的一个存在!纵观明朝,哪怕是朱元璋也是有很多污点的,但从皇帝角度他是很合格的,称得上爱民如子!但朱元璋后面的皇帝们,再怎么找借口也不能掩饰其缺点,正是他们将帝国拖入了深渊!

建文帝残害宗室,重用文臣而远离勋贵,终酿“靖难”。一场席卷北方的战役爆发了,这次战役可以说是“永久性”的改变了南北权力、经济、军事格局,也深刻改变了明朝两百多年的国策。明成祖(太宗)朱棣虽有五伐蒙古,南并安南,六下西洋,编撰《永乐大典》,号称永乐盛世。但就是在永乐年间这一明朝盛世,还爆发了山东之乱,千里无人烟。仁宗在位一年影响很小,不做概述。宣宗则是大规模收缩内迁,放弃了一大批其祖父开拓的疆土,几乎整个长城以北的控制势力全部内缩,北京又距离长城不远,这也就造成了后世人称的“天子守国门”!英宗北伐成“土木堡之变”,差点让明王朝重蹈“靖康之难”,这无论如何他即位后如何英明神武,也掩盖不了的朱明屈辱。土木堡之变也让明朝文武的平衡被彻底打破,不知武事的官员掌控了国家军事,甚至开将一部分本属于皇帝的权力给分割出来。代宗就如“替罪羊”,被文臣控制不堪。孝宗时期,孝宗巧妙的利用手段来放松文臣们的警惕程度,想尽办法拉收取一些边角权力。武宗一改父皇的温和,对群臣采取激烈的对抗手段,最后落得个“身死国灭”的境地。嘉靖皇帝躲进后宫驾驭群臣,党争的激烈程度开始白热化;隆庆皇帝只留“开关之名”,御内却没什么进步。万历皇帝被群臣辱骂,党争势同水火,东北女真崛起。天启皇帝发生戚家军覆灭浑河,为平衡和朝臣态势,重用阉党,朝政走向了崩坏的边沿。崇祯皇帝则完全是个360度大转弯,全面遏制阉党势力,信任文官,变成了亡国之君。

纵观大明历史,完全就是一幕君王和文臣争权的戏剧,各种踏来。皇帝和文臣争夺权力,完全不顾百姓如何,士绅的权力空前扩大。

天启年间,被朝臣痛恨的魏忠贤,残害所谓忠良。打击地方民族豪强,收工商税。舆论全是抨击的,但实际上中原人民自发的为魏忠贤建祠堂,百姓是很喜欢魏忠贤的。这也可以从中知道百姓是受到士绅多少压迫,才致使他们会这样。

万历首辅张居正,虽有“救国之才”,但居功自傲,独断圣听,骄奢淫欲甚多。逾越之举万千,党争虽静不止。明朝的君臣之争可谓是登峰造极,无所不用其极,百姓深受其苦。

蒙古人和女真人多次越过长城肆虐北方一代,可谓是鸡犬不闻,但明军官兵不敢与之野战,只知守城待其退。蒙古人、女真人如入家门一般,大量劫掠人口,明朝却什么也没有做,明朝的武力可谓衰退到了极点。

大量平民百姓破产,投身豪强大族之下。大明朝廷官员知道弊端却不治,而且还从在推波助澜,一切可勉强生活的破落户也无居地。

明帝国农民起义之多,也乃历史罕见,明军武备松弛也同为罕见。明国继承元帝国很多制度,但又多方收缩,严苛治国。这也就造成了一种“四不像”。洪武至宣德年间竟还有殉葬制度,不可谓不是嘲讽。

世人道明朝百姓富裕异常,但明朝多的可怕的农民起义在某种角度无声的驳斥了这种言论。哪怕在最强盛的永乐年间也爆发了多地叛乱,更别提“土木堡之变”后,蒙古人、女真人有规模、有建制的侵入长城肆虐。战乱之下岂有完卵,可能江南沿海一带富裕异常,但也时常受倭寇之苦,又有海禁之策,百姓也是艰难度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