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授战神”霍去病的视角,看汉与匈奴的河西之战

2020-02-14 20:03:39 作者: 从“天授战神

前言

秦朝灭亡,新生的中原政权出现,西汉王朝建立,而其最大的威胁来自北方大草原的匈奴。汉匈关系一直是影响汉朝北方和西北边疆安定的重要因素。西汉初年,西汉政府苦于无力抗击抵御匈奴的侵扰,被迫采取和亲岁贡策略,以此换取暂时的安宁,赢得发展的机会和时间。因此西汉前期,汉朝对匈奴谨小慎微,但民族特性的限制下,匈奴仍然屡犯大汉边境。随着时间的推移,西汉国力渐盛,匈奴国力日衰,六十年时间让汉匈之间的主客强弱关系易转。汉武帝改变被动防御的国策,改为主动出击,于元狩二年 (公元前121年) 春夏,派霍去病两击匈奴,最终将河西走廊纳入西汉王朝的疆域版图中。

从古至今,陆上丝绸之路都是我国对外政治、经济、文化、技术交流的重要通道;而丝绸之路始于西汉时期,始于汉武帝,通过河西之战将匈奴势力排挤出河西走廊,从而实现与西域及更西之地的交流,同样还达到了“隔绝羌胡断匈奴右臂”的政治军事战略目的。河西之战分为两次,都在同一年进行的,一次在元狩二年春,一次在元狩二年夏,这在古代战争是很难想象的,一个月发动一次大规模奔袭反击战,首先是粮草问题,其次是士气问题,最后是战术战略问题,都很难解决,可依靠着汉武盛世的霍去病就是完成了。

河西之战中,霍去病是绝对的主角,他的风头连汉武帝刘彻都夺不走、盖不住,大汉君臣无不振奋呐喊,匈奴部众纷纷树神像膜拜。当时的霍去病年方弱冠(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却凭借着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一举将占领河西走廊的休屠王和浑邪王部落一口吃下。霍去病凭借此战超越常人的表现,彪炳青史,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汉名将,千年之后仍被世人传颂。

第一次河西之战

记载两次河西之战的战役过程,正史史料是《史记》和《汉书》,主要且直接文献是汉武帝诏书。元狩二年春,在卫青两击漠南匈奴中崭露头角的霍去病被汉武帝授予骠骑将军一职,作为统帅独领一军执行反击河西地区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的军事任务。《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元狩二年春,以冠军侯为骠骑将军,将万骑,出陇西,有功。上曰:‘骠骑将军率戎士,踰乌盭,讨遬濮涉狐奴,历五王国,辎重人众慑者弗取,冀获单于子。’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余里,合短兵,杀折兰王,斩卢胡王,诛全甲,执浑邪王子及国相、都尉,首虏八千余级,收休屠王祭天金人。

霍去病第一次西征,转战六日千余里,匈奴折兰王、卢侯王被阵斩,浑邪王败走,浑邪王之子及其相国、都尉被俘虏,休屠部祭天的金人被缴获,斩首、俘虏八千余,不过《匈奴列传》则是说“虏万八千余级”,数字有些出入,但战功不变、风采不减。可以这么说,霍去病深入敌后、客场作战、以少胜多地将匈奴五王国打残打灭。此次霍去病的西征路线是:陇西郡出发,越乌戾山,渡黄河,涉狐奴水,奔袭越过焉支山,在皋兰山与匈奴主力决战。

第二次河西之战

其实分不分为两次都可以,因为这两场战役的主角几乎是一模一样,相隔时间也是数月不到。为了更好地阐述,这里就分开说了。汉军以极小的代价取得如此大胜,让汉武帝像是炎热夏天喝了杯冰水,所以意气风发的想得陇望蜀。大军稍作休整后、汉武帝命霍去病再次率军出击河西地区,卫青至友公孙敖随同出征(等于是去白捡军功),第二次河西之战开始。第一次河西之战结束得很快,因而霍去病很快就返回长安,之后汉武帝才命其出长安,再战河西,打匈奴一个措手不及。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骠骑将军踰居延,至祁连山,捕首虏甚多。天子曰‘: 骠骑将军踰居延,遂过小月氏,攻祁连山,得酋涂王,以众降者二千五百人,斩首虏三万二千级,获五王、五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这战绩比第一次河西之战还夸张。《汉书》统计:攻祁连山,扬武乎鱳得,得单于单桓、酋涂王及相国、尉以众降下者二千五百人。这样的胜利在整个匈奴史上都是罕见,恐怕西汉史上所有将领对匈奴造成的伤害、俘虏及斩杀的匈奴贵族数量,都比不上霍去病一人。当然,这事没学者去研究统计,只是笔者一家之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