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蝙蝠的妖魔化宣传可能危及蝙蝠的生存

2020-02-16 07:04:43 作者: 对蝙蝠的妖魔

有大量确切的证据表明,人们对他们感到恐惧的动物很少会去保护,更多的是会滋生敌意,甚至可能发展到杀害这些动物。纵观历史,蝙蝠一直是许多文化中恐惧和敌视的对象,原因可能是它们的夜行性和令人难以捉摸的行为。此外,有偏见的媒体报道不断地将蝙蝠定义为特别危险的病毒宿主,在全球范围内大量发布令人恐怖的头条新闻,因此,蝙蝠在世界各地都更经常地受到伤害,使数十年来全球众多仁人志士对蝙蝠保护所作的努力前功尽弃。

美国在1970年代就曾发生过一场与蝙蝠相关的舆论风波。因对狂犬病的恐慌而发生的对与蝙蝠相关的传染病风险的夸大宣传,造成的结果非常不利于对蝙蝠的保护。 1971年,研究人员在美国科学促进会的一次会议上得出结论蝙蝠正在迅速消失,而蝙蝠在生态上必不可少,因此迫切需要迅速对蝙蝠采取保护行动。然而,由于对患狂犬病蝙蝠的一连串夸张警告,蝙蝠保护的进展被推迟了十多年。主流的报纸和杂志发表了许多离奇的故事,这些故事引发了恐慌并为害虫控制和公共卫生产业带来了可观的利润。1976年5月,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甚至开始分发滴滴涕(DDT)来毒杀建筑物中的蝙蝠,结果是反而大大增加了公共卫生的风险。

对蝙蝠的杀戮变得越来越普遍,并且不仅限于生活在建筑物中的蝙蝠。 濒临灭绝的灰色鼠耳蝠(Myotis grisescens的整个群落在它们生活的洞穴中被灭绝性焚烧,因为卫生官员错误地推断这些蝙蝠是一次狐狸狂犬病爆发的来源,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任何确实的证据

1982美国出现了名为蝙蝠保护国际(Bat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的民间组织。当时大多数美国人认为蝙蝠经常是患狂犬病的,它们会主动攻击人类和宠物。当时对蝙蝠的恐惧是舆论的主流,甚至各种动物保护组织也由于绝望而放弃了对蝙蝠保护的宣传,因为在对相关狂犬病风险得到正确评估之前,在这方面取得进展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一旦相关风险开始被正确理解,许多美国人开始建造蝙蝠房并开始支持保护蝙蝠的工作。

不幸的是,进入21世纪后,极度夸张的媒体故事再次变得普遍,往往以牺​​牲容易被误解的蝙蝠为代价。故事开始于在蝙蝠中发现冠状病毒,这些蝙蝠被假定为导致人类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源头,尽管SARS的蝙蝠起源至今仍有争议(RACEY, P.A., et al .(2018).  Nature Correspondence 553(281): 281.)。然而,这一假设产生了引人注目的媒体头条新闻: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杂志报道(2014),“一系列致命疾病潜伏在蝙蝠中,随时可能传播给人”,然后继续问道:“我们有能力防止一次大规模的大流行吗?”关于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也有同样的故事。科学新闻(Science News的相关故事(2013)的标题是“蝙蝠来自地狱?埃及坟墓中栖息的蝙蝠可能藏有MERS病毒。”早期对该病毒来源的寻找仅围绕蝙蝠进行,可能因此而推迟了发现原来骆驼是感染人的MERS病毒的真正来源(CHANTAL, B.E.M., et al. (2016). Current Opinion in Virology 16: 55-62. https://doi.org/10.1016/j. coviro.2016.01.004 )。由于所有的宣传都热火朝天地妖魔化蝙蝠,许多研究努力都转向测试将蝙蝠与危险疾病联系起来的假设。

与20世纪70年代一样,由于没有对蝙蝠对人类健康构成的实际威胁进行恰如其分的分析,蝙蝠再次频繁地被描述为危险的疾病来源。 2014年8月29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新闻发布会上的科学家们宣布,2014年埃博拉疫情可能追踪到最初是从一只果蝠(fruit bat传播到​​乌干达一名两岁幼儿,尽管缺乏证据支持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