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记者探秘淄博高新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

2020-02-05 10:17:54 作者: 晨报记者探秘

大众报业记者 马景阳 毛琳琳 伊巍 通讯员 房煜博

2月2日下午4点,淄博高新区全部51名一代、二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均在两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得到了妥善安置。两天过去了,这些密切接触者生活状态如何,工作人员如何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2月4日,记者对高新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进行了深度采访。

拒绝进食的阿姨笑脸相迎了

隔离点内,每一名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则日常进行量体温、保证生活必需品供应等工作,高新区机关医院的赵东方就是其中一名医护人员。

“今天体温多少度?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厚厚的防护服,紧捂的口罩,赵东方喘着粗气,尽可能用最简单明了的语言与观察者进行交流。测体温、解答疑惑、心理疏导、消杀工作……每次两个小时下来,汗水还是湿透了他的衣衫,压痕清晰地印在他的鼻梁、脸颊上。

但疫情就是命令,2月1日下午6点,在接到高新区机关医院通知后,赵东方没来得及吃晚饭,没来得及准备日常用品,甚至没来得及跟家里人说一声,就不假思索地参加了高新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医疗服务工作。

“我不想在这里住!需要住多久?”这是执勤两天来他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焦虑和思想负担是被隔离人员最初普遍存在的。入住第一天的下午四点,在对一名密切接触者测体温时,他发现这位阿姨情绪很低落,并且中午的饭菜还挂在门边,拒绝进食。赵东方细心地询问情况,阿姨诉说胸闷、乏力,经过心肺听诊等仔细查体未发现异常,深入交流得知阿姨想家,存在抵触集体观察情绪。经过积极心理疏导,讲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相关知识,半个小时后,阿姨情绪逐渐稳定,并开始进食。第二天再去,阿姨已经是笑脸相迎了。

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最怕、最敏感的还是体温异常者,2月2日下午在给一名密切接触者测体温时显示37.3℃,他霎时绷紧了神经,但见对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忙问其原因,原来是闲来在做舒展运动,加之室内空调温度太高,运动后导致。一个小时后,赵东方再来为其测体温,显示37℃,这才舒缓了紧张的神经。

对赵东方家里人来讲,2月1日只是他的一个夜班,知道他参加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还是在第二天的中午,身为护士同在防疫一线的妻子非常理解。疫情就是命令,需要就得决绝,这是一场遭遇战,必须将疫情控制在最小范围。“我们输不起,必须拿下!这是所有医务工作者的职责所在!”

2月4日下午,医护人员准备再次为密切接触者测量体温。

生活管理员为密切接触者送水、送卫生纸。

一日三餐比外自己家吃得还好

集中隔离的是病毒,没有被隔绝的是关爱。在每个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除了一名医生,还有两名护士、两名生活管理人员和两名公安民警,不仅要时刻关注每一名密切接触者的身体状况,还要照顾好他们的衣食起居,做好消毒和垃圾清理工作,保护好隔离点和周边的安全。

记者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菜谱上看到,周二早上吃面包、煎鸡蛋、稀饭,小菜和牛奶;中午是米饭、炸肉、土豆炖肉、风味茄子;晚餐是米饭、鸡腿、炸鱼和老厨白菜,此外每天还会给密切接触者搭配水果。“荤素搭配、营养合理,在这里比在家吃得好。”一名密切接触者说,现在他们也理解这种集中进行隔离医学观察的方式,“这样做也是对大家负责,所以我们就安心待在这里,等待隔离解除。”

现在密切接触者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找到隔离点的联络人,2月2日上午,一名密切接触者发微信给联络点王明彦要求买卫生巾,王明彦给她回复:“马上出发!”“我一个大男人去买卫生巾多少有点尴尬,但我们必须给密切接触者提供生活保障,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就要第一时间送到他们手上。”密切接触者的要求五花八门,有人要剃须刀、有人要洗面奶,还有人要茶叶。不管几点,只要密切接触者的要求合理,王明彦都会马上去帮他们准备。

正值春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们多为亲朋好友,“我们在管理的时候也充分考虑到人性化,严格来讲是一人一个房间,但在密切接触者中有名84岁的老人,还有两名幼儿我们也都安排了亲属与他们同住,并给于更多的关注。”高新区地方事业局卫生科科长乔蕊说,1月30日,高新区接到市里的通知,要求2月2日下午5点之前,必须将此前居家隔离的密切接触者转运到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高新区加紧部署,从选定地点到布置房间、分区隔离、调试运转,再到成功转运,一系列复杂的工作在短短三天之内全部完成。“现在,房间的空调、Wifi、电视等,我们工作人员都会亲自去帮密切接触者调试,每天还会与密切接触者一起做健身操,确保每一名密切隔离者能够以轻松愉快的心情度过隔离期。”目前,高新区2个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51名体温正常、身体状态良好,对隔离观察表示理解并积极配合。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