猇亭之战(夷陵之战)后,蜀、吴两国议和主次关系的真相是什么?

2020-01-09 19:19:25 作者: 猇亭之战(夷

三国时期著名的三大战役分别是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猇亭之战,这三大战役都是决定魏、蜀、吴三国命运战役,猇亭之战结束之后,三国鼎立的版图基本形成了。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蜀、吴之间的猇亭之战,后人也称之为夷陵之战。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蜀、吴这次战役为什么有两个战役名呢?一是因为猇亭这个地方后来管辖归属地是夷陵,在东汉时期猇亭并不属于夷陵。二是因为在猇亭之战之前,双方在夷陵已经发生过一个小规模的交战,所以就出现了猇亭之战和夷陵之战两种战役名。刘备猇亭大败让蜀汉元气大伤,刘备带领残部逃回永安(现今重庆市奉节县)。

猇亭之战古战场

数月后,吴、蜀各自派使者发起议和,吴、蜀两国再次结盟。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中记载了这么一段话:吴王使中大夫郑泉聘于汉,汉太史中大夫宗玮报之,吴、蜀复通。

第一,我们从司马光记述的这段史文中就可以看出来,猇亭之战后是由东吴先派使者郑泉前往蜀国,刘备后派宗玮前往东吴。那么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吴、蜀两国大战之后的议和究竟是谁先发起的?按照常理来说刘备属于大败一方,为了避免更多的损失,应该先派使者与吴议和,那么司马光的记述就有待考究了。

猇亭之战的古战场

我们先来看一下陈寿《三国志·先主传》对于这段历史的记载:章武二年(公元222年)夏六月,后十余日,陆议大破先主军于猇亭,将军冯习、张南等皆没。先主自亭还秭归,收合离散兵,遂弃船舫,由步道还鱼复,改鱼复县曰“永安”。吴遣将军李异、刘阿等,踵蹑先主军,屯驻南山,秋八月收兵还巫。冬十月,诏丞相亮,营南、北郊于成都。孙权闻先主住白帝,甚惧,遣使请和。先主许之,遣太中大夫宗玮报命。冬十二月,汉嘉太守黄元,闻先主疾不豫,举兵拒守。

我们再来看下《吴主传》中的一段记载:

《吴主传》中对孙、刘出使的记载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这两段记载在时间上首先是很清楚的,刘备派宗玮前往东吴是冬十月,而孙权是冬十二月派郑泉前往蜀汉,上面两段史文的记载就很明确的表明刘备派宗玮在先,孙权派郑泉在后。那么司马光《资治通鉴》的这段记载就可想而知了。

猇亭之战古战场

第二,我们上面两段史文是出自陈寿的《三国志》记载,那么我们下面再来看下裴松之引注的《江表传》以及《吴书》。《江表传》:权云:“近得玄德书,已深引咎,求复旧好。前所以名西为蜀者,以汉帝尚存故耳。今汉已废,自可名为汉中王也。”《吴书》:郑泉字文渊。使蜀,刘备问曰:“吴王何以不答吾书?得无以吾正名不宜乎?”泉曰:“曹操父子凌轹汉室,终夺其位。殿下既为宗室,有维城之责,不荷戈执殳为海内率先,而于是自名,未合天下之议,是以寡君未复书耳。”备甚惭恧。

我们知道这两段史料来源不同,但是说法上基本一致,都是刘备出使在先,而孙权并未马上回复刘备。陈寿的《三国志》加上裴松之引注,看来这段历史可以坐实了。

第三,刘备大败,导致蜀汉元气大伤,号称“七百里连营”的主力军几乎全军覆没,并且自己也病入膏肓,这时候刘备对和平的渴望我相信比孙权多,最起码对于胜利方的孙权来说没有主动示好的理由。况且当时吴军已经越过了巫县(今重庆市巫山县),直逼永安,拿下永安应该不在话下,蜀中援兵的增援速度肯定是赶不上的,可以说刘备的情况不是那么乐观。所以这时候刘备为了保全自己,阻止吴军的深入,必定会派遣使者像东吴议和。当时议和的理由就是曹魏大军逼近淮南,东吴也要考虑下自己的处境,毕竟孙、刘的联盟就是抵御北方的曹魏,这样就合情合理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