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天鸦(一个开始)

文 / 北风2017-11-24 11:23 参与:725 评论:0 繁体

天鸦(第一章:一个开始)

《神奈川冲浪里》

□文/北风

作品梗概:

《天鸦》,短片小说,阐述荒野的故事。荒野,没有人走、或少有人走的地方。凡少有人走的地方,都有其不为人知的洪荒成分,由此,恐怖元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个荒野。本故事是阐述从一个荒野,到另一个荒野;从外在,到内心的故事。

第一章:一个开始

暗黑狂暴的大洋中,一叶孤舟破千浪。呐喊、呼叫、振作、溃败,像海水袭来,又如那海水逝去,力量是原子的延伸,而终生一切的事物,再被另一拨浪潮消灭、替代和改革……

何杰把眼睛从白墙上挂着的《神奈川冲浪里》拔出来,转头看着眼前的老板。这并不是他的老板,也说不准是他的老板。何杰来面试,他们老板就来了。说:

“我们看了你的资历,觉得你适合我们公司的这个职位。这个职位在本市的竞争很大,我们也刷下去了很多人,希望你能珍惜这个机会。”老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娇小身子略显纤弱,脸上微微纹络,把她这个年龄在商场中所积淀的智慧暴露给何杰。

何杰并没有动,望着他未来的老板。一刹那,他突然觉得,对面女人像一波巨浪翻云覆雨,毫不留情地袭来。但又感觉到她的渺小和无力。

“对不起,我可能无法胜任咱们这个工作。十分感谢您,再见!”何杰起身,拎起手提包,向老板微微一笑,推开玻璃门,径自离去。

何杰觉得右脚趾有点痛,可能大拇指的指甲又嵌入肉中了,他没有停留,只觉得生活中缺少了应有的历险。在拥挤的公车上,他伸手接过从后面递过来的一块钱零钱,转身塞入收费箱里。那递过来零钱的是一个女孩子,冲何杰一笑,何杰也回她一笑。这是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南方空气炎热,何杰觉得空气中充满汗味,或者工厂、汽车、有机玻璃的味道,右脚指的疼痛向他催眠,像一个拿着手术刀的医生冲你坏笑。

“他妈的!”

一年前,何杰穿越两千公里,独自探索了东亚最大的萨鲁卡沙漠,业界给予他很高的评价。何杰有些迷茫,除此之外的探险生涯,自己或应有一份稳定的职业与安稳的家庭。这种想法毅然让他拒绝了众多业界品牌邀请,重新把视角放到传统职场中,他的想法别人理解不了,除了赵曦。

赵曦知道,何杰虽然强大到独自穿越沙漠,但他会在地铁站迷路,面对ABCDE通道,何杰总思考不起来回家的正确出口;何杰面对复杂事态能游刃有余,理性的蔑视一切,但他在动物园,会像一个孩子一样冲动物微笑,和它们说话,会被猴子、鸵鸟、山羊抓伤或者咬伤;这小子有着高大俊朗的外表,却总对女人显出冷漠,而这点,赵曦闲暇时偷着乐,因为何杰十分喜欢她。赵曦不是那种非常漂亮的女孩儿,甚至有些难看,何杰却把她视为尤物,宠着,惯着。这点赵曦不太明白,她的解释是,何杰是个怪兽,但她喜欢这头怪兽,因为在怪兽的世界里,人的价值观念,又占几许?甚至这头怪兽曾亲口说:赵曦,看那天空,你不觉得这世界过于完美,人们也总在追寻完美,万事万物在这个规则下一成不变。他望着她微笑,赵曦,我觉得只有残缺,才是最大的美好。只有不完整,才更懂得这世界的失落。赵曦看着他,一度泪水盈眶。

何杰推开门,把钥匙和手提包放在桌上,拿起杯子,倒了半杯雪碧。他端着杯子,透过四十二层的落地玻璃窗望着街道、人群、河流。是的,城市,自产自销,不断强大充盈自我,像一头贪食兽,在每一天的吃喝拉撒中寻觅强大。人群充当饲养员及食物,一个人的索取仅此而已?为满足一个人的生活所需物质少之可怜,被这巨大贪食机器彻底压榨,怀抱着女人、孩子而生存堪忧。何杰皱起眉头,那上空飘荡的理想,与二十公里外钢厂烟囱的浓烟混淆、交合,化为一片雾气,过滤着阳光,滋养万物。玻璃窗上出现斜斜的白色痕迹,晶莹剔透。天开始下雨,这时,门铃响起,何杰迅速放下杯子朝门口走去,打开门,赵曦回来了,带着一脸的微笑。

“今天面试咋样?”赵曦放下背包,一脸兴奋,像勘探工人携金而归,又像一个小学生完成作业后而心花怒放。

“嗯,面试很好。”何杰说,嘴角微微露着笑。“不过我重新作了一个决定。”

“哦,什么决定?”

“还是先放下那份工作,我决定再进行一次探险。”何杰说。

赵曦微微一惊,她看着何杰。何杰看得出,他让她不开心了。

“一定要去吗?”赵曦有些失落,像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

“曦曦,我正要和你商量,不过基本确定了。”何杰望着她。

赵曦从何杰脸上再次看到久违的坚定,还有一种表情,赵曦想着,宽慰,和爱。赵曦很久没有在何杰脸上看到这种表情,那里充满了理解、包容、倾尽一生的爱意,仿佛在说:我明白这样不好,我能够体会你的感受,但请让我再一次付出,以追寻生命的出口。在何杰的宇宙里,赵曦只能占有50%的位置,而另一半,是他对未知的追求。这两个半圆相互映衬,赵曦是他一切美好的具象,而另一个迈向无限的探索,又以赵曦为路。就好像,赵曦是他探索世界的一个入口,一扇大门——他在用另一种方式升华着对她的爱。两者融入他的生命,别具一格——像暗夜的烛火,引来飞虫,又如一柄利剑,刺穿规则,逆时而动。

“好吧,回头让我们详细制定一个计划。看这——”赵曦不知何时拿出一样东西,举着手,重又回到孩子气。橘色灯光微微映在她脸上,娇媚动人。

“佛雕!”何杰从赵曦手中取过来,其晶莹剔透,洁白无瑕,光线穿越它,像是一个水母一样,在荧光中蠕动。并不是一件佛雕。圆圆的,被一根细丝线穿绑着。

“这是?”何杰有些惊讶。

“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不,那个古老的传说。”赵曦一脸狡黠。

许多年前,有个探险者在荒漠中发现了一座古城,那里的居民在等一个人来破解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诅咒。

很久之前的时候,居民曾违背誓言,辜负了为拯救他们而陷入绝境的神女。神女落下眼泪,誓言其居民永生不死,必受无爱之罪。她的泪化为风,风入泥。相传,解除诅咒,唯有重新寻获神女曾经流下的泪水。这个古老的国度被诅咒后,他们的孩子自一出生便陷入背叛,仇恨剥离种族,以不死之身化为大地鬼魅。相传,他们每天只有一个时辰能寻获自我,感受人间之爱。

探险者在最炎热的沙漠里发现了神之泪,据说它与探险者之间有个秘密,探险者没有遵守。而那片沙漠,也成了他永远走不出去的禁锢……

“这——”何杰看着手中银光熠熠琥珀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他不解。

“这就是她的眼泪!”赵曦看着她,郑重地说。

何杰一愣,“哈哈哈!天呐,没想到你还真能扯,什么时候鬼故事讲的这么好啊。”何杰哈哈大笑,他洪亮的声音充满屋子。

“哈哈哈——”赵曦也笑得前仰后合,“真没想到把我们的大探险家也给唬着啦。”赵曦嬉皮笑脸,把何杰逗乐。何杰一把把赵曦抱在怀里,压在沙发上,“你个小调皮,尽学了些歪门邪道的——”

夜色已然降临,城市万家灯火,引力挟裹暗黑成为东半球的统治者。赵曦说来无意,却在何杰心里激起千层波,他对那个琥珀充满了兴趣,急于一探究竟。但在此刻,他更感兴趣的还是怀里的赵曦,因为,他如此爱她。

2017.11.24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