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动物

资讯 保护 摄影 纪录 濒危 名词 组织

我们为什么要复活已灭绝物种?拯救濒危物种保护地球

2018-3-8 10:28

来源:新浪网|619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ico

研究人员重建了700多年前一种灭绝鸟类的基因组,但是这项最新研究引发一个争议:为什么要复活灭绝的物种呢?

ico

我们为什么要复活已灭绝物种?拯救濒危物种保护地球

为什么要复活灭绝的物种呢?

  北京时间3月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目前,研究人员重建了700多年前一种灭绝鸟类的基因组,但是这项最新研究引发一个争议:为什么要复活灭绝的物种呢?

  近期,美国哈佛大学科学家宣称,他们现已组装小型灌木恐鸟接近完整的基因组。你可能从未在自家后园发现它们。当然,人们目前是不会发生它们的踪迹,毕竟这种不会飞行的鸟类已灭绝大约700年时间。

  但是如果科学家能够如愿以偿,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组装恐鸟的完整基因组,以及其它早已消失的物种,例如:猛犸、旅鸽,甚至是我们的近亲尼安德特人,将这些物种复活是第一步骤。或者至少达到科学家最低期望值。

  他们告诉媒体记者称,研究人员通过从博物馆恐鸟大脚趾样本中提取基因物质,首次获得恐鸟DNA数据信息。使用现代技术复活已灭绝的物种被简单地称为“灭绝动物复活(de-extinction)”,尽管这一过程并非人们所说的那么简单。

  这就像是完成一份拼图游戏一样,拼图组件有9亿多个。并且仍然缺少一些“组件”,同时,拼图盒子上并没有示意图,但是你有一个类似于参考物的拼图。

  所有物种DNA的关键成分是核苷酸:腺嘌呤、胞嘧啶、鸟嘌呤和胸腺嘧啶,分别被标注为:字母A、C、G和T。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小组使用恐鸟9亿多个核苷酸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基因组(他们并未说明需要多少个核苷酸才能完成一个完整的基因组)。使用现代近亲鸸鹋的基因组可填补这一空白,研究人员能够拼凑恐鸟大约85%的基因——达到其它灭绝物种基因组的同等水平。

  一旦科学家组织这些基因组,下一步就是决定如何最好地复活该物种。研究人员可以选择“反育种(backbreeding)”,即他们选择一个密切相关的物种,并选择性地进行繁殖,直至它们生育类似灭绝物种的生物。如果该物种灭绝时间并不长,研究人员可能从最后灭绝物种中提取样本,克隆也可能是一个可行的选择。第三种选择是使用基因工程,这是一种相对较新的方法,通过精确组合一支灭绝物种的基因数据,研究人员可以将它们注射在一个活体卵细胞之中,这是从基因角度试图复活灭绝物种的方法。

  因此将灭绝物种复活是可行的,如果不可能实现,或者自然资源较密集,就存在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恢复这些灭绝物种呢?如果我们从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中学到点什么,那就是:“我们能做,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去做。”

  以下是为什么我们要复活灭绝物种的三个理由:

  提高人类科学技术

  每当科学家对灭绝物种的基因信息进行解释时,他们就会做得很好。是的,人类研究员技术改进提高,帮助他们分析数据的计算机算法也会升级。基于每次尝试,研究人员能够掌握到更多的测试进程,并且能够训练该技术更精确、更有效地执行任务。同时,基因研究人员目前正在重建的基因组,可能对收集其它物种的DNA十分有用。逐渐地,他们将为地球上几乎所有物种组装一个“基因名片盒”。

  近代也存在许多关于“复活生物学”的科学论证,这些论证对于从人类视线中消失的灭绝动物如何复活关注度较低,而是更多地关注避免濒危物种灭绝。

  拯救濒危灭绝物种

  由于人类占用了更多的空间和自然资源,人类破坏了自然栖息地,并更近一步地威胁着濒危物种的生存。许多物种最终走向灭绝,将生物多样性指数降至“安全”临界点之下,通常“安全”临界点是指全球范围内生态系统可再生,维持人类生活。生态系统中生物多样性越少,物种灭绝的可能性越大。

  我们将感受到生物多样性损失的影响,尤其是植物方面,我们所服用的药物是由植物制造或者植物提取物制成的,我们制造衣物所用的纺织品和布料,以及人们吃的食物,都来自于植物。植物依赖于动物和昆虫在其生长环境的授粉,才能繁殖,作为回报,这些小动物依赖于农作物的营养,并寄居在农作物上生活。如果这些授粉者灭绝消失,植物和我们这样依赖植物生活的物种,也会逐渐走向灭绝。

  一些物种被称为“基石物种(keystone species)”,在维持生物多样性方面比其它物种更加重要。例如:旅鸽(一种相对近期灭绝的物种,因此是复活的理想候选者),它们对北美洲许多森林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当旅鸽灭绝消失,森林失去了调节周期的主要驱动者,并且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因此,复活已灭绝的基石物种可以帮助我们保护生物多样性,甚至可以保护整个生态系统。

  能够保护地球

  将现已灭绝的物种复活,从长远角度来看可能有利于维持地球生态系统。至少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生物学家贝丝·夏皮罗(Beth Shapiro)是这样认为的。

  据悉,夏皮罗曾参与几项物种复活项目(其中包括恐鸟复活计划),2015年《史密森尼杂志》的一次采访中,夏皮罗表示,她认为土地保护的努力并不足以保护地球。由于人类干预性活动,世界上许多生物多样性已逐渐消失:要么直接通过砍伐森林的方式,要么通过我们拒绝接受气候变化的现实。

  如果我们想知道一次重大气候变迁之后世界生态系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不需要比以往灭绝事件更深入地研究。例如:曾使西伯利亚草原变得肥沃的猛犸,当它们灭绝之后,整个地区变得冰冷和贫瘠。

  夏皮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灭绝物种复活计划可能不是现今我们所面对生物多样性危机的答案,但是以‘灭绝物种’命名的科学技术可能成为积极保护机制中一种新的强大工具。为什么不对一些物种提供基因组方面的援助呢?这样会帮助它们在自然环境中幸存下来,避免由于自然进化进程过快导致灭绝消失。”

  对于在地球上生存数千年的人类,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导致形成历史更早于人类的一些物种灭绝消失,将它们复活似乎是我们最起码应该做的事情。

  • 濒危物种 克隆 生物多样性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北风的微信
    支付宝扫一扫
    分享到:
    公益画报

    动物保护群

    动物保护Q群:131626977
    动物保护,志愿者请加入

    动物保护(行者物语)

    野生纪录

    野生纪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加入我们 | 网站基金 | 留言板
    行者物语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06603号-1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