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危机:摄影大赛捕捉到的自然奥秘

  • 1390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2018年野生动物年度摄影大赛获奖名单在伦敦公布。好几张濒危或受人类威胁的动物照片在今年的比赛上崭露头角。

相关图集推荐:


2018年度大奖(动物肖像类)
作品名:《金色情侣》
拍摄者:马塞尔·范·欧斯汀(国籍:荷兰)
一只雄性秦岭金丝猴蹲在石头上休憩,身旁蹲着它族群中的另外一只雌猴。它们正全神贯注地望着不远处的山谷。那里有两只公猴正在打架。这两只公猴是另外两个猴群的首领,每个猴群都有50多只猴子。中国秦岭的温带森林是这些濒危猴群唯一的栖息地。此时正值春季。猴群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树上觅食。随着季节不同,它们的食物也会不同,如树叶、嫩芽、种子、树皮和地衣等。
10月16日,2018年野生动物年度摄影大赛获奖名单在伦敦公布。好几张濒危或受人类威胁的动物照片在今年的比赛上崭露头角。
有一张获奖作品拍摄的是一对来自中国秦岭山脉的濒危物种金丝猴。还有一张拍摄的是南极浮冰上的食蟹海豹。这些海豹的生存离不开海冰和磷虾。但受气候变化影响,该地区的海冰面积正在急剧减少,加上不少国家未来计划在南大洋海域开展磷虾捕捞,这些海豹的生存面临巨大威胁。
自然历史博物馆科学部主任、摄影大赛评审团成员伊恩·欧文斯表示,希望这些获奖照片能够“提升人们对受威胁的物种和生态系统的认知”。
此外,今年大赛的作品还突显了人与动物之间的直接互动。在其中一张照片中,一只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长尾猕猴被主人用链子拴着,被迫带着一个小丑面具为过路的行人表演。而在另外一张照片里,意大利的一个村子里,一只极度濒危的马西干棕熊正在过马路。这种熊经常会到垃圾箱和菜地里寻找食物。
博物馆方面表示,2018年的获奖作品是从来自95个国家的摄影师拍摄的45000幅作品中甄选而来的。首届比赛由《BBC野生动物杂志》(后改名《动物》)于1965年举办。后来由自然历史博物馆接手承办,每年举行一次。
大赛获奖作品展将于2018年10月19日起在伦敦国家历史博物馆开幕,并将于2019年夏天闭幕。

2018获奖作品(环境中的动物)
作品名:《海豹的床》
拍摄者:克里斯托巴尔·塞拉诺(国籍:西班牙)
南极半岛顶端雷拉海峡中漂浮的一小块浮冰,一群食蟹海豹勉强地挤在上面休息,不过冰面上已经开始出现裂缝了。此刻南极的夏天马上就要结束,这里的海冰有些供不应求。食蟹海豹在南极洲非常常见,甚至可以说是全球现存数量最多的海豹品种。不过它们的生存也都要依赖海冰,比如休息、繁殖、进入捕食区、躲避虎鲸和豹形海豹等等。尽管被称为食蟹海豹,但其实它们主要还是以南极磷虾为食,通过它们互相啮合的细齿状牙齿从水中筛选出磷虾。而磷虾本身也要依靠海冰,因为后者为其提供了冬季的居所和食物储备(也就是藻类)。因此,海冰数量的任何一点下降都会对这些以磷虾为食的动物产生连锁反应,磷虾的过度捕捞也同样。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食蟹海豹的数量出现了下滑,但是因为它的浮冰栖息地面积广阔,因此想要估算其种群数量难度很大。

获奖作品(地球环境类)
作品名:《风吹》
拍摄者:奥兰多·费尔南德斯·米兰达(国籍:西班牙)
纳米比亚沙漠海岸线上,风蚀沙丘与翻滚的大西洋海浪融为一体。站在这高高的山丘之上,奥兰多的眼前同时出现了三种天气景象:猛烈的东北风、温暖的午后阳光和浓重的连远处荒凉的骷髅海岸都仿佛消失了一般的海雾。在这个沿海荒漠里,这种特别的天气其实很常见。从好望角一路向北的本格拉寒流带来的冷风,与来自干旱的纳米布沙漠的上升暖流汇合,导致整个海岸经常被浓雾所笼罩。浓雾扩散到内陆,为干燥沙丘中的植物和昆虫带来了生存所必须的水分。

2018获奖作品(野生动物摄影报道)
作品名:《悲伤的小丑》
拍摄者:琼·德拉·马拉(国籍:西班牙)
蒂博是一只年轻的长尾猕猴,照片上的它本能地把手放在脸上,试图缓解佩戴面具带来的不适。它的主人正在训练它直立站立,这样就可以在街头表演时增加更多的把戏(面具上的Badut一词意思就是小丑)。在训练或表演的间歇,蒂博就会被拴在主人家的院子里,而院子就在印尼爪哇岛泗水市的一个铁道旁。

2018获奖作品(野生动物新闻摄影奖:故事类)
作品名:《记号树》
拍摄者:亚历杭德罗·普列托(国籍:墨西哥)
在墨西哥西部纳亚里特州的赛德拉·瓦列霍山脉中,一只雄性美洲豹正在其领地边缘的一棵树上奋力磨着爪子,要在这棵树上留下自己的记号。可以看出作为边界标记物的这棵树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树皮很柔软,很容易留下较深的划痕作为明显的警告,此外它还会在这里留下刺鼻的气味,警告其他生物不要随意踏入。美洲豹需要广阔的领地,这样才能确保获得足够的猎物。但在墨西哥,随着粮食、畜牧产业的发展或城市的开发,森林被砍伐,美洲豹的栖息地正在迅速缩减,剩余区域分布也非常零散。即便是一小块栖息地的消失也会切断美洲豹在两块领地之间的正常行动,导致其与外界隔离,甚至无法完成捕食或者寻找配偶等基本生存任务。

2018获奖作品(城市野生动物)
作品名:《过马路》
拍摄者:马可·科隆博(国籍:意大利)
当时,马可正慢慢开车经过意大利亚平宁山脉的阿布鲁佐、拉齐奥和莫利塞国家公园附近的一个村庄,一个活动的阴影引起了他的注意。马西干棕熊是濒临灭绝的一种独居、不具进攻性的棕熊亚种。一般这种熊都会远离人类生活,但偶有一些也会冒险进入村庄的菜园和果园打劫,特别是在冬眠期之前,因为它们需要储备好足够的脂肪过冬。这就导致它们很容易遭遇车辆撞击、报复性毒杀以及骚扰:社交媒体上已经出现了汽车追逐马西干棕熊的视频短片。据悉,目前马西干棕熊仅剩余50只左右,每死一只都是一场灾难。共存是可能实现的,前提是保持敬而远之的距离。

2018获奖作品(行为类: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
作品名:《鲵鱼》
拍摄者:大卫·赫拉辛丘克(国籍:美国)
田纳西州的特里克河中,一条北方水蛇被一条饥肠辘辘的美洲大鲵紧紧挟制着,情况看起来不太秒。美洲大鲵是北美地区最大的水生蝾螈,最长可达75厘米(约合29英寸)。由于栖息地丢失和现有栖息地的退化,美洲大鲵的数量急剧下滑。美洲大鲵主要通过皮肤呼吸,喜欢生活在松散的岩石下和清凉的流水中,故多见于清澈、多石的小溪和河流中。有美洲大鲵生活的地方就说明当地淡水系统是健康的。

2018获奖作品(行为类:鸟类)
作品名:《嗜血》
拍摄者:托马斯·P·佩斯查克(国籍:德国/南非)
狼岛位于偏远的加拉帕戈斯北部地区。当这里食物供给不足时,尖嘴地雀就会变成吸血鬼。它们攻击的目标是纳斯卡鲣鸟和高原上的其他大型鸟类。 鲣鸟在这里茁壮成长,它们在茂密的仙人掌丛林中筑巢,在周围的海洋中捕鱼。相比之下,地雀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岛上没有稳定水源,降雨量也很少。 达尔文进化论的发现就受到了地雀等物种的启发。喙雀食量不大,主要以种子和昆虫为食,然而在这个岛上种子和昆虫经常处于短缺状态。 于是,地雀就会用尖锐的喙啄破鲣鸟的羽翼,靠喝后者的血来维持生存。相比于让自己的蛋和雏鸟暴露在阳光下,鲣鸟似乎对这些吸血鬼的容忍度更高,而且失血似乎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

2018获奖作品(行为类:哺乳动物)
作品名:《哀悼孩子的库伊瓦》
拍摄者:里卡多·努涅斯·蒙特罗(国籍:西班牙)
库伊瓦生活在乌干达布温迪国家森林公园,是Nkuringo山地大猩猩家族的一位年轻雌性成员。照片中的它依依不舍地抱着自己死去的孩子。里卡多起初以为库伊瓦手中握着的是一堆树根,但实际却是一只小猩猩的尸体。起初,库伊瓦会每天抱着孩子的尸体,帮助它梳洗,上下活动它的四肢,而且还像其他母亲一样背着它。不过几周之后,库伊瓦就开始吃剩余的尸体了,这种行为当地向导以前也只见过一次。大象会轻抚死去家庭成员的骨头,海豚会试图帮助死去的同伴漂浮在水面,有大量可信的证据表明,许多动物 - 从灵长类动物和鲸目动物到猫、狗、兔子、马和一些鸟类 ··尽管个体反应不同,但都会对同伴的故去表达强烈的忧伤。

2018获奖作品(水下摄影)
作品名:《夜间飞行》
拍摄者:迈克尔·帕特里克·奥尼尔(国籍:美国)
在远离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大西洋深处,迈克尔终于在一次夜潜的过程中实现了一个长久以来的目标··拍摄飞鱼。在白天,人类根本无法靠近这些鱼。由于生活在水面附近,飞鱼很容易成为金枪鱼、马林鱼和鲭鱼等动物的猎物。不过,它们可以通过迅速击打不对称的叉状尾部(下部叶片长于上部),获得足够的速度飞离水面,从而逃脱被捕杀的危险。飞鱼长而尖的胸鳍如翅膀一样,最远滑行距离可达数百米。

2018年度大奖(15-17岁年龄组)
作品名:《懒洋洋的豹子》
拍摄者:斯凯·米克(国籍:南非)
当他们最终找到马索加时,它正躺在一棵anyala树低矮的枝丫上打瞌睡。而且它至始至终都在打瞌睡,完全不受车辆到来的影响。斯凯说:它会睡上一会儿,然后四处简单看看,然后接着睡。马索加的家在博茨瓦纳的马沙图野生动物保护区。斯凯和家人经常来这里。尽管豹子是出了名的踪迹难寻,但他们总是希望能够看到它们的身影。在班图语中,马索加的意思是跛行的人。八岁的马索加小时候受过一次伤,所以腿瘸了。除此之外,它非常健康。

2018获奖作品(新星组合奖)
作品名:《梦想的对决》
拍摄者:米歇尔·德·欧尔特雷蒙(国籍:比利时)
比利时阿登高地森林上空,乌云密布,暴雨在即。米歇尔悄悄躲在迷彩网下的一棵树后面。两只马鹿为争抢配偶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声音响彻整个树林。但在斜坡下方,令人激动的对决开始了。双方势均力敌,没有哪一方主动让步,对决也由此升级,鹿角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2018获奖作品(10岁以下年龄组)
作品名:《废水管中的猫头鹰》
拍摄者:阿什迪普·辛格(国籍:印度)
废旧水管的开口处挤着两只斑点猫头鹰,直勾勾地盯着阿什迪普的镜头。阿什迪普和父亲正开车离开印度旁遮普邦的卡普尔塔拉市,准备去观鸟,路上就看到了这一幕。他看到其中一只钻进了管道里。他的父亲不相信他说的,于是把车停下来准备求证。没过一会儿,其中一只身高还不足20厘米的猫头鹰就从管子里冒出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