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赞美师娘”神论文坑的导师,曾是青藏铁路的功臣

2020-01-15 10:55:11 作者: 被“赞美师娘

来源:上观新闻

一世英名,毁于神文。

西藏那曲,一个遥远却并不陌生的名字。它坐落在唐古拉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这三座庞然大物之间,在这些年里,它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旅游网站上,甚至有时候成为高频词。

那里海拔超过4500米,离天很近,但离人类社会很远。高寒、缺氧、说来就来的暴雪,让它的美丽变得触不可及。到过那里的人一眼就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苦寒之地”。

在那曲,有一个地方叫安多,它的海拔比那曲平均海拔更高一些,唐古拉***就在这里。每天,在这里会有两趟火车短暂停靠,却没有游客下车。

不是他们对火车外的辽阔景色无动于衷,而是他们不被允许下车——火车外的年平均温度只有零下十几度,冬季的时候常常低达零下四五十度,氧气浓度只有内陆的百分之二三十,一旦下车,随时可能有人因强烈高反出现各种意外,甚至带来生命危险。

但即便透过车窗,看一眼几乎被压成一条“缝隙”的天空,也足以让一火车的游客惊呼。

而如果从火车外部视角看,这条蜿蜒的铁路,才是这片土地最不寻常的风景。

与内地铁路不同的是,在青藏铁路铁轨两边两边插着一根根不太粗的金属管,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中,甚至不能看清金属管的全貌。它却是铁路的保护神,是专家团队当年为克服550公里的多年冻土区难题所找到的解决方案之一。

这其中的贡献者就包括“导师崇高师娘优美神论文”事件中的“导师”——冻土专家、两院院士程国栋

01

青藏铁路作为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整个工程经历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勘察, “三次上马、两次下马”的起伏。

1967年,从北京地质学院毕业,进入中国科学院冰川冻土沙漠研究所工作的程国栋,第一次赴青藏线考察调研。

青藏铁路要修,最大的难题之一是冻土。冻土,是指温度在0摄氏度以下,并含有丰富的地下冰和各种岩土和土壤。冻土对温度极为敏感,随着温度的变化,它会“变瘦”或“发胖”。

程国栋曾在采访中解释说,青藏高原的冻土,也被称之为多年冻土,就是说,它起码存在两年或两年以上,甚至可能存在成百上千年。青藏高原上也会出现夏天融、冬天冻的现象。但那是表层的活动,也叫活动层,而在活动层底下全部是多年冻土。

最可怕的是冻土里面有冰,就是说它冻的时候要结冰,变成冰以后体积要膨胀,就要发生冻胀;冰融化以后就变成一滩稀泥,就没有了承载力。所以说青藏铁路路基最大的挑战是冻土冻胀和融化。

程国栋说,在活动层里,冬天要冻,夏天要融,反反复复,会产生很多奇怪的现象。比如说冻胀丘,好好一个地方因为冻胀,地面就鼓起来,他曾经见过昆仑山垭口有一个冻胀丘约14米高,直径有100多米,下面就是很厚的地下冰。

冻土层是世界性难题,据研究表明,中国的冻土面积在世界上排在俄罗斯、加拿大之后 。居第三位。从分类上说,中国的高海拔冻土面积世界最大。世界上几个冻土大国包括俄罗斯、加拿大、美国等都为解决冻土技术难题付出了艰辛努力。世界上在冻土区修筑铁路已有百年历史,但因难度大,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运营近百年的俄罗斯第一条西伯利亚铁路,1996年调查时线路病害率为 45%。20世纪70年代修成的第二条西伯利亚铁路,到1994年调查时,病害率已经达到27.5%。中国东北铁路的病害率则将近40%。

与俄罗斯西伯利亚、美国阿拉斯加等多年冻土不一样的是,因为海拔高,青藏高原大多属于高温冻土,接近零摄氏度,稍微有扰动就容易融化。

02

为了克服难题,包括程国栋在内的冻土专家投入长期的一线调研中去。

根据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专家咨询组组长张鲁新回忆,1975年,他与程国栋等人一道赶赴可可西里边缘的五道梁,再从五道梁往高原深处挺进。

“到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他们乘坐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上山,只有女同志才有资格坐在驾驶室里,男同志全都在后面的车斗里,在程国栋称之为“搓板”的砂石路上晃荡了整整一个星期,“颠得心里难受死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