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香港“棺材居”

  • 3999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香港广厦林立,寸土寸金,建筑租金高到天际,有些人被迫居住在非法的公寓隔间里。

相关图集推荐:


  据社区组织协会(Society for Community Organisation,简称SoCO)报道,约有20万香港居民的居住条件极为艰难。 摄影:BENNY LAM
  导语:香港广厦林立,寸土寸金,建筑租金高到天际,有些人被迫居住在非法的公寓隔间里。
  撰文:Sarah Stacke
  摄影:Benny Lam
  “那天回家后,我忍不住哭了起来。”Benny Lam在回忆香港“棺材居”拍摄任务时说道。
  那是在4年前,Lam到访了100多套群租公寓,看到无数木板搭建的棺材居,平均面积仅有1.4平方米。当看到某个面积略大的隔间时,他不禁安慰起房客道:“你这一间算大的了。”
  “当时我感觉糟透了,住在那样的地方怎么能算是正常的生活。我竟如此麻木。”Lam愧疚道。
  香港到处都是霓虹闪烁的商店,售卖着各类奢侈品牌、珠宝和工艺品;勾勒天际的摩天大楼里诞生着海量的商业交易,使这座城市荣登国际金融中心的宝座。然而华衣背后,差不多有20万香港居民住在1.4平方米至9.3平方米的陋室中,其中包括4万儿童。
  香港现有居民约750万,几乎没有可开发利用的剩余土地,其住宅价格已位列全世界最贵行列。飞升的房屋租金致使部分市民被迫选择寮屋、合并厨房和卫生间的群租房、棺材居,以及笼屋为生,其中笼屋是由铁丝网制成,一般长宽仅有1.8米和0.75米。Lam说道:“吃饭睡觉等生活行为都集中在这块狭小的空间里。”为了出租棺材居,户主会把一套37平方米的公寓分隔成20组双层密闭床位,每个密闭空间都无法让人直立,一个月的租金约170元人民币。而这一切都是非法的。
  Lam用绝境来形容这些住所,它们隐藏在香港繁华灯光的阴暗面。Lam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报道来唤醒人们的关爱。
  Lam在Facebook上写道:“你可能会不以为然,觉得这些居民与己无关。其实他们每天都会出现在你的周围:当你在餐厅就餐时,他们可能是你的服务员;当你在商场闲逛时,他们可能是你的保安人员;当你走在马路上,他们可能是擦肩而过的清洁工和送货员。你和他们之间隔着一条鸿沟,那就是住所,这关乎到人的尊严。”
  很多场景让Lam难以忘怀,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男性在床上休息,棺材居的空间实在太小,他的双腿无法伸直,膝盖几乎靠在无窗的侧壁上。当时他一边吃着罐头里的豆子,一边看着微型电视,彩虹的画面在电视里一闪而过。隔间低矮的顶部悬挂着刚洗过的衣物,伸手可及。
  这可能就是他的晚餐时刻了。在Lam看来,拿这样的场景给香港当局和权贵们知晓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让他们知道整顿香港住宅危机和收入不公现象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对于照片中的人来说,打开“屋门”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一个完全陌生的摄影师需要极大的勇气,同时也激励着Lam。据Lam介绍,大多数接受拍摄的房客都羞于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中,但又希望他人在看到这些照片之后能给予真切的帮助。


  最穷困的香港人被迫居住在名为“笼屋”的微型空间里。 摄影:BENNY LAM


  这些社会底层的房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无力承担空间更大的卧室,只能在无法站立的小隔间里煎熬。 摄影:BENNY LAM


  在香港飞速发展的华服下,藏身角落的20万居民丝毫体现不出社会的进步。 摄影:BENNY LAM


  这些照片来源于香港一家名为“SoCO”的民间组织,后者致力于推动政策变动,争取实现体面的生活标准。 摄影:BENNY LAM


  为了把物品储存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这些房客不得不绞尽脑汁。 摄影:BENNY LAM


  Ah Tin生活在1.1平方米的隔间里,也可以说是躺在同样大小的床上,就连电线都没有容身之处。笼罩在周围的悲情压抑着他的食欲,根本吃不下饭菜。 摄影:BENNY LAM


  像Leung这样热爱阅读的笼屋房客并不多见。他一辈子干过各式各样的临时工作,但现在年事已高,很难再找到活计,书成了他躲避穷困的最后港湾。 摄影:BENNY LAM


  “虽然我还活着,但却已经躺在‘棺材板’里了!”一名香港笼屋房客叹道。 摄影:BENNY LAM


  这些房客大多已山穷水尽,只能忍受如此狭小的居住空间。 摄影:BENNY LAM


  一套37平方米的公寓可以分隔成20组双层密闭床位。 摄影:BENNY LAM


  很多笼屋房客深知自己所处的残酷现实:香港的繁荣是他们无法触碰的秘境。 摄影:BENNY LAM


  过去十多年里,用铁丝网制成的笼屋逐渐减少,但取而代之的是木板搭建的棺材居。 摄影:BENNY LAM


  在这些分隔的单元里,隐私和酣睡都是不可及的奢侈品。 摄影:BENNY LAM


  60多岁的Wong仍有一头黑发。为了支付高昂的房租,他每天都要到建筑工地打工。业余时间里,他还自愿帮助无家可归的人。 摄影:BENNY LAM


  实际上,这种切割成块的出租隔间在香港是违法的。 摄影:BENNY LAM


  Li Chong一家挤在一个狭小的隔间里,父亲和儿子都是日本人,他们个头较高,生活中多有不便。 摄影:BENNY LAM


  对于Leung一家来说,4.6平方米的生活空间必须采取多功能设计:这里既是卧室,也是餐厅,还得是厨房。 摄影:BENNY LAM


  包括SoCO在内的多家组织正在努力帮助这些生活条件窘迫的居民。 摄影:BENNY LAM


  该房间附属于一套群租笼屋,兼具厨房和卫生间两种功能。 摄影:BENNY LAM


  香港人为了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所,哪怕再小再简陋,都不得不拼尽全力。 摄影:BENNY LAM


  香港的繁荣由来已久,但耀眼的外表下隐藏着另一个世界,那里有寮屋、笼屋和棺材居。 摄影:BENNY 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