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白猫母子与母亲的深情厚谊

2020-02-14 04:59:48 作者: 一对白猫母子

小白是只猫的名字,它出生未到一月,就被我从集市上买了回来。两月后,我去大酒店学习厨师,将小白送到母亲家寄养。渐渐地,母亲也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呵护小白的细心劲,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对白猫母子与母亲的深情厚谊

学习厨师那段时间,我每周回来一次,为小白带回来做菜剩下的鸡肝、猪肝、鱼内脏等食料,给小白做成“乱炖”,拌上饭后很受它喜欢。母亲看着小白吃得香甜,开心地说:“你看它这吃相,就跟人见了满汉全席似的!”

小白竟然有个奇葩的习惯——喜欢照镜子。每次见它爬到立柜上的镜子前“端详”自己,我都忍不住想笑。和母亲聊到此事,她笑道:“可能小白经常见我照镜子,便有意无意地在模仿我,反正我和小白都是女性,臭臭美也是自然了。”严格来讲,小白并非一只特漂亮的猫,全身也并非全白,它左耳朵尖上有一小块黑,我为此遗憾,若不是因为这一点黑,小白可真是“白富美”了!母亲却不以为然,说:“人尚且无完人呢,何况一只猫咪,反正猫狗不愁嫁,就算它长得再好,到时候也是‘自由恋爱’,咱都不知道它能找到啥样的‘老公’!”

果然被母亲言重,一年后,小白怀孕了,一窝生下五只猫仔。待五只小猫咪长了毛发,才看出它们的颜色,一只白色的,随妈妈,另外四只都是花色的,想必随了爸爸。当了妈的小白还真是“护犊子”,除了我和母亲摸小猫咪它睁一眼闭一眼之外,其他人想都别想,若靠近一点,小白立刻开始“鸣音警示”,若想上手去摸,它肯定会用爪子挠你。
又一月多,小猫咪可以吃食了,朋友和邻居都来要猫仔,我和母亲商量后,决定留下那只白色小猫咪与小白作伴,其它就都送人了。从此,小小白成天跟着小白身旁,两只猫一起玩耍,一起觅食。这倒不错,打仗亲兄弟,上阵母女猫,邻居亲眼所见,赞它娘俩心真齐、能制敌。街里那只骄横跋扈的“泼妇大花猫”,在这一带堪称“地头猫”,那天竟被它娘俩不出五分钟打败了……

就是这样一对被我和母亲视若宝贝的两只猫,却没能陪我们很久,它们误食了邻居家毒鼠的药饭,双双死于非命,在一处废弃的仓房中,它娘俩躺在一起,距离不足三十厘米。下药那家邻居自觉愧疚,默默上集市上买了一对白色小猫回来,欲送给母亲以做补偿。母亲摸了摸那两只小白猫,不知不觉眼泪又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