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因谗妒不但让自己的儿子失去皇位,最后儿子还丢掉了性命

2020-02-14 19:22:32 作者: 母亲因谗妒不

公元前157年,一生勤俭的汉文帝轰然驾崩,太子刘启继位。当群臣在朝堂之上纷纷表示对新帝的恭贺时,汉宫之内的一个婴儿不久也呱呱落地,这个婴儿的将来很不一般,他是未来的汉武帝。

刘彻出生前,他的母亲王夫人就对汉景帝刘启说这是“梦日入其怀”,这为刘彻的出生添加了一层神秘色彩。加上刘彻本就是汉景帝的幼子,因此刘启很喜欢他,经常抱着小刘彻批改臣子们所呈上的奏章。

可是就算汉景帝如此偏爱小刘彻,他也没有打算立一个幼儿为太子,而是遵循立嫡立长的宗法制度。因当时的薄皇后一直没有诞下皇子,所以只能立栗姬诞下的皇长子刘荣为太子。

翻开两汉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汉家太子一旦被确定就几乎没有被废的可能性,太子只要没犯什么大逆不道的大罪,等到皇帝驾崩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坐上那把至高无上的椅子。

只是景帝一朝却是一个例外,没有犯下什么大过的太子刘荣最后惨遭被废,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得不到保障。

刘荣之所以落得个如此悲剧的下场,他的母亲栗姬和栗家舅舅们得负大半责任。特别是栗姬善妒的性格不但让景帝非常不喜她这个人,还毁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太子之位。

年轻貌美的栗姬是汉景帝的初恋,刘启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对其疼爱有加,不然栗姬后来怎能为景帝接连诞下长子刘德和三子刘阏。只不过当光阴逝去,栗姬容颜不在后,景帝于是另找新欢,因此栗姬的荣宠渐衰。

皇帝可能很开心,可是作为女人的栗姬却是忍受不了丈夫的背叛,也无法接受自己如今失宠的境地。但作为一个弱女子,栗姬既不能也不敢对皇帝做些什么,只能将自己的怒火烧向景帝平常受宠的妃子。

刘启知道栗姬在后宫的胡作非为后很恼怒,但终究顾念着曾经的旧情和她是太子生母的身份,只是派宫人前去栗姬宫中申斥一番。

汉景帝的容忍并没有让栗姬收敛自己的猖獗,反而让其变本加厉和更加有恃无恐。只不过栗姬很快踢到铁板子上了,她招惹了不该惹的馆陶长公主刘嫖是汉景帝的亲姐姐。

在代国的时候姐弟两人的关系就非常密切,并且在对弟弟梁王刘武的问题上,馆陶始终都是站在刘启的这一边。更关键的是刘嫖都会进献许多的美女和美食,因此馆陶长公主在汉景帝心里的位置很高。

而刘嫖向皇帝进献美女的所作所为却让栗姬非常不喜,因此当刘嫖决定与当时受宠的王夫人母子联姻。公主生气的后果严重,馆陶长公主开始天天在皇帝弟弟耳边说栗姬的坏话,这使得汉景帝渐渐对栗姬生起了厌烦之心,由此种下了日后刘荣被废,栗姬被囚于冷宫的恶果。

栗姬善妒这也就算了,刘启可以为了太子不能没有生母和江山的稳定忍耐栗姬的坏脾气和小性子。只不过实在是栗姬自己作死,踩到了汉景帝心里的红线和禁区了,从而把自己和儿子的未来葬送地一干二净。有一次刘启生了重病觉得自己可能将一病不起,于是召见栗姬,想将大汉江山和自己的妻妾儿子交给她。

对于史上刘启向栗姬托孤的具体情景,班固写的《汉武故事》是这样记载的:”吾百岁后善视之,栗姬怒,弗肯应,又骂上老狗,上心衔之未发也“。

笔者我不知刘启听到这样的一番话心中到底是如何滋味,但我觉得景帝当时的心里应该是绝对不好受,可能都要气地要吐血了。

大家想想,景帝都要把自己的江山交给了栗姬母子了,无论栗姬对帝王的薄情寡意有多么痛恨,她都应该承担一个未来太后抚育先帝子孙、维护大汉江山的责任。

我也不知道栗姬是如何在险恶的后宫之中如何生活的,连基本的伪装都不会,居然直接干脆利落地向景帝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