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末帝汉平帝刘衎之简介

2020-02-20 04:54:27 作者: 西汉末帝汉平

为了讨取元后的欢心,王莽想方设法使元后猎取“爱民”和“节俭”的美名。他先让元后下一个“衣缯衣,颇损膳,以视天下”的诏令,紧接着他又第一个带头响应,献钱献田。为了安抚和团结旧臣,他还宣布增加官吏俸禄,二千石以上大官年老退休后,终身发给原俸禄的三分之一。妇女判刑后,可以每月交三百钱代替服刑。大封刘姓诸王和周勃、樊哙、霍光等前代功臣的子孙百多人。当王莽把“福风惠雨”洒向社会各阶层时,他希望得到的是在万民欢腾中迈上皇帝的宝座。

王莽不断地通过种种手段扩大和巩固自己的权力,他的一切活动都离不开这一中心目的。王莽是在王氏外戚集团专权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他最清楚自己的权力与他作为皇后的姑母王政君的关系。而在哀帝当朝时他从大司马位子上被赶下台的挫折,也使他更进一步认识到外戚的重要,因此,对于汉平帝刘衎选皇后事,他必须全力干预。

公元2年,王莽决定让自己十四岁的女儿做十一岁的汉平帝的皇后,以进一步巩固自己的禄位和权力。为此,他向自己的姑母元后上了一篇堂而皇之的奏章,说是以前国家的灾难大都是因为皇帝没有继嗣,而配娶的皇后都没有为天下母的威仪和品德。现在应依五经经义定出选取皇后的标记和礼仪,在圣帝、名王、周公、孔子、列侯等在长安的后代中,选取符合条件的淑女做皇后。元后王政君首肯,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选后活动就在京都开始了。

当宫廷大臣把准备选作皇后的众女名册送王莽审查时,他看到王氏宗族的许多女子都列名于上,很怕她们与自己的女儿竞争。于是,他立即上言元后,说王氏女“身亡德,子材下,不宜与众女并采”。元后没有窥透王莽的真实用意,还以为他谋国至诚,就下了一道“王氏女,朕之外家,其勿采”的诏令。王莽不便明言反对,就唆使其爪牙向元后上书。于是儒生吏民守候在宫门外上书的每天有千余人,公卿大臣也纷纷到朝堂上表态,一致坚决要求选王莽的女儿为皇后。他们众口一词:“明诏圣德巍巍如彼,安汉公盛德堂堂若此。今当立后,独奈何废公女?天下安所归命?愿得公女为天下母。”结果当然是王莽的女儿入选皇后。

且说王莽作了当今皇帝的岳父,权势更大,献媚邀宠的人更加络绎不绝,许多大臣建议加封王莽的田地。为了表示谦让,王莽却拒不收受。按规定,皇后的聘礼应当是黄金二万斤,王莽只受四千斤并以其中的三千三百斤分给十一家妃嫔。当王莽拒绝接受赏田时,先后有吏民四十八万七千五百七十二人上书,以及王侯宗室多人面见口头申请,都说应当重赏王莽。有一位大臣还上书称:黎民百姓听说王莽不受大国的封地,辞退万金的巨款,散财施予成千上万,莫不感化,蜀郡男子路建等就自觉惭愧而撤销了争夺财产的诉讼,并说这完全可以媲美古代周文王平息虞、芮两国争讼的佳话,应当通告天下。

王莽的女儿作了平帝刘衎的妻子,当了皇后,王莽也受封于“宰衡”的称号,地位在王以上,并赏以“九锡”,即特制的衣帽、车马、旌旗、弓矢、用具等以象征其超越百官的突出地位。接下来便有人建议,从前周成王年少称“孺子”,周公居摄;现在皇帝也很年轻,应当让安汉公行天子事,如同周公那样。王莽的权势越来越膨胀,野心也愈来愈大,生怕别人侵犯他的权力,为了吸取哀帝时丁、傅外戚掌权的教训,他勒令平帝的母亲卫姬、帝舅卫宝、卫玄留在原中山封地,不准到京。为此,他上书元后说:“前哀帝立,背恩义,自贵外家丁、傅,扰乱国家,几危社稷。今帝以幼年复奉大宗,为成帝后,宜明一统之义,以戒前事,为后代法。”

王莽对平帝的亲属如此冷酷绝情,不仅遭到一些臣僚暗中反对,就连他的儿子王宇也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因怕平帝长大后怨恨王莽,危及王氏宗族,于是王宇派人偷偷送信给平帝的舅舅卫宝,示意让平帝母亲向元侯上书求入京师。王莽知道后当然不会答应她的要求。王宇见此法不通,便与他的老师吴章、妻兄吕宽密谋新途。吴章认为,王莽固执己见,从来不肯听逆耳之言,直接提出让卫姬入京他不会答应。但王莽迷信鬼神,可以造出变异使他惊惧,然后由吴章出面以推演灾异的名义委婉地劝说他容许平帝母亲及外戚入京。最后决定让吕宽在夜间把猪血洒在王莽的宅第的大门上。谁知吕宽办事不密,被守门者发觉。王莽知悉全部情况后,暴跳如雷。他毅然将吕宽、自己的儿子王宇及其妻和平帝外戚卫氏一并诛杀。接着穷追吕宽之案,从中央到地方,凡王莽认为异己者,一律指为吕宽党羽逮捕治罪。连元帝的妹妹敬武公主、梁王刘立、红阳侯王立以及平阿侯王仁,也都胁迫自杀。牵连被处死者达数百人。全国为之震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