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皇帝为何冷血多疑:源于权力欲望强烈,疑惧被人窃据权力

2020-02-15 14:06:07 作者: 西汉皇帝为何

摘要:角色转变为帝王的刘邦,不复当年与群臣浴血奋战的沛县无赖,共同打天下并不意味着共享天下,刘邦对老父儿女尚且薄情冷血,铲灭诸侯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引言

冷血多疑性格的形成源于权力欲望过于强烈,帝王总是疑惧被人窃据权力。一旦朝中大臣,或者同姓子侄有强大的趋势,便残忍的打压甚至诛杀,为了维护权力更是可以置父子亲情于不顾。此外也与作为储君时地位朝不保夕有关。皇帝这个贵极人寰、富有天下的位子,古往今来,引无数“英雄”为之争夺厮杀,其中也包括兄弟侄子之间的骨肉相残。一、西汉嫡长子

从西周开始,就确立的王位的继承原则,即“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贤”的嫡长子制,但据杨鸿年、欧阳鑫所著《中国政治史》统计,西汉以嫡长子身份即位的仅有三位,即汉惠帝、汉元帝、汉成帝。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就是:太子与老皇帝政见不一,老皇帝爱有所移。如刘邦宠幸戚夫人,移爱于刘如意,如不是商山四皓出面,刘邦险些废掉仁弱的太子刘盈。这种状况下,太子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过日子。

童年的压抑生活对人的性格形成有极大关系,容易造成多疑、猜忌,没有安全感的性格。秦代二世而亡的惨痛教训,使汉帝深刻的了解到必须以王道治天下,以防止重蹈覆辙。春秋时期的孔子既已提倡“为政以德”的施政方针,认为统治者要爱护百姓、爱惜民力。无独有偶,与孔子同时期的管仲也有类似的思想,《管子·形势解》有云:“人主者,温良宽厚则民爱之”,作为一国之君必须有胸怀天下的气魄,能容忍异己之言;不拘泥于繁文缛节,不管是对待曾经的敌人,还是黎民百姓,都要以宽厚仁爱之心待之。

马基雅维利也认为“每一位君主都一定希望被人认为仁慈,而不是残酷”。“人之初,性本善”的规律同样适用于封建帝王,这样一来封建帝王性格既宽厚仁人又冷血多疑就不难理解了。刘邦初入关时,秦王子婴投降,刘邦并没有处死子婴,而是将他交给随行的官员看管,宽容的对待曾经的敌人。面对满目疮痍的咸阳城,刘邦还军霸上,以免扰民,并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为了减轻百姓负担,刘邦约法省禁,将田租定为十五税一,获得农民的大力支持,为成就帝业奠定了基础。刘邦的仁爱之心对部下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楚汉之争时纪信在危难时刻假扮刘邦,诓骗项羽,为刘邦顺利逃脱争取了时间,而自己却被项羽烹杀。更可贵的是年逾花甲的王陵之母,为使儿子安心侍奉刘邦,毫不惧色地死于项羽的刀兵之下。垓下之战项羽自刎,刘邦“以鲁公礼葬项王谷城,汉王为发丧,泣之而去”。

汉五年夏,刘邦下诏,将在乱世中因饥饿卖身为奴婢的百姓免为庶人,恢复他们的自由之身。汉十二年刘邦路过沛县,父老留饮,刘邦回答道:军队人数众多,恐怕会超出父老的供给能力。不愿过多的打扰乡亲,显示出对家乡人民深厚的体恤之情。“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遍施仁义的刘邦最终战胜了残暴的项羽,在汜水之阳即位称帝。楚汉战争中,刘邦与项羽在荥阳僵持之时,项羽虏获了刘邦的父亲,威胁刘邦赶紧投降,否则烹杀太公。刘邦竟然面不改色,答道“吾与项羽俱北面受命怀王,曰‘约为兄弟’。

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两汉最重孝道,而刘邦为了争夺天下,是可以出卖父亲,置父亲生死于不顾的。刘邦对子女的薄情冷血也是如出一辙,成皋之战失败后,刘邦在突出重围单车逃跑过程中,为加快马车速度,竟然三次将自己的儿女推下车去,幸亏被夏侯婴一次又一次的救起。俗话讲“虎毒不食子”,刘邦的冷血毒于虎狼。刘邦称帝后,异姓诸侯王凭借着战功、资历在汉王朝中占据了显赫地位,并有实力与中央分庭抗礼。刘邦对此极为惶恐,为保证仁弱的惠帝顺利即位,刘邦对异姓诸侯王大开杀戒。至刘邦死时,先后分封的八个异姓王中,有七个被除灭。剩下来就只有一个地处南方的小国——以吴芮为王的长沙国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