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赵一曼的故事 细数赵一曼的英雄事迹

2020-02-19 08:18:39 作者: 抗日英雄赵一

  赵一曼的故事

  哑巴姑娘

  1934年秋末,松花江两岸,开始进入了寒冬的季节。西北风摇晃着大树梢,落叶在干燥的地上飞滚。一群黄狗似的日伪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袭击了球河县一个小村庄。枪声、喊叫声混作一团,老百姓扶男抱女四处奔逃。

  在逃难的人群中,有一个约摸五十岁的老妈妈,提着一只篮子,和一个青年姑娘急急地走着。这个姑娘,梳着一个发髻,穿一件上补绽的黑夹衣提这个小包袱。

  一群凶恶的伪军追赶上来,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抢夺着老百姓手里的东西。一个伪军猛地抓住这个提包袱的姑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厉声地问道:

  “你是哪个屯子的?姓什么?”

  姑娘望着伪军摇摇头,张了张嘴,没说话。提篮子的老妈妈连忙上前说:“先生,她是我的闺女,是个哑巴,嗨,你这个丫头,还不走,看什么?”老妈妈说着,拉住姑娘的手就跑。

  “站住!”伪军吼叫了一声,哗啦拉开枪栓。

  “先……生,”老妈妈可憐憐地向伪军哀告着:“她是我的哑巴女儿,生下来就不会说话,你做个好事,可别吓唬她……”

  伪军两个红眼珠滚了几滚,似信非信,转身抓住另一个老太婆,吼道:“你认识这个哑巴吗?说实话,不说我毙了你!”

  老太婆全身发抖,看了哑巴姑娘一眼。连连回答说:“认……认得,她是哑巴,是哑巴!”

  伪军歪着脑袋哼了一声,提着枪向另一群女人跑去。

  提篮子的老妈妈轻轻地吁了口气,拉着她的哑巴女儿,混入逃难的人群里。……

  人们跑出日伪军的包围圈,慢慢地停留下来。提篮子的老妈妈回头望望伪军走远了,拍拍她的哑巴女儿说:

  “我的天啊,可把我吓死了!”

  “差一点被他们认出来。”哑巴女儿突然说了话。她回顾着逃难的人群,感激地说:“多亏了那位老奶奶。”

  “幸亏你扮的像,”提篮子的老妈妈笑着说,“要不,你的四川音一露,就坏了。”

  “哑巴姑娘”和老妈妈都笑了起来。

  这哑巴姑娘就是赵一曼。

  自从1929年,她把孩子送到湖南长沙,自己回到上海以后,到现在已经是五年了。在这五个年头里,她不知经历过了多少这样的艰险。在白色恐怖下,她一直坚持着党的工作。“九一八”事变以后,她来到东北。她曾经在哈尔滨总工会工作过,领导过有名的电车工人大罢工。为了发动人民抗日,她又来到了珠河县,在一个区担负着区委书记的工作。

  为了革命事业,这几年,她化装过各种各样的人:有时是一个穿旗袍梳短发的时髦女子;有时穿上工人装。现在,她又变成一个农村妇女了。

  赵一曼感激地望着掩护她脱险的吕老妈,又想起了刚到珠河来不久的事:一天,敌人也是突然包围了村庄,她住在一位姓孙的老妈妈家里。敌人搜进来了,孙老妈妈叫她躺在床上,用两床棉被蒙上她,对敌人说她是自己的媳妇,正在坐月子。……

  她回想着这一切,望着满山遍野的人群,激动地对吕老妈妈说:“人民是我们的靠山,有了你们的支持,我们就能把鬼子赶出东北去。……”

  “要拿起武器来”

  敌人的秋季大“扫荡”,像一阵风似的过去了。

  珠河一带的人民经历过一次灾难之后,又开始重整家园。

  赵一曼带领着几个妇女干部,又出现在各村各院里。白天,她在老乡家里,帮助老太婆纺线,跟姑娘们学针线,向她们讲着抗日救国的道理;晚上。到各个屯子里开群众大会。珠河一带的人民,在她和她的同志们宣传鼓动下,纷纷组织各种抗日团体。抗日救国的浪潮,激荡在乌吉密河两岸。抗日的歌声,响遍珠河县内的每一个村庄。

  年底,城里伪军又出动了。

  拂晓,伪军包围了赵一曼所在的屯子,他们如狼似虎,挨门挨户地搜查。赵一曼怕连累房东,便提着个篮子悄悄地跑出了大门。在巷子里,她碰上了一群伪军。

  “你是哪家的?快说,屯子里有没有藏着‘共匪’?说,说!……”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