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藏千途旅游

生态慈善理念助学广告画报评论文苑

搜索

十天捐款近百万 各界救助“中国钥匙”

赈灾救助|2013-11-28 15:46

来源:新京报|1948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打印

梁小斌,朦胧诗代表诗人。

 

  梁小斌,朦胧诗代表诗人。1972年开始诗歌创作,他的诗《中国,我的钥匙丢了》《雪白的墙》被列为新时期朦胧诗代表诗作。著有诗集《少女军鼓队》,思想随笔集《独自成俑》《地主研究》《梁小斌如是说》。 刘不伟 摄

 

梁小斌在病床上。

 

梁小斌在病床上。刘不伟 摄

 

  曾因《中国,我的钥匙丢了》而享誉诗坛的梁小斌,日前突发急病住院。作为一名“体制外”的文学创作者,他的困顿境遇立刻引发了外界广泛关注,众多诗友伸出援助之手,还有人为他治病组织拍卖。短短十天内,捐款已近百万,梁小斌深表感谢的同时,也恳请大家不要再捐款了。如何能让诗人更有尊严,不必再陷入窘境,众说纷纭之间,一时难有良方。

 

  ■ 链接

 

  梁小斌声明全文

 

  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与呵护,我恳请大家不要再向募捐账号捐款了。

 

  我深深感到大家给予我的温暖,让我更有信心恢复健康,康复后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这些捐助来自天南海北,是大家对我的厚爱。

 

  我现在还在北医三院神经内科住院治疗,周四将转至眼科中心继续治疗。

 

  因病情所困,现委托我的妻子卓秀英,我的儿子梁晨,我的朋友简宁、叶匡政、刘不伟共同管理这些捐款,定期向外界公布捐款使用情况。同时,捐款细目也会整理后适时发布。

 

  再次衷心地感谢大家。

 

  谢谢!

 

  2013年11月26日梁小斌口述

 

  最新病情 眼睛仍无法看见,身体慢慢恢复

 

  11月11日深夜,诗人梁小斌因突发脑梗紧急入院。

 

  这个曾因《中国,我的钥匙丢了》而享誉诗坛的人,现在最引人注目的身份是个无社保、无医保的患者。突然降临的疾病意味着他每天必须面对高达数千元的检查、治疗费用。诗人的困顿境遇,引起众人关注,自发的捐款也开始有组织地进行。从11月14日发起救助,截至2013年11月24日十天时间里社会各界为梁小斌捐款共计95万余元。

 

  11月26日,梁小斌委托诗人刘不伟于微博上发布公告,恳请大家停止捐款。“很多捐款的诗歌爱好者自己的生活压力也很大”,梁小斌的朋友诗人简宁说,“得知这一点他很不安,目前筹集到资金也应该够他这一阶段医疗和恢复了,他很感激,希望大家不要再捐款了。”

 

  简宁说如果捐款能有剩余,梁小斌考虑在康复之后成立一个救助危困艺术家基金。目前梁小斌虽然眼睛无法看见,但身体已在慢慢恢复,而他的境遇依然值得关注与思考。

 

  困顿原因 游走在体制外,缺乏稳定保障

 

  梁小斌1954年出生于安徽合肥。1972年他开始诗歌创作,其诗作《中国,我的钥匙丢了》、《雪白的墙》均为新时期“朦胧诗”浪潮的代表之作。“他和朦胧诗流派中的其他人又有所不同。梁小斌比较早的开创了一种纯粹的口语化写作,他当时是开风气之先,既是纯正的口语化,又有现代性”,刘不伟说。而在诗人高星眼中梁小斌是他当年倾慕已久的诗歌英雄,“年少开始写诗时,他都是我们的偶像”。

 

  1976年梁小斌进入合肥制药厂工作,但因为不能持续正常的上班,1985年他从工厂工劳科长手中接到了除名决定。之后他过起了阶段性打工的生活,做过车间操作工、绿化工、电台编辑、杂志编辑、计划生育宣传干部、广告公司策划等多种职业。

 

  多年在体制外游走让梁小斌没有社保、医保、退休金等基本保障,也缺乏稳定的收入。其实梁小斌不乏对体制保障的向往,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这么多年都没有体制保障,其实我也想有,只是从来不说而已。”梁小斌的妻子卓女士在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梁小斌不善于与人交际,从来没想过求谁,尽管内心有这种渴望,但他不去也不会做这些,其实几年前也和相关部门聊过,但一直没有结果。”

 

  梁小斌在自己的著作《翻皮球》中写道:“我总在反复察看如何跟外界的生活打成一片,却命里注定要露出马脚”。

 

  收入微薄 写作、书法难以维持生活

 

  除去日常工作的收入,梁小斌还有写作和写书法两个途径来获得收益,但两者都微乎其微。梁小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以日记的形式来写随笔,“这些年他一直在创作,在中国我很少看到梁小斌这样的一种写作方式,我个人认为这些作品有中国文学中很罕见的一种品质”,简宁说,“中国的文学总写皮肤之外的世界,以此映照内心,但梁小斌的写作是内省式的,他写出了一种强大的真实感和思维能力。”

 

  简宁曾帮梁小斌出版过随笔集《地主研究》,“书卖得不好,给他的稿费也很微薄,1万元还是2万元我记不清了。”之后随笔集《独自成俑》和《梁小斌如是说》出版,销售同样不甚乐观,“他的书属于小众,他的思想随笔不是心灵鸡汤也不是流行文学,虽然有比较固定的读者群,但这个群体不大。”刘不伟说。今年年初《翻皮球》出版,“我估计稿费也就1万5到两万的样子。”

 

  十多年前,梁小斌开始涉猎书法。“这十多年他天天苦练,一直在写,这几年他的诗歌写得少了一些,他把诗歌当中的很多东西放到书法当中去体现,把有声的变成无声的,但书法走入市场也需要过程。”梁小斌的妻子说。刘不伟说梁小斌的书法不是行业内的书法作品,很难进入市场,“一般来说你要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你的价钱才能上去,梁小斌属于名人或文人书法,这个市场很小,就是喜欢的人特别喜欢,不喜欢的人就认为一钱不值。”

 

  “我就知道有人请他写了《中国,我的钥匙丢了》,给了五万块钱”,简宁说,“这种机会对他也不是很多,他在书法方面的收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解决之道 争取解决医保问题

 

  收入的不稳定,保障的匮乏,让梁小斌的境遇引发关注。高星说当下年轻的诗人很多都有自食其力的能力,“这和过去英雄主义的时代已经不同了,那时觉得诗人应该和社会格格不入,社会应该养着诗人、瞩目诗人,这样的要求放在现在是有些过分了。”但他觉得梁小斌的情况又是特殊的,“他现在这么大岁数,很难再去自谋出路,但对他这种原先对中国文化有过影响、有过贡献的人,应该怎么做?有人说帮助了梁小斌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也觉得捐款不是长久之计,我劝他参加保险,用商业投资的方法让自己的生活常态化。”刘不伟则希望有群众艺术馆或文联这样的机构可以接纳梁小斌,“让他有社保,有医保,有退休金,这样就可以安度晚年了。”

 

  梁小斌的妻子说,安徽民政部门已经有人给他们介绍了当地的地方政策,他们会在之后争取把医保的问题解决一下。“这一两年他会以恢复身体为主,之后再重新投入创作,大家的关爱让他非常感动,也把重新创作的欲望点燃起来了。”梁小斌的妻子说。

 

  新京报记者 江楠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北风的微信
支付宝扫一扫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公益资讯
    公益画报
    公益视角
    环球地理
    公益广告

    动物保护群

    动物保护Q群:131626977
    动物保护,志愿者请加入

    动物保护(行者物语)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北风的微信
    总编微信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news@xzwyu.com在线投稿
    © 2011-2017 行者物语网(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