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不止一面,今天你想要看哪面?

  • 793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熔岩地毯、刀山石岭,孕育我们的星球是如此奇幻多姿,多亏了这些伟大的摄影师,他们用镜头向大地献礼,透过他们的视角,地球无与伦比的美一一展现在眼前。

相关图集推荐:


  泰坦尼克号重播了?并没有。画面中通体幽绿的庞然大物其实是迪拜的阿拉伯塔酒店。这个看起来像是沉得只剩下半截的大轮船的酒店高达321米,坐落在波斯湾边缘。至于这些闪电?照来应景而已。

  号外!号外!带尾巴的宇航员发现了刀山!乱讲?才不是。只不过这带尾巴的宇航员其实是马达加斯加狐猴,刀山则是马达加斯加西部的喀斯特。这些艺高人胆大的狐猴在贝马拉哈尖峰中讨生活,此处的喀斯特地形是180万年前开始,由于地下水将多孔石灰岩溶解并塑造而成的。

  这个闪着魔性绿光的东西不是绿巨人的大脑,而是一簇蜂巢珊瑚。这簇大脑,哦不,珊瑚,生活在拉贾安帕特群岛附近的海水中。实际上,这片群岛孕育的珊瑚的种类占所有已知珊瑚种类的大约75%。别说绿巨人的大脑了,蝙蝠侠的、蜘蛛侠的、美国队长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

  砖红色,碎裂纹,今年最in时尚指标。只可惜我们不是时尚杂志,而是地理杂志,这款流行面料事实上是坦桑尼亚纳特龙湖的水面,不相信?你看,那儿还有飞机的倒影呢。这里是东非大裂谷的一部分,东非裂谷系是从叙利亚北部开始裂,延伸着穿过东非一直裂到莫桑比克。湖水的红色出自附近火山喷涌出的以吃盐为生的重口味藻类。

  宝贝介绍:该红毯产自坦桑尼亚,长度可从大裂谷中的伦盖火山口一直铺下去。红毯质地为红色熔岩,编织密实,如橄榄油般粘稠。友情提示,图片中红毯颜色由相机长时间夜间曝光而显示亮红色,而该宝贝实际颜色在肉眼看来是褐色的,请注意!我们不接受因为有色差而差评或退货哦亲!

  这辆1940年代出生的雪弗兰皮卡生活在丛林中,由一对狼夫妇收养长大。为了不让人类和大型捕猎动物轻易发现,它平时会用树叶和青苔来伪装自己。它最好的朋友是树和大地。

  这只蚱蜢长了一张钢铁侠的脸,自从那天看了动物世界变色龙专辑,它就每天都趴在红色的花瓣上,试图把自己葱花绿色的身体变成红色。北美的蚱蜢大小不等,其中最大的长达7.6厘米。

  哥斯达黎加尼科亚半岛的沙滩夕景像极了东胜神州,只可惜这里的石头生不出齐天大圣。积聚的云朵和西沉的落日倒映在太平洋上,组成一幅静谧美景。当然你如果想冲浪也可以来这里,这个中美洲国家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游客对它趋之若鹜。

  如果汽车能放进滚筒洗衣机,洗好后大概就是这副德行。这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的一座废料场,由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鼓励让旧车“提前退休”,所以这座废料场的生意红红火火。这些堆积如山的旧汽车在排着队等待开始新生活,它们体内的金属将被回收制作其他消费产品。听说《速7》给毁掉的几十辆高级汽车最后都成这样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居然是为了不让人觊觎这些已经报废的车辆,好吧,也真是处心积虑!

  宽粉爱好者的天堂——墨西哥水晶洞。这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宽粉,实际上是墨西哥北部偏远地区地下的水晶。2000年,一对开发稀有金属的的两兄弟发现了这座水晶矿脉。最大的水晶大约在60万年前开始形成。

  不想晒得像她一样黑?请正确使用遮阳伞。
  在古老的埃及、中国、印度和美索不达米亚,高bigger大人物都用阳伞遮阳。

  打印机的色条没有坏,屏幕也没有花,这就是清晨的五花海多彩的水面,矿床和水生植物为湖水赋予了色彩。五花海是九寨沟自然保护区118座湖泊中的一个,这里从1978年开始受到中国政府的保护。

  谁说胖子做不了高难度瑜伽。艾赫泰里动物园的棕熊Mimmi为说这话的人奉上重重的一个耳光。Mimmi在烈日下用她妈妈教给她的姿势展现着她的柔韧。

  矮人的大山,巨人的馒头。这些盐锥产生于世界上最大的盐沼平原——乌尤尼盐沼。一堆堆白花花的盐巴正等待着被运送到周围的安第斯村庄。这里是地球上最平坦的地方之一;上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内地势高低相差不会超过40厘米。

  作为一名有职业操守的牙医,青蛙医生努力悬在半空,帮尼罗鳄患者检查口腔卫生。这一幕发生在圣卢西亚河口,这里是伊西曼格利索湿地公园的一部分,这个在199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受保护地区是非洲最大的河口系统。

  这不是速度与激情,也不是大制作灾难片,这是一位消防主管在相对安全的卡车上调查蒙大拿州西利湖的火灾现场。火焰蹿上道路、吞没了树木,形成了这幅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渔夫的剪影,安静伫立在泼墨山水画中。画风一转,水下的世界热闹无比,成群结队游来的鱼儿们与粼粼波光相映成趣。丹皮尔海峡的黄昏简直美不胜收。

  说了不要拍人家,人家怕光!这只查克托哈奇海滩鼠(Peromyscuspolionotusallophrys)捂着头,貌似很不高兴摄影师在拍他,查克托哈奇海滩鼠是一种夜间食草动物,它们赖以生存的沙丘面临被开发的威胁,即将不保。这可咋整,如此可爱的小生灵,求别开发!
  (译者:红心之王、追歆)

  熊,芬兰(摄影:MetaPenca)

  盐锥,玻利维亚(摄影:George Steinmetz,国家地理)

  渔夫,印度尼西亚(摄影:David Doubilet,国家地理)

  青蛙和鳄鱼,南非(摄影:Jonathan Blair,国家地理)

  蚱蜢,乔治亚州(摄影:Bulent Erel,我来掌镜)

  蜂巢珊瑚,印度尼西亚(摄影:Mark Pickford)

  五花海,中国(摄影:Michael Yamashita,国家地理)

  纳特龙湖,坦桑尼亚(摄影:George Steinmetz,国家地理)

  狐猴,马达加斯加(摄影:Stephen Alvarez,国家地理)

  闪电,迪拜(摄影:Maxim Shatrov,我来掌镜)

  水晶洞,墨西哥(摄影:Carsten Peter,国家地理)

  撑阳伞的女人,澳大利亚(摄影:Helen Dittrich,我来掌镜)

  汽车?不要了,加拿大(摄影:Pete Ryan,国家地理)

  尼科亚半岛,哥斯达黎加(摄影:Patrick di Fruscia)

  布满青苔的卡车,密歇根州(摄影:Jason Rydquist,,我来掌镜)

  大火,蒙大拿州(摄影:Mark Thiessen,国家地理)

  熔岩地毯,坦桑尼亚(摄影:Olivier Grunewald)

  海滩鼠,佛罗里达州(摄影:Joel Sartore,国家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