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海龟,急不可待:七种海龟中的六种受到威胁或濒临灭绝

  • 533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图集简介:

在克里斯多夫·哥伦布时代,加勒比海地区的绿海龟非常多。根据哥伦布1494年的第二次远航期间的记录,“看起来船只可能会因为撞上绿海龟而搁浅”。如今,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绿海龟列为濒危物种。  摄影:THOMAS P. PESCHAK  撰文:CRAIG WELCH  人类对海龟的伤害实在太大了。我们猎杀它们,用船只撞击它们,用渔网和鱼钩捕获它们,用塑料袋让它们窒息,在它们的筑巢地点建造海滨公寓。  在

相关图集推荐:

在克里斯多夫·哥伦布时代,加勒比海地区的绿海龟非常多。根据哥伦布1494年的第二次远航期间的记录,“看起来船只可能会因为撞上绿海龟而搁浅”。如今,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绿海龟列为濒危物种。
  摄影:THOMAS P. PESCHAK
  撰文:CRAIG WELCH
  人类对海龟的伤害实在太大了。我们猎杀它们,用船只撞击它们,用渔网和鱼钩捕获它们,用塑料袋让它们窒息,在它们的筑巢地点建造海滨公寓。
  在全球努力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同时,地球上七种海龟中的六种被认为受到威胁或濒临灭绝。第七种海龟,也就是澳大利亚的平背龟面临的风险则不太清楚。
  然而,这些生物却顺利度过了冰河时代,还在恐龙灭绝事件中幸存了下来。如今,它们依然顽强的生存着,甚至许多地方的海龟数量还在增加。事实上,科学家们越来越倾向于认为海龟可能比之前认为的更具韧性。但它们需要人类的帮助。
  国家地理摄影师Thomas Peschak最近花了一年多时间在世界各地拍摄海龟,希望能引起人们对海龟保护的更多关注。

  在印度尼西亚的卡伊群岛附近,一只被鱼叉叉中的濒死棱皮龟血流不止。每年,当地的土著猎人会猎杀大约100只棱皮龟。由于气候变化和捕鱼船队的意外捕捞,棱皮龟的数量已经大幅减少。西太平洋棱皮龟是世界上最濒危的两种海龟之一,成年雌性棱皮龟的数量已不足1000只。 摄影:THOMAS P. PESCHAK

  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约克角半岛附近的蟹岛上,平背龟由Apudthama土地信托的当地护林员管理。为了对平背龟的重要筑巢海滩进行监测、计算和保护,他们需要勇敢面对沙蝇、蚊子和鳄鱼的严峻考验。 摄影:THOMAS P. PESCHAK

  迪拜的阿拉伯塔酒店是世界上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在该酒店内的一家海龟康复中心,绿海龟和玳瑁在被释放前绕着一个水槽游了一圈。在过去的15年里,这个救援中心已经治疗并释放了1600多只生病和受伤的海龟。 摄影:THOMAS P. PESCHAK

  在哥斯达黎加,大量海龟返回沙滩筑巢产卵的场景是大自然最壮观的景象之一。在雨季期间,成千上万的丽龟会每月一次或两次返回海滩筑巢,在秃鹰和浣熊饥渴的目光下产卵。大约45天后,小海龟开始破壳而出。 摄影:THOMAS P. PESCHAK

  在哥斯达黎加的奥斯蒂欧娜村, 丽龟的巢通常靠得很近,以至于它们会互相挤压和破坏对方的卵。因此,政府允许当地居民采集海龟蛋供自己使用和国内销售。采集和贩卖受到严格管制。 摄影:THOMAS P. PESCHAK

  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费尔南迪纳岛西海岸,一只巨大的绿海龟从红树林下方的淤泥里游出。当大风导致冷水上升时,这里的海龟经常进入温暖的海水中寻求庇护。 摄影:THOMAS P. PESCHAK

  一群被困巢穴的棱皮龟幼龟团结协作,努力挖出一条出路,借着倾斜的沙坡爬出水面。最终,随着最后一层沙子的垮塌,小海龟们冲出巢穴,游向大海。无论是在陆地上还是海洋里,它们都面临食肉动物的挑战。 摄影:THOMAS P. PESCHAK

  在特立尼达拉岛,一群棱皮龟幼龟在穿越马图拉海滩抵达海洋的过程中,遇到了大量塑料瓶和其他垃圾。当地的环保组织“自然追求者”定期组织海滩清理和其他活动,促使当地棱皮龟的数量显著增加。 摄影:THOMAS P. PESCHAK

  在巴哈马群岛的小农夫岛,一位海螺渔民引起了绿海龟的注意。岛上的绿海龟曾经因鲜美的肉备受赞誉,但现在则被当作旅游景点。而且越来越受重视。 摄影:THOMAS P. PESCH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