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古代遗骨的密码——古病理学是怎么回事

2020-02-14 20:02:32 作者: 破解古代遗骨

无论是美剧《CSI犯罪现场调查》、港剧《鉴证实录》还是《大宋提刑官》和《法医秦明》,法医抽丝剥茧查清死因的光辉形象都感染了一波又一波的观众,甚至出现过申请报考法证科学系的学生数量大增的现象。美国著名法庭科学家赫伯特·麦克唐奈曾经讲过一段很经典的话:“物证不怕恫吓。物证不会遗忘。物证不会像人那样受外界影响而情绪激动……在审判过程中,被告人会说谎,证人会说谎,辩护律师和检察官会说谎,甚至法官也会说谎,唯有物证不会说谎。”

法医的工作是倾听死者想要说的话,再传递给大家。法医面对的是现代的死者,那么在历史或者考古研究当中,是否有人能够跨越千百年,去看见听见古代人类的遗言呢?

真有,他们就是古病理学者。

作为生物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古病理学对从考古发掘中找到的人类或动物遗骸(骨骼、牙齿)进行病理学信息的收集和探索,不但对医学家了解某些现代疾病的来源和演变很有帮助,更为考古学家了解古代人类的生活环境和健康状况提供了重要材料。

例如:骨头上留下的创伤可能反映了当时的战争状况、宗教习俗甚至平均寿命,而牙齿的磨损程度则可以反映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饮食习惯、食物的精细程度等问题……在1910年,西方就将古病理学被定义为“见证出现在古代人类和动物遗存上的疾病的科学”,学科发展已逾百年,而我国的相关研究起步晚、发展滞后,近些年来才有较大进步。

庞贝古城发掘马匹遗存

接下来,我们以一些具体的考古发现为例,带领大家看看古病理学的研究成果。陕西省黄陵县寨头河战国戎人墓地

寨头河墓地位于陕西黄陵县,根据出土遗物特征,考古学家推断这群墓葬的墓主人为战国时期的“西戎”。寨头河墓地中本有墓葬90座,可惜大多因为被盗导致人骨遗失或散乱,只能尽量采用未被盗的完整墓葬分析,对研究结果的准确性造成了很大影响(这也是盗墓除了掠夺文物造成物质文化遗产流失外的另一重大危害。因为他们不会考虑保持墓室结构的完整性,不会在乎没有经济价值的墓主尸骸,肆意破坏之后,使得考古学者很难拥有一个整体环境去分析并解构远古的谜团)。

寨头河墓地的墓葬及出土陶器

如同现代法医一样,古病理学者需要对古代人骨进行基本的性别、年龄和伤痕鉴定:

两性的骨盆和颅骨存在很大差异,是判断性别的重要依据;

骨龄或者牙齿磨损程度可以推断出死者年龄;

伤痕也需要确认来自外部钝器伤、手术痕迹还是疾病。

当他们选取寨头河墓地中最具特点的一个个体分析时,可以发现很多的信息,比如:

这是一位年龄在35-39岁之间的壮年男性(来自78号墓),身上的伤痕数量最多,肋骨及股骨曾有多处骨折或错位愈合痕迹,应该是遭受过较强的外力导致的,但暂时无法确定是摔伤还是暴力冲突,然而考虑到他的头骨两侧都有过创伤,伤痕为刀具割伤或砍伤导致,说明这些伤痕是在近距离搏斗的过程中发生的,他的生活中可能常有暴力冲突(这块墓葬的整体男性外伤率很低,说明普通寨头河人是不需要经常战斗或者打架的)。

78号墓墓主人骨骼

另外,在医疗条件落后的战国戎人部落当中,一个人受过这么多伤都痊愈了,可以推测不但此人身体素质不错,他受伤之后都有受到精心的照顾。再加上他的墓葬规模最大、随葬品最为丰厚,我们完全可以推断他的身份是部落的首领一类的高级人物,这个结论可以算是遗骨“亲口”告诉我们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