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逗你的想象力:让羽毛飞一会儿

  • 1470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国家地理摄影师Robert Clark在作品《羽毛:最精彩的风景》(Feathers: Displays of Brilliant Plumage)中,把镜头对准了炫目的羽毛。

相关图集推荐:


  盘曲之美 |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雄性天堂鸟在复杂的交配仪式上很有一手!大概很少有雌鸟能敌得过那盘绕的尾羽的诱惑吧!
  撰文:Wajeeha Malik

  摄影:Robert Clark,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鲜艳夺目、亮丽迷人的羽毛也许是大自然最得意的杰作。
  国家地理摄影师Robert Clark在作品《羽毛:最精彩的风景》(Feathers: Displays of Brilliant Plumage)中,把镜头对准了炫目的羽毛。
  Clark踏遍全世界,记录下了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羽毛,从中国到澳大利亚都有他的身影。Clark还收藏有各种颜色缤纷、图案各异的羽毛,并拍下了数百张照片。
  不过,对于Clark而言,羽毛的诱惑不仅仅是好看那么简单。“它们当然非常漂亮,但对于我来说,是实用性促成了这种美,这太迷人啦!”

  彩色羽冠 | 印度灰原鸡那彩色的羽冠不知迷倒了多少人!不过,它们其实是由一片片极薄的羽毛堆叠而成,比高档的锦缎看起来还要精美。

  “求交往!” | 每到交配季,红色的雄性天堂鸟就会把明亮的尾羽摆成一个扇形,大模大样地勾搭来来往往的雌鸟。

  吃的诱惑 | 生活在东南亚的大眼斑雉的翅膀上,有不少眼状斑点,看起来就像是一粒粒种子,简直就是在拿吃的诱惑雌鸟。

  羽毛化石 | 1861年,人们在德国索伦霍芬社区采石场发现了一堆化石,其中这根始祖鸟的羽毛显得尤为独特,可惜我们已无缘看见它当年的风采了。

  帅气的帽子 | 维多利亚冠鸠的头上总是顶着一束“鲜花”,仿佛向妹子献殷勤的小伙子,其实那是它们的羽冠呢!

  神采飞扬 | 威氏天堂鸟的尾羽将会在之后的求偶仪式中发挥重要作用。至于现在嘛,最好还是先收起来养精蓄锐。

  灰色的魅力 | 别看棕树凤头鹦鹉似乎不起眼的样子,但既然是鹦鹉,它们当然要有学人说话的本事!

  大肆炫耀 | 灰孔雀雉的尾羽上点缀着无数像眼睛一样的斑纹,在不同的光线下,会发出不一样的色泽,想想都觉得好美!

  绒毛 | 雏鸵鸟的鬃羽都藏在柔软的绒毛之中。即使是成年之后,这些绒毛也会伴随鸵鸟一生,所以我们总能在鸵鸟头上看到很多呆毛。

  金色王冠 | 每只红腹锦鸡的头上都带着一顶大自然赐予的王冠:红色、金色和黄色的羽毛交织在一起,看起来雍容典雅、华丽非凡。

  巧妙隐藏 | 想一睹欧洲绿啄木鸟的次级飞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有在它们一展翅膀的时候才能瞥见分毫。

  高能预警 | 在动物世界里,黑色条纹通常意味着危险。松鸦恰到好处地运用了这一点,它们的羽毛就是最好的警告标志:离我远点!

  不会飞的羽毛 | 南方鹤鸵不会飞,所以它们的羽毛也显得与众不同,既没有呈现出优雅的流线型,也没有整齐地排列在一起,而是更加随性洒脱。

  演化痕迹 | 在中国辽宁省,孔子鸟的化石仍然保存完好。这种生活在1亿年前的鸟是现代鸟类的祖先之一。

  鸟儿也撞色 | 这是蓝顶亚马逊鹦鹉的羽毛,想来鸟儿自身的颜色也是五彩斑斓。这种兼具好奇心与高智力的鸟是很受欢迎的宠物。

  一抹金色 | 红腹锦鸡(上图是头上的羽毛)是驰名中外的观赏鸟类,原产于中国,后被引入了欧洲大陆和英国。

  王冠上的“宝石” | 阿兹特克人和中美洲的玛雅人在王冠上会用到绿咬鹃的羽毛。这一抹令人惊艳的绿色为王冠添上了些许魅惑。

  化学的魔力 | 安哥拉的红冠蕉鹃头顶的红色极为惊艳,这种宛若胭脂的色调其实是有机化合物和氨基酸共同作用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