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内国际线路视界山岩旅游业界

搜索

戴罪的欢愉:鲸鲨旅游业中的乱象

国际人文|2018-9-12 15:05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71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打印

鲸鲨旅游业中的乱象

  菲律宾奥斯洛布(Oslob)的观鲨产业,靠的是人工给鲨鱼喂养虾子。这一饲养行为的长期影响尚不明了。

  摄影:DAVID DOUBILET, NATIONAL GEOGRAPHIC

  导语:菲律宾的鲸鲨旅游业发展势头迅猛。船夫们靠喂养虾子吸引鲸鲨,搞起了旅游业还挣了点钱,游客们与鲸鲨合影、伴游,景点周边也热闹起来,似乎是皆大欢喜。然而,如若鲸鲨习惯了被人饲养,与人亲近,是否会使自身陷入危险之中?这样的喧嚣是否应该持续下去?

  撰文:KENNEDY WARNE

  欢迎来到奥斯洛布(Oslob),这里是与鲸鲨自拍的天堂

  奥斯洛布镇位于菲律宾宿务岛南端,这里的鲸鲨是当地旅游业的一大噱头。越来越多的人想来观赏这种世界最大的鱼,并与之伴游、合影。

  奥斯洛布的观鲸鲨旅游产业自2011年起步至今,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类似产业中的龙头老大。但是,这一产业争议不断,因为鲸鲨并非天然聚集于此,这与该国的其它类似地点不尽相同。奥斯洛布的鲨鱼是人工饲养的,因此能保证它们露面,带给游客惊喜,并让游客能够近距离拍照。

  这一状况引发了许多棘手的问题,比如,人工饲养的影响、人类与鲸鲨的相互作用、此类产业的可持续性及环境保育价值等等。该产业带来的益处与潜在的风险,孰轻孰重?

  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学术讨论,毕竟全球的鲸鲨都已濒危,而且菲律宾地区的种群数量正急剧减少。1998年,鲸鲨获得了菲律宾的法律保护,此前,菲律宾每年都会杀害数百头鲸鲨,以获取鱼肉和鱼翅。

  但是,各地仍时有偷猎发生,因为消费鲸鲨的市场和需求仍未消减,其中一个主要需求地就是中国;一头鲸鲨就能赚回几万美元。它们的鱼肉、鱼鳍和鱼油可用作食物,而鱼皮则被制成了皮包。

  奥斯洛布的日出

  奥斯洛布的一天从早上六点钟开始,此时,第一批到来的游客开始听取简短的讲解:不准摸、不准骑、不准使用闪光灯,并且随时要与鲸鲨保持2米以上的距离。游客们戴上面罩、潜水镜,穿上救生衣,坐在小船边上看鲨鱼。在距离岸边约45米的“互动区”,若干小船排成一列,表演开始。饲养员驾着单人小舟,向等待的鲸鲨抛洒出解冻的虾,而许多鲸鲨都会在几分钟的喂养时间内前来。

  虽然名曰“观赏”,但其实更像“摆造型”。这一景象十分奇异:水上的一排游客坐在小船边上,背对着鲸鲨,对着手机做鬼脸,船夫们则为他们按下快门。鲸鲨,只是他们的背景。

  旅客们被告知,如若触摸鲨鱼或靠得太近,都会坐牢。但是,研究人员发现,95%的游泳者都违反了律条。多数情况下都是无意的。他们在水中就像是一场混战,接触在所难免。

鲸鲨旅游业中的乱象

  游到奥斯洛布的鲸鲨几乎都是青年雄性。其中多数都只是短暂性的访客,但有一些则成了“常住居民”。

  摄影:DAVID DOUBILET, NATIONAL GEOGRAPHIC

  一些鲨鱼懒洋洋地游着,尾巴像是被重物拖拽着似的。一些鲨鱼则几乎不动,完全直立着,张着嘴,等水漩涡把虾带到嘴里去。

  中午时分,喂养完毕。鲨鱼解散,船夫收工。表演结束,次日继续。

  谁是受益者?

  观鲨是旅游业中日渐增长的一个细分产业,其它国家的类似产业会采用诱饵或喂食来吸引动物。观鲨一般归为生态旅游,不过有时候似乎有些牵强。生态旅游最佳的状态,就是把人类吸引到野生动物生活的地方,寻求偶遇;它对生态系统的影响很小,保育价值也显而易见。但很多人认为,奥斯洛布的观鲨产业并非如此。

  这一产业带来了诸多好处。比如,奥斯洛布的鲸鲨还活着。我的同事David Doubilet正在菲律宾为《国家地理》下一个选题拍摄,他说:“奥斯洛布的情形很混乱,争议也确实存在。但是,至少鲨鱼仍然活着,而不是被砍去了鱼鳍,装进亚洲某座冷库里。”

  另外一个好处可能就是:奥斯洛布周边的渔业压力降低。当地渔民协会中约有170名渔民,如今改行喂养鲨鱼,为游客摆渡,不再需要依赖从日渐消亡的珊瑚中捕鱼为生。与此同时,附近的渔民靠着每天供应几百公斤虾给鲨鱼,也谋得了生计,当地日渐减少的渔业资源所面临的威胁也因此减少。

  这一巨无霸产业还使当地经济受益。夜晚来临,奥斯洛布的海滨灯光闪闪。灯光来自于50多家旅舍、度假村、小旅馆,当然还来自于当地的住户。一位当地居民跟我说:“鲸鲨给我们带来了光亮。”谁能想到,将几把虾子扔进游过的鲨鱼嘴里,就能给奥斯洛布带来此般繁荣?

  热情与忧虑

  Mark Rendon是一位26岁的船夫,已经在奥斯洛布工作了三年。此前,他是宿务市政府的一名雇员,离家很远。如今,他挣的钱更多,却少了舟车劳顿,花费更少,而且能与家人住在一起。

  据Rendon说,当地旅游业总收入的6成装进了渔民的腰包,3成进了市政当局,还有1成流入了当地村庄。

  受益的还不仅仅是渔民。家庭主妇们也成了小企业家。她们向游客兜售花环、纪念品、水果冰沙和小吃。

  至于鲸鲨,多数都只在此处停留几天或几周就会离去。但是,也有大约4%的鲸鲨成了“常住居民”。科学家担心,长期享用免费投喂的鲨鱼,可能会在生理上和行为上产生不良作用。

鲸鲨旅游业中的乱象

  1998年起,鲸鲨在菲律宾全国受到法律保护,但是,在菲律宾国内,以及鲸鲨广泛的分布范围内的其它地方,仍然存在着偷猎现象。

  摄影:DAVID DOUBILET, NATIONAL GEOGRAPHIC

  尽管菲律宾大型海洋脊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项目已经开始,但是,关于奥斯洛布喂养鲸鲨所产生的影响,仍有几个问题悬而未答。他们所喂养的虾,与鲸鲨天然食用的各类浮游生物相比,种类相对单一。虽然虾并非垃圾食物,但也并非天然的健康饮食。

  鲸鲨把船只与免费的食物联系在了一起,而这种联系将会导致它们在别处陷入危险。半数被研究的奥斯洛布鲸鲨身上,都有螺旋桨的伤痕。它们肯定是在别处受伤的,因为渔民们只用人工划桨的小船。有朝一日,这些鲸鲨接近捕鲨船的可能性也会更大。1998年起,鲸鲨在菲律宾全国受到法律保护,但是,在菲律宾国内,以及鲸鲨广泛的分布范围内未对其立法保护的地方,仍然存在着偷猎现象。

  戴罪的欢愉?

  当迁徙性的鲸鲨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受制于一个地方,究竟会发生什么?对它们的社交互动及运动模式会有何影响?目前尚不得而知。菲律宾经过鉴定的650头鲸鲨中,有四分之一都曾在奥斯洛布出现过。这说明,相当比例的鲸鲨种群已经暴露在了未知的生存危险之中。

  一些人可能会争论说:鲸鲨,与鲸、大熊猫、北极熊老虎大象一样,都是大自然的使者:这些魅力超群的生物感动着我们去关爱地球及其众多生灵。因此,干扰这些动物的天然生活所带来的益处,或许能抵消一些影响。

  在奥斯洛布背对着鲸鲨拍照的所有游客中,会不会有谁凝视鲸鲨的眼睛,看出其中的内在价值,到底谁的存在必须得到保护?难道这些鲸鲨只是自我陶醉的游客们的道具吗?

  最近,研究人员研究了游客对奥斯洛布鲸鲨产业的认知,结果发现,许多游客认为:为了旅游目的而喂养一个濒危物种,即便在道德上没错,在伦理上也有问题。但是,这些游客仍然乐在其中。一些研究者将这种托词称为“戴罪的欢愉”。

  我采访的渔民们担心政府会认定保育风险大于经济收益,从而禁止喂养鲨鱼。如此一来,他们的生意也会走到尽头。他们希望政府认定喂鲨鱼的收益大于风险。

  年轻的渔民Rendon的想法很简单。“我想永远都做这一行。”他说。

  那些倡议保护鲸鲨的人们的呼吁也很简单:不应该喂养野生动物。

  与此同时,虽然鲸鲨旅游对鲸鲨的影响尚且未知,这一产业仍然方兴未艾。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北风的微信
支付宝扫一扫
  • 野生动物 旅行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人文地理
    经典线路
    环球地理
    户外课堂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北风的微信
    总编微信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news@xzwyu.com在线投稿
    © 2011-2017 行者物语网(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