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前的死藤水,听上去就很迷幻

  • 1841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一只看似不起眼的小袋子,事实上是用三只狐狸鼻子整齐地缝合而成,里面装载着一段隐秘不为人知的历史;这或许是世界上最早的使用死藤水的考古证据。死藤,一种作用于神经的植物,具有致幻作用,生活在亚马逊盆地的土著居民一直在用这种死藤水。

相关图集推荐:


  在哥伦比亚的治疗仪式上,一名治疗师正在倒死藤水。这次发现是目前为止人类使用死藤水的最早的考古证据。
  摄影:EITAN ABRAMOVICH, AFP/GETTY
  骆驼蓬碱加DMT,这位萨满恐怕体验过非常强烈的迷幻效果,现代死藤水的主要成分是含有骆驼蓬碱的死藤,通常还会混合含有DMT的chacruna。这些物质相互作用,会带来强烈的幻觉和恶心呕吐。
  时光深处
  虽然,死藤水在今天被奉为“古老”的汤药,但其实际制作年代和仪式过程却存在争议。Capriles的发现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使用死藤水的考古证据,尽管没有办法证明Cueva del Chileno洞穴里的萨满用袋中的原料做过死藤水。
  民族药物学Dennis McKenna专门研究植物迷幻剂和现代死藤水。他告诉我们,现代死藤水制作“很特别”,“每位萨满都有自己的秘方”。但他也认为那个小袋子中的东西可能是死藤水的原料。
  俄勒冈大学的考古学家Scott Fitzpatrick没有参与此次研究,他说:“人们一直在争论(死藤水)是最近才出现的,现在我们知道了死藤水仪式古已有之。”
  今天,死藤水很受欢迎:它的迷幻效果,以及为情感障碍和疾病患者带来的精神上的益处,完美地满足了美国和南美洲人的需求。在美国,好奇的人可以在萨满那里体验一下死藤水的魅力。
  “惊人的”经历
  Capriles承认,有人可能会用这次的发现向游客宣传现代死藤水仪式,但他强调,萨满的工作是很神圣的。“这些人跌跌撞撞可不是为了好玩。”这个包被留在洞穴也并非偶然。“我们认为这是故意的,在举行仪式的地方,这种行为很常见。”
  McKenna表示,现代人倒不一定因为精神原因尝试死藤水。“今天,死藤水的用法大不一样,不一定更糟糕,而是一种不同的方式。”
  不过,McKenna在研究、采样死藤水的这么多年里,也发现了古代治疗师和今天寻求强烈迷幻效果的那些人之间有共同点。“那种迷幻的体验总会让我自己大吃一惊。他们一定也很惊讶吧。”
  一只看似不起眼的小袋子,事实上是用三只狐狸鼻子整齐地缝合而成,里面装载着一段隐秘不为人知的历史;这或许是世界上最早的使用死藤水的考古证据。死藤,一种作用于神经的植物,具有致幻作用,生活在亚马逊盆地的土著居民一直在用这种死藤水。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于5月6日的《PNAS》杂志。研究著者、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José Capriles告诉我们,这个小袋子的主人可能是一位萨满,生活在一千年前的玻利维亚西南部。
  2010年,在Cueva del Chileno洞穴的考古挖掘中,Capriles发现了这只袋子以及死藤水的痕迹。这里有人类活动的迹象,时间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
  这处洞穴曾被用作墓穴,后来盗墓者偷走了尸体,留下了一些“垃圾”:珠子、人类的辫子,以及Capriles原以为是皮鞋的东西。
  结果,这只“鞋”竟然是一座考古宝藏!它实际上是一只皮革包,里面有狐狸鼻子做的袋子、一个装饰头带、美洲驼骨做的小抹刀、饰有雕像的鼻吸管和用来吸东西的小木台。考古学家对皮革包表面进行了放射性碳年代测定,发现它来自900年至1170年之间。
  大量精神活性物质
  包中有一些干燥的植物残余物,但Capriles和国际研究团队无法确定它们究竟是什么。尽管如此,研究人员还是检测了小袋子里不同植物的化学特征,试图弄明白萨满在袋中装了些什么。结果发现,这个袋子曾经装过很多精神活性物质。蟾毒色胺、苯甲酰芽子碱(BZE)、可卡因(可能来自古柯叶)、二甲基色胺(DMT)、骆驼蓬碱都留下了一些痕迹,可能还有二甲-4-羟色胺,即迷幻蘑菇所含有的化学成分。
  那么,小袋子的主人会是谁呢?考古学家推测,他应该是一位四处游历的旅者,或者能接触到庞大的贸易网络,因为有一些植物的原产地不在玻利维亚西南部。死藤中富含骆驼蓬碱,但死藤来自几百公里之外,长在南美洲北部的热带地区;DMT则可能源于亚马逊低地的植物chacruna。“这个人的活动范围很广,或者他能接触到这样的人,”Capriles判断说。

  巴西Huni Kui部落的成员正在准备治疗仪式上用的死藤水。生活在亚马逊盆地的土著居民一直在用这种作用于神经的植物。 摄影:LUNAE PARRACHO, REUTERS

  Cueva del Chileno洞穴的入口。这个洞穴位于玻利维亚西南部,人类在此陆续居住了4000年。2010年,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装着仪式用具的包。 供图:JUAN V. ALBARRACIN-JORDAN AND JOSé M. CAPRILES

  包中有一根雕刻成人形的鼻吸管,上面还有人类的辫子。 供图:JUAN V. ALBARRACIN-JORDAN AND JOSé M. CAPRILES

  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只小袋子,它用三只狐狸鼻子整齐地缝合而成,下面是一只彩色的装饰头带。 供图:JUAN V. ALBARRACIN-JORDAN AND JOSé M. CAPRILES

  美洲驼骨做的小抹刀已有一千年的历史,是萨满的某种工具。 供图:JUAN V. ALBARRACIN-JORDAN AND JOSé M. CAPRILES

  在Cueva del Chileno洞穴里,这个用来吸东西的小木台上装饰着雕像。 供图:JUAN V. ALBARRACIN-JORDAN AND JOSé M. CAPRILES

  这只用狐狸鼻子做成的袋子,和其他仪式用品一起,被装着一个更大的皮革包里。 供图:JUAN V. ALBARRACIN-JORDAN AND JOSé M. CAPR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