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若身处今日,想借拔鼎之力取英雄美名,恐为天下所笑

2020-02-14 20:06:53 作者: 项羽若身处今

夜幕四合,市声渐渐退去,窗外闪烁着一片流萤似的灯火。拉上窗帘,关掉灯,书房顿时陷入一团漆黑,惟有手中的半截烟头发出亦真亦幻的火光,微微烛亮了刚刚掩卷的《史记》,然而书中的人物却相继跃出,用刀枪剑戟和热血生命上演着一幕幕气吞山河的史剧……

巨鹿城内,金戈铁马,鼓角争鸣。“诸侯军救巨鹿下者十余壁,莫敢纵兵。及楚击秦,诸将皆从壁上观。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待已破秦军,项羽召见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这段话,我读过多遍,每读一遍都不由得热血沸腾。

不料今日与友人觥筹相错之际谈及此点感受,却遭他微微一哂:“你只知其一而未知其二。西楚霸王虽然勇武,但勇而无谋,最终落得个别美人、弃乌骓、乱剑加身、尸首零落的惨烈下场。 仅凭匹夫之勇而气凌三军之上已是昨日风景。君不见当今之世,科技之精、韬略之深、兵器之博,已远非昨日。项羽若身处今日,想借拔鼎之力取英雄美名,无异于当代的唐吉诃德,徒为天下所笑!”

一时间,我竟因友人的滔滔宏论而语塞。但此刻,夜深人静,细细一想,友人虽是酒后之言,却也未必全无道理。前朝曲罢,柳枝新翻,昔日惊天动地的杀声已被楼台笙歌取而代之,正所谓鼓乐声中英雄难觅。项羽若是身处今日,当作出何等英雄之举?我不禁神思恍惚起来……

在巨鹿,面对强大的秦军,各路诸侯都作壁上观。项羽暗忖:既如此,我何必冒箭矢独自率军陷阵?但见他翻身下马,面向各路将士来了个战前动员,痛斥暴秦无道,涂炭生灵,慰勉诸将舍生忘死,立旷代奇功,然后略一拱拳,将灭秦大任尽托众人。各路诸侯一听鼓动勇气倍增,深感责任之大使命之重,狂飙般扫入敌阵。

项羽见状粲然一笑,转身入帐,排酒宴,唤佳人,只听莺歌声不闻刀枪鸣,微醺中嘱刀笔吏疾书:“在项王的鼓舞、指挥下,克秦大计不日成功……”

在鸿门,沛公从百馀骑来见项王。亚父范增见此情景力劝项羽:“刘邦入关封府库,籍吏民,秋毫不敢有所进,候将军到来,由此可见沛公之忠。现正值同力建功之际,英雄切不可自剪羽翼。”

项羽闻言并不答话,心下暗想:“大丈夫天马行空,书生腐论何足为信。强秦既除,日后能与我争天下者必是刘邦无疑,此时送上门来,岂有不除之理?”于是一声狞笑,两厢伏兵蜂拥而入,刘邦一干人顷刻间成为阶下之囚。

亚父范增见状叹曰:“无毒不丈夫!项王之谋,臣等望尘莫及矣……”

在垓下,四面楚歌凄绝。霸王料知大势已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毅然一刀腰斩虞姬,单骑窜至乌江边。划船的乌江亭长小心翼翼地问道:“大王率八千江东弟子鏖战八年,将士们血流飘杵。如今片甲不留而将军独身以归,如何见得江东父老?”

项羽答道:“大丈夫能伸能屈,彼一时,此一时也。况且好死不如歹活,大难来时各自飞,我已来不及计较许多!留得青山在,不愁无柴烧!”言罢即令开船,一叶扁舟顺流而去……

夜更深,我的神思也愈加恍惚。书里的情节和胸中的幻觉叠映而出,组合成一系列光怪陆离的影象。惶然惑然之际,起身推窗,当头一轮浩月临空——何谓英雄?英雄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