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误读了李白的一生

2020-02-08 12:40:49 作者: 世人误读了李

世人误读了李白的一生

文/信陵君(中国深圳)

李白二十四岁离乡出游,先经成都,再游峨眉。后再出蜀,与孟浩然相交,后与当年丞相许圉师之孙女结婚,又结交无数才子英豪,杜甫、高适、岑参、王昌龄甚至民间的汪伦都是他用心结交的朋友。上至皇族、下至布衣,可以说真正的广交天下!

李白的诗歌浪漫奔放、侠气贯天。经典之作《望庐山瀑布》《梦游天姥吟留别》,特别是《侠客行》一诗,把李白的豪放不羁、侠气贯天体现得淋漓尽致!

据说当年正值吐蕃连年侵犯,吐蕃使者入朝视大唐无人,最终太白让高力士脱靴、杨贵妃研墨铸就锦绣文章,秀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让吐蕃使者无地自容,从此二十年吐蕃再无刀兵至犯于大唐。

李白一生的行事和生活态度常常具有侠士的风度,他对于侠士的侠义行为和英雄主义的歌颂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人生犹如鸟兽散

李白在《月下独酌》里说得很清楚: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唐代:李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李白喝酒的境界实在太高,群聚时,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独饮时,他便邀月对饮,甚至对饮成三人。是一个人的狂欢,还是绝世的孤独?一句“独酌无相亲”,旷古的寂寥与无声的内心孤傲的独白喷然而出。一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怎不叫人心碎神伤?!

李白是深刻把握生活本质的人,他深藏不露,借酒消愁,以酒为媒,狂放抒情。在一场场如戏的酒局中,他早已洞若观火,他游离于世俗的滚滚红尘与内心世界执着的清高之间。他的情思肆意奔流,极力掩饰着蜂拥而来的疼痛,用四句诗,“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把一种对现实的无奈与不爽,一饮而尽,拿虚无缥缈的“云汉”虚掩着磅礴汹涌的一颗心。

正是李白诗意般的人生与天生的仙风道骨,把中国古代诗歌的意境以及千百年来人们对于“诗和远方”的美好期许推向完美与高潮。

正是李白对于人生沧海横流的体悟,使得他极度珍惜那些交心的朋友。李白身体力行,用一颗真诚的心与众多高手交为知己,孟浩然、杜甫、高适、岑参、王昌龄都是李白的挚友。他经历过无数次的离别挥手,所以才有“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这样动人心魄的诗句。

骨骼之下柔软的心灵

正是李白激烈刚强的骨骼与外部世界的强烈碰撞,使得李白一次次在山水之间清洗伤口,即使在梦中。

‖ 梦游天姥吟留别

‖ 李白

海客谈瀛洲,

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

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

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

对此欲倒东南倾。

这首游仙记,意境雄伟,慷慨激昂,变化奇幻。它深刻地抒写出李白内心极度的狂傲与孤独,它想说什么,人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人生不过是一场戏而已,放浪形骸于山水之间,飘然躯体于仙境之上。此乃李白诗歌的气宇轩昂,此乃李白之独有的风骨。

汪伦,为什么温暖了李白一世的苍凉?

李白浪漫狂放的外表之下,深陷着一颗孤独不羁的心,这颗心,谁懂?知音难觅,抚行云奏流水。天不应,地不响。

正是因为如此,才有李白对于汪伦的千古一诗。

‖ 赠汪伦

‖ 李白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多么朴素却又极度的真挚的情感流露。只有汪伦这样无欲无求朴实真挚的朋友对李白的送行,才能在李白的心中就如一把冬天的火,温暖了他整个苍凉的人生。

那个酒后送你的人啊,那个醉后扶你的人啊,只有你最懂此时的李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