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一头特立独行的牛(轮回)

文 / 北风2018-8-31 14:24 参与:483 评论:0 繁体

一头特立独行的牛

□文/ 北风

题记:我们往往基于一个念头而远走他乡,殊不知在思想的大树上,终将结出千百个不同的果实,共成一个梦想。

1.逃出生天

妞妞的相亲又以失败告终,先不说她的心情,农场主付出的人力物力,足以让他们对这头母牛产生非常不友好的看法。聪明的妞妞及时捕获了这一危险信号,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能怀上孩子,老板很可能会安排那个戴白手套的家伙带来刑具。

返回牛棚的路上,妞妞无精打采,放眼望去,同龄的母牛都大大的肚子,有些带着幼崽,孩子们欢快奔跑、跳跃。妞妞并没有感受到属于一个母性的憧憬或乐趣,相反,妞妞隐隐觉得,这群可怜的母牛成了生育的工具,她仿佛没有遗忘百万年来基因中所沉淀的自由。这种思想就像一根返祖的苦黄瓜,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妞妞不同寻常的人生。

“老爹,今天吃的啥啊?”妞妞回到自己的棚里,转头朝隔壁发出声音。

“不知道。”妞妞隔壁住的是一头黄牛,老态龙钟。老爹的出现是一件颇意外的事情,像他这种年纪,妞妞想象不出继续存在的价值。当然了,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存在,不过老板不会这么认为。老板会把不繁殖的牛统统带走。

老爹是一头耕牛,不像妞妞,浑身的肌肉组织在岁月的磨砺下显得格外壮实,尤其脖子上那块,长久的农耕生活,赋予老爹一种伟岸的气场,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尊重。

要是在以往,老爹一定会告诉身边这位姑娘,今天吃的是高羊茅,或黑麦草,又或者是麦秸秆拌麸子。悄悄的说,老爹尤其喜欢麦秸秆拌麸子,不过今天的食物他叫不出名字。妞妞也叫不出名字。口味怪怪的,吃完感觉每根汗毛滋滋抖动,浑身有劲儿。

这是一种新型合成饲料,是现代工业的最新成果。不过妞妞和老爹并不懂,也不需要懂。

“孩子,现在可不比以往了。”老爹年近八十,他一边咀嚼食物一边说。这样的年龄已经很少再有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了,只是老爹觉得,身边这头姑娘天赋迥异,他曾偷偷用八十年的光阴编成一张网,试图搜罗出妞妞的不同寻常,最终一无所获。老爹很奇怪,但这种奇怪很快就又趋于平静,毕竟,他不能解释的东西太多,像这寻常的三餐,他已经叫不出名字了。

农场极具秩序的生活以及它庞大的运作程序,消磨了老爹的好奇心,同时也磨灭了其他更多牛的意志。他们懂得农场主赋予的优胜劣汰,他们见过太多不被认可的杀戮。每个人都知道,深夜远处传来的哀嚎,那是一场精心策划,时时提醒着这群温顺的母牛,不能怀孕,就不能产奶,不能产奶的,就会被转移到两百米外的暗室里。那个暗室的名字叫:肉品生产中心。

妞妞根本没有听见老爹那喃喃自语的声音,她觉得肚子隐隐作痛,像千百个虫子在噬咬。妞妞无心理会,她在构思一个计划,一个逃生的计划。

她知道,这个农场还有一种生物,猪,而猪的家就在隔壁,在那猪圈北边有一棵槐树桩,可以推倒它,当成攻城锤突破铁丝网。因为从来没有动物试着逃脱,那围墙弱不禁风,不堪一击。况且看门的家伙最爱偷懒,夜里十二点以后,都在睡觉。即便被那瘦小子发现了,又奈我何?且看老娘弹他个十八滚。

晚上第二餐过后(因为食物充足且易于消化,牛们已经不再反刍了),九点三十五分,灯熄了。妞妞心砰砰跳动,她抬头望了一眼老爹,老爹安静地躺在那,想必已经睡着了。

明月朗朗透过屋顶斜照地面,微风抚过,妞妞闭着眼睛——她强掩内心的激动,一场自由的革命,将由她展开。

2.一场邂逅

我们需要明白,这世界速度最快的不是猎豹,因为猎豹只能局限在塞伦盖蒂平原;也不是尖尾雨燕,它也仅仅活动在北方天空。始于两千多年前的赛马也出现了错误,在这种种竞技中,还有一种速度未被我们发觉——一个被释放的理想。

妞妞驰骋在山野、平原,风在耳旁疾驰,广袤大地和无限天空都难以捕捉她迅捷的身影。

森林远去,溪水像风中之沙消失无踪,她惊奇于自己的改变,天空、大地、海洋都在她焕发的气概里相形失色。妞妞不知道奔跑了多少公里,尤为痛快,且不觉累。太阳就要西下的时候,妞妞来到了一个小镇。此时,妞妞觉得口干舌燥。

天色渐暗,风油然吹起来,裹挟沙子打在脸上。街道昏黄的路灯点亮,三两人群很快消失在两旁的建筑里。妞妞突然惧怕起来,两腿变得异常沉重,暗夜像一个深渊,从四面八方袭来。她缓缓向一家餐馆走去。

走进餐馆,妞妞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店员给她端来了热水。

妞妞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她不知道自己该对站在身边的店员说些什么,有一股热气堵在喉咙,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焦急地看着店员,眼睛里竟然浸满了泪水。店员一惊,随后冲妞妞善意一笑,便转身走开了。

“今夜沙尘暴将以前所未有的势力袭来,请尽可能待在家中,以免遭受伤害……”

“沙尘暴影响面积极大,持续很长,请尽可能备足食物和水……”

 “地宇农场正处于这场沙尘暴的中心,不过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饲养的动物丝毫不会受到影响……”

妞妞全身一颤,她胆怯地盯着电视屏。牛群被挤压在密不透风的建筑里,肉品生产线上充斥暴力与血腥;奶牛被捆绑在铁栏中,乳头连接着机器不停地抽奶。大批饲料通过传送带运往农场,自动驾驶卡车卸下饲料,再从生产中心装满食品,朝远处的城市奔去。

“我们的动物被保护的很好,在这场风暴里,您可放心享受我们持续不断的食物供给。”电视中,一个衣着整洁的男人微笑着,温和地说:“

在亚马逊地区,我们已经征收了90%的砍伐土地,以用来牧牛或种植饲料;在全球,我们已经实现了70%的农地、30%无冰地表面积用于畜牧业;谷物产出40%给牲畜食用,全球富含蛋白质的大豆有85%用来喂养牛只和其他动物。农业用水占总用水量的70%,我们保证其中大部分用在生产肉类……”

妞妞觉得一阵眩晕,她没有动桌子上的水杯,而是转头望向窗外。偌大而厚实的玻璃把妞妞与黑夜分割开来,风沙漩涡一般在玻璃窗上扭动,沙子在强压力下相互拥挤、分散,像要逃离漆黑的夜与风的蹂躏。

“嗨,你怎么不吃东西啊!”

妞妞一转头,发现一个男孩儿站在自己身旁。那男孩儿大约十二岁,头发整洁,面庞清秀,脖子上围着条纹围巾,戴着一双咖色棉布手套。他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妞妞觉得内心一暖,微微动了动嘴唇,像是要说什么。但她没有说话。

“你是一个人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呀。”男孩儿继续说,见妞妞只是望着自己,就顺势坐在了对面的位子上。

屋子里的吧台前聚集着三五人,他们三两各自说话,不时拿手里的酒杯相互碰触,然后高声笑着。一旁的餐桌旁还坐着几个正在进食的人,还有两个孩子在旁边嬉戏玩耍。餐厅的背景音响里播放着贝多芬的《第一交响曲》第二乐章。屋子笼罩在一个轻柔的旋律中。

“你是不是不想呆在这啊?”小男孩儿继续问,伸出脑袋,把脸朝妞妞靠近了些。

妞妞点点头。

“那好,跟我来,我知道一个地方,你一定喜欢。”

小男孩儿迅速站起身,脱下右手手套,伸手拉着妞妞的手。妞妞觉得这个男孩儿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她站起身,跟着他。

小男孩儿拉着妞妞,穿过餐厅内侧的走廊,朝后院的厅房走去。

3.轮回

橘色灯光把走廊照亮,妞妞被那男孩儿拉着,穿过走廊,推开一扇紫檀木门,进入一个偌大的厅房中。

“妈妈,我们来客人啦。”小男孩儿松开妞妞的手,一进门就高声嚷着。

房子中央放着一组实木沙发,地上铺着短绒地毯,中央一组吊灯发出明亮但不刺眼的光,把屋子照亮。

一个中年妇女从沙发上站起来,不长的头发盘在头顶,显得温和、知性。

“快进来啊,来,请坐!”那小男孩儿的妈妈轻轻拉着妞妞的手。妞妞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小男孩儿坐在妞妞内侧的沙发上。

“这是我妈妈。”小男孩儿看着妞妞,轻轻说。“不用怕,她对人很好的。”看妞妞紧张,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呀?”小男孩儿妈妈温和地看着妞妞,用一种难以抵抗,又充满爱意的声音说。

妞妞看了看她,说:“我叫妞妞。”言罢,妞妞看着那小男孩儿,说:“你呢,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儿正侧身看着妞妞,忙说:“我叫小明,明天的明。”

小明开心地看着妞妞。

“好吧,那我就叫你明明吧。”妞妞说。

“嗯。好呀。”

此时,小明妈妈起身,安排侧边站着的一个人什么。并说:“妞妞,你和明明在这玩儿吧,就像家一样。”她满眼暖意地看着妞妞,“一会儿食物就准备好了,你们就在这吃吧。”

“嗯,妈妈你不用管了,你去忙吧。”小明大声说。

“好的,谢谢阿姨。”妞妞站起身说。

言罢,小明妈妈就出去了。此时,屋里就剩小明和妞妞两个人。

小明站起身,一屁股坐在刚才妈妈做的位置上。此时,他俨然成了房子的主人。妞妞也因小明妈妈的退出,略显自在起来。

“妞妞,你相信轮回吗?”小明一本正经。

“不相信!”妞妞靠在沙发上,淡淡说。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给我解释一下吧。”小明嘿嘿笑着。

“啥问题呀?”妞妞一脸疑惑。

“你说,为什么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眼熟呢?”小明竟然坏坏地笑着。

妞妞白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妞妞,快告诉我吧。”

妞妞看着小明,一脸不屑。说“这叫眼缘,不叫轮回,好吧。”

“那,眼缘是啥?”小明说。

“眼缘,就是,就是看着不讨厌。”妞妞想了想。

“为啥会看着不讨厌呢。我们又没见过面。你说奇怪不?”

“嗯,眼缘大概源于基因吧。”

“很可能是,基因里藏着一个东西,让我们有眼缘。”小明如获至宝。“可是,基因里藏的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开始藏的?”他又说。

妞妞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儿,突然对他有种好感。这种好感从胸口油然而生,填满了她全身。妞妞猝不及防。

“大概很久很久以前吧。”妞妞轻声说。

“我知道了!很久以前,就是前生!”小明兴奋地嚷着。声音充满整个屋子。

此时,大门慢慢打开,两个佣人端着食物走来。小明和妞妞都不说话。

他们走到屋子中央,在桌子一角一按,原来的茶几上竟然出现高矮适度的餐桌。佣人把餐具摆上,食物放好,就下去了。

屋里重又回到小明和妞妞两个人。

“妞妞,快吃饭吧!你一定饿了!”小明说。

妞妞顿觉强大的饿意袭来,有种咀嚼食物的冲动。可又不太想吃东西。这种矛盾的心态左右着她。不过听到明明的话后,她还是拿起来叉子,右手拿起刀。

小明也拿起刀叉,切了一块牛排,填进嘴里。

“不但我们自己有着前生,每个人都有前生。”明明吞下一口食物,大声说,仿佛如获至宝。

“当然。”妞妞说。

“不是。我是说,如果基因里有个东西,是前生,或者前前前生留下的东西,那么一定不是我们人才有的。所有东西都有。”小明说:“所有动物都有前生!”

小明睁大眼睛,看着妞妞,仿佛在等妞妞的确认。如同发现了一块远古化石,他却不能确认究竟是石头的纹络,还是生命延传的奇迹。

妞妞一惊,她看着明明。她不能否认,眼前这个男孩儿说的是对的。妞妞把刀放在牛排上,轻轻切下来一块,用叉子叉着。

她静静的,好像若有所思。

“你想呀,前生我们又不会只遇见一个人,我们肯定像这辈子一样,会遇见很多东西。太阳,风,绵羊,小草,各种各样的人啊。他们都在我们的基因里。

一定是这样!这就是我们的前生。而我上辈子,一定见你比较多啦。所以才有眼缘,看你眼熟。”小明又切了一块牛排,塞进嘴里。脸上流露出满足的笑容。

妞妞看着他,感受到了他的聪慧。是的,他解开了一个迷。眼前这个男孩儿,妞妞开始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待。

眼缘,来自前生。好感,源于基因。

我们也解开了恐惧和死亡。解开了新生的意义。因为我们的每一次见证与付出,期望与拥有,都来自于基因在千万年中不停的呼唤和持续的沉淀。

妞妞面带笑容,轻轻把牛排放进嘴里。

2018.8.31 拉萨

『特立独行系列』:

一只特立独行的鸭

一只特立独行的鸡

一只特立独行的狗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一只特立独行的蜗牛(迂回)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