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首诗孟浩然《自洛之越》,离了山水的诗,太不“孟浩然”了

2020-05-20 14:08:30 作者: 读一首诗孟浩

遑遑三十载,书剑两无成。

山水寻吴越,风尘厌洛京。

扁舟泛湖海,长揖谢公卿。

且乐杯中物,谁论世上名。

——唐代:孟浩然《自洛之越》

人生穷通难道是注定的吗?不然,身负超世之才的孟浩然为何以终身不遇?他也曾吟诗动公卿,诗名也曾传到唐玄宗耳朵里,但是他的命运也太乖蹇。考功名不第,干谒公卿无果。唐玄宗召见,咏自己的诗:“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不称上意,惨被放还。奔波辗转几十年,终老一布衣。

孟浩然虽未能入仕途,却成了名烁古今的大诗人。他开创了盛唐"山水田园诗派",是继晋代陶渊明、谢灵运之后,山水田园诗的又一高峰。如果使孟浩然仕途亨通,或许就没有后来的局面。老子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信哉斯言。

孟浩然的这首《自洛之越》诗,写于功名不就,干谒无果之后。那时的他满是感叹,在他寄于友人的诗中可知。如在《留别王维》中道:"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在《寄远上人》诗中言:"一丘常欲卧,三径苦无资","黄金燃桂尽,壮志逐年衰"。可见其当时所处之窘境,失意困顿,进退维谷。心意灰冷,满腔幽怨。忧郁愁苦之状,难以胜言。无可奈何之余,决定抛却功名之念。放下一切,去畅游吴越,放意山水之间。

孟浩然做出那样决定,也是源于他禀性中对山水的喜爱。功名既不可致,则从其所好。而更可贵的是他说到做到,漫游东南河山,穷极山水之胜。旅行途中,写下了许多千古传诵的诗篇。

孟浩然的这首《自洛之越》,则不是"孟浩然"特色的诗。此诗不关山水,其实并无一毫景色的描写,全是直抒胸中的愤懑之情。一二句,则是直诉自己的坎坷际遇。三十年有志于学,自谓不亚于人。谁知连年奔走,竟一事无成。悲愤之情,填塞于胸。然而无奈其何,唯浩叹而已!

三四句,则是说身已疲惫,心灰意冷。不能再那样了,要做出改变。于是决定彻底斩断心中的功名俗念,抛却那些乱如麻的烦恼,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去漫游吴越的山水。

五六句,则是延顺前面心意的畅想。一时间,好像已经辞别公卿,放舟于湖海之上。飘然如一个逸世高人,不媚公卿,远绝俗尘,逍遥于江湖。

最后两句,则是志念的递进和加深,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已经看轻功名,但求适己意已足。

读这首诗,虽有愤怨,仍不失豪纵之气,是内心真实感情畅快淋漓地表达。读其诗,可以知其人,知其心,正合古人所说:"诗言志"之意。虽不符合孟浩然最为人所称道的诗歌风格,却让人认识到了最真实的孟浩然。作一首诗,不就应该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