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宰相宋庠的故事 宋庠的轶事典故有哪些

2020-08-02 04:15:23 作者: 北宋宰相宋庠

  宋庠(xiáng)(996年—1066年),初名郊,字伯庠,入仕后改名庠,更字公序。北宋文学家、宰相,工部尚书宋祁之兄。安州安陆人,后徙居雍丘县双塔乡 。

  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宋庠状元及第,成为“连中三元”(乡试、会试、殿试均第一)之人。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以司空、郑国公致仕。治平三年(1066年)卒,赠太尉兼侍中,谥号元献(一作元宪),英宗亲题其碑首为“忠规德范之碑”。

  宋庠与弟宋祁并有文名,时称“二宋”。诗多秾丽之作,著有《宋元宪集》、《国语补音》等。

  宋庠的轶事典故有哪些

  麈史

  乡人传元宪母梦朱衣人畀一大珠,受而怀之,既寤,犹觉暖,已而生元宪。后又梦前朱衣人携文选一部与之,遂生景文,故小字选哥。

  宋元献继母,乃吾里朱氏也。元宪与仲氏景文因依外家,就学安陆,居贫。冬至,召同人饮,元宪谓客曰:“至节无以为具,独有先人剑鞘上裹得银一两,粗以办节。”乃笑曰:“冬至吃剑鞘,年节当吃剑耳。”予先君未冠居下座,尝曰:“观二公居贫,燕笑自若,宜后享名位。”

15.jpg

  救蚁

  宋朝宋郊(即庠未第时原名),弟祁,雍邱人,天圣初与弟同举进士。未第时,有僧相之云:“小宋大魁天下,大宋亦不失科甲。”后数日僧见郊,异之曰:“君何满面阴骘纹,似救数万生命者。”郊曰:“惟前日见蚁被水淹,戏将竹编桥渡之。”僧曰:“即此便是,当大魁天下。”后有章献太后不欲以弟先兄之事。果如此也。

  类苑

  宋郑公初名郊,字伯庠,有忌其先进者谮之,谓其姓符国号,名应郊天。又曰:“郊音交,交者,替代之名也。宋交,其言不祥。”仁宗命改之,乃改名庠,字公序。

  青箱杂记

  夏文庄守安州,宋莒公兄弟尚布衣,文庄异待之,命作落花诗,莒公一联云:“汉皋佩冷临江失,金谷楼空到地香。”子京一联云:“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存半面妆。”文庄曰:“咏落花而不言落,大宋当状元及第。又风骨秀重,异日当作宰相。小宋非所及,然亦须登严近。”后皆如其言。文庄在河阳,莒公登庸,以别纸贺曰:“所喜者昔年安陆已识台光。”盖为是也。

  宋莒公平时分题课赋,每屈于子京。及作鸷鸟不双赋,则子京去兄远甚。莒公遂擅场。

  湘山野录

  宋郑公庠省试良玉不琢赋,号为擅场。时胥内翰偃酷爱之,谓非二宋不能作,奈何重押一韵,有“怀奇擅名”及“而无刻画之名”之句,深惜之。密为改擅名为擅声,置之第一。迨发试卷,果郑公也。王平甫撰胥公碑云:“诸孤幼甚,归于润州。平日荐擢相踵,而材势大显者,无一人为助,独宋郑公恤其家甚厚。”

  西清诗话

  宋元宪为内相,望临一时,且大用矣。同列有谮其姓宋名郊非便,公奉诏,更名庠,意殊怏怏。会用新名移书与叶清臣,仍呼同年。叶戏答曰:“清臣是宋郊第六入选,编阅小录无宋庠。不知何许人?”公因寄一绝云:“纸尾勤勤问姓名,禁林依旧沾华缨,莫惊书录称臣向,即是当年刘更生。”本朝状头入相者,吕文穆、王文正、李文定、宋元宪。元宪登庸,知制诰,石扬休贺以诗曰:“皇朝四十三龙首,身到黄扉止四人。”副枢王伯庸尧臣曰:“何不道已四人,而特言止,惜哉。”盖伯庸继元宪魁天下,未几薨于位。自庆历距今,迄未有继者,异哉!

  钱氏私志

  宋丞相精字学,在政府,堂吏书牒尾以俗体书宋作宋,公不肯下笔,曰:“此非吾姓。”堂吏惶恐改之,乃肯书名。归田录俗书宋字木下作两点。

  宋庠在政府,上元夜在书院读周易,闻小宋点华灯拥歌妓醉饮。翼日谕所亲令诮让云:“相公寄语学士,闻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虀饭时否?”学士笑曰:“却须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吃虀饭是为甚底?”

  涑水纪闻

  吕申公作相,宋郑公参知政事。吕素不悦范希文。一日希文答元昊书,录本奏呈。吕在中书,自语曰:“岂有边将与叛臣通书。”又云:“奏本如此,又不知其所与书何所言也。”以此激宋。宋明日上殿,果入札子论希文。仁宗沉吟久之,曰:“范仲淹莫不致如此。”吕公徐应曰:“擅答书不得无罪,然谓之有他心,则非也。”宋公色沮无辞。明日,宋出知扬州。又二年,希文参知政事,宋尚在扬,以长书谢过,云为佥人所使。其后宋公作相,荐范纯仁试馆职。纯仁尚以父前故,辞不愿举。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