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为什么要“倒严”就不能牵涉到嘉靖帝?

2020-02-15 14:11:22 作者: 大明王朝:为

作者 / 周燚

先前的文章已经讲到为什么在浙江的“改稻为桑”国策是一局“死棋”?《大明王朝1566》用前15集的篇幅层层铺展了这盘“死棋”。

《大明王朝1566》16集—35集,讲述了“倒严”的过程,而“倒严”的过程中,伴随着海瑞决心将浙江贪污腐败案一查到底!

而“倒严”和“一查到底”存在一个“死结”:

倒严就不能牵涉嘉靖帝,牵涉嘉靖帝就倒不了严,还会牵祸裕王。就是倒严,像胡宗宪这样的人就得保,要保胡宗宪毁堤淹田也不能问。

“倒严”和“浙江贪污腐败案一查到底”中几个关键人物的意外举动影响着最终结果。

嘉靖帝:嘉靖帝对浙江贪腐案的细节全盘了解(杨金水呈上的沈一石和账目,和审问杨金水时杨金水的全盘交代),但是嘉靖帝并没有急于开刀严党,竟然将海瑞呈现的供状当着严党和清流党的面,付之一炬(其实嘉靖帝看过海瑞的供状),“倒严”的最终决定权在嘉靖帝手中,只有嘉靖帝决定要“倒严”的时候,严党才会倒。

海瑞:海瑞坚持要将浙江的贪腐案一查到底!(胡宗宪并没有一查到底)一查到底就会牵涉制造局、宫里和嘉靖帝。

郑泌昌、何茂才:索性交待自己实际就是为织造局、为宫里当差的,内阁也是为宫里当差的,都是为了嘉靖帝干的。

浙江贪污腐败案的彻查背景

随着“改稻为桑”国策的破产,沈一石被抄家。将所抄私财悉数调拨军用。

浙江首富沈一石早已被盘剥得所剩无几。沈一石共有作坊二十五、织机三千,每日可织丝绸五百四十八匹。但库存生丝仅能维持作坊织绸二十天,共计一万零九百六十匹,距朝廷卖与西洋所需之五十万匹相差四十八万九千四十匹,库存丝绸也仅剩一百匹!

沈一石留下了四箱行贿账册。

杨金水:交代了所有的贪腐细节

杨金水将四口木箱里装着沈一石二十年来所有的账册,原封不动送往京城交给吕芳,上奏嘉靖帝。

嘉靖帝审问杨金水,杨金水疯魔般交待出尚衣监、巾帽局、针工局、吕芳、郑泌昌、何茂才,还有严嵩父子,唯没有胡宗宪和嘉靖帝。

高翰文和芸娘:沈一石一案的两个证人

二人只有沉默,才能保命

东南局势危急,高翰文押着仅有的军需到前方见了胡宗宪。胡宗宪敏锐地断定不出一个月,朝廷就会在浙江掀起大案,劝高翰文立刻找朝廷派来的锦衣卫主动请罪,请他们把自己槛送京师!

沈一石一案的两个证人:高翰文和芸娘,吕芳嘱咐二人只有沉默,才能保命。

胡宗宪:“不追查到底”

是不想引起朝野动荡

嘉靖帝召见胡宗宪,胡宗宪忠言进谏:国事艰难,如果兴起大狱,牵及内阁和六部九司,大明朝立时大乱,恳请嘉靖帝在适当的时候彻查。

郑泌昌、何茂才以通倭的罪名将倭酋井上十四郎和淳安的百姓齐大柱等判令处斩,胡宗宪知道是冤狱,亲派总督衙门的人来帮助海瑞平反冤狱,却为什么不追查到底?(胡宗宪“不追查到底”,是不想引起朝野动荡)

郑泌昌、何茂才:

索性将脏水泼到了嘉靖帝头上

郑泌昌、何茂才将抄家沈一石的事推给了高翰文。

四箱行贿账册却落到了郑泌昌、何茂才手里。郑泌昌、何茂才赶紧烧毁账册。

郑泌昌、何茂才见事情败露,请求杨金水上奏朝廷让自己戴罪立功,二人再想尽办法筹集军饷。

为给朝廷一个交待,郑泌昌、何茂才密谋移罪高翰文“办案不力,账目被销毁,大量赃款下落不明”,让其做替罪羊。

新任巡抚赵贞吉和锦衣卫缉拿郑泌昌何茂才,二十年里沈一石可是上缴了四百万匹丝绸,杨金水当然也有贪墨,郑泌昌何茂才咬住杨金水,巴望着能救自己一命。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