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内国际线路视界山岩旅游业界

搜索

在探险家眼里,狗是全力以赴的忠诚旅伴

旅行文化|2017-7-27 07:30

来源:一财网|2237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打印

在探险家眼里,狗是全力以赴的忠诚旅伴

  《我在亚洲的狗》

  [瑞典]斯文·赫定著

  贵州人民出版社2017年4月版

  “狗是人类的朋友,猫是人类的主人”,这个认识该没什么疑义。养狗是为了寻找伴侣,找一个生命相依,养猫的人则大多放猫在一边不管不顾,拿猫当作个人清高、自我的性情的一种外在投射。很少有猫能遛的,“遛”的动作与它的精明、疏离的气质不符,一旦被牵出去百般不适,狗却是无遛不欢,觉得跟主人在一起是莫大的美好。两种宠物满足了人的两种需求:他恋与自恋。

  作家需要安静独处的空间,所以嗜好养猫的人很多,养狗的属于例外,比如美国小说家约翰·斯坦贝克,生就一副粗人的样貌,脾气暴躁爱喝酒,他带了自己的宠物狗环游美国,写下了一部非常出色的游记。相反的,那些以行动为职业特点的人则很容易爱上狗。体育健将,演员,还有那些每天热热闹闹一大家子人的家庭,狗常常是他们生活中必需的一分子。至于远途探险家,尤其是像斯文·赫定这样活跃在一百多年前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与狗的感情,一般养狗者恐还不太好想象。

  《我在亚洲的狗》是斯文·赫定的最后一本、可能也是最少被人提到的书。赫定先生四次内亚之旅,航行塔里木河,穿越罗布泊,乔装潜入拉萨,访问晚清帝国的北京,在这些业绩和他留下的专业著作、自传和科学成果之侧,这本小书显得那么无足轻重。狗作为旅伴的美好一面,并不容易通过文字传达,所有表达出来的都带有人的偏爱,而所有被他宠爱的狗,都和其他探险队里的人畜一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幸存。

在探险家眼里,狗是全力以赴的忠诚旅伴

  斯文·赫定与他的三只狗

  《尤尔达仕和他悲惨的命运》是书中最为感人的一篇。这条名叫“尤尔达仕”的狗,在1895年陪伴主人共度一场和阗之旅。探险中最艰苦的事情都经历到了:丢弃辎重,掘井,杀畜饮血,移动的沙丘困住了探险队,骆驼都拒绝前进。在绝望的时候:“我那聪明的小狗来到我跟前急叫,发出呜咽声,开始挖沙,像是在鼓励我掘井。它的眼神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不明白它有多么口渴,作为对它忠诚的回报,最起码给它一杯水喝。”要是个孩子,赫定先生想必雷霆大发;狗倒是能带来一点安慰。

  因为人不会向狗要求同理心,狗的天真是理所当然,若能有半分的理解,更能给人以意外的感动。养狗的好处,就像帕斯卡尔先生打的那个上帝之赌——不管上帝存在还是不存在,信上帝总是稳赚不赔的。探险队里,赫定的四个随从饿死了三个,而小狗尤尔达仕却以“君子不立危崖之下”的智慧活了下来,这更让赫定心爱不已,仿佛那狗是他自己的化身。

  “说到生死存亡,我想狗的天性使它全力以赴,”他写道,这段议论可以载入“爱狗箴言集”里,“利用有限的大脑和直觉,尤其是视觉去分析复杂的问题。它或许想,倒下的伙计意味着什么呢?要离开他们,再回来救他们吗?除了挖井之外,水桶和铁锹还有什么意义?尤尔达仕无数次用前爪去挖土试着找到水,除此之外,它还能想到什么呢?”

  也许赫定是用这种离题的观察来驱散愁绪。困境中的成人,很少会想象自己回到孩子的境地,因为孩子的弱小会让他们成为困境最初的受害者,但成人却会想象自己变成一条狗,只因它不只拥有孩子的好奇心和对死亡的无知无识,还有“全力以赴”的能力。

  但有时候,赫定是完全拿狗当孩子来看,十分“护犊子”。例如,1899年秋天,赫定出发去塔里木河,在一条渡轮上度过了整整三个月,船上有两条还不到半岁的小狗做伴,一条叫杜弗莱特,另一条叫尤尔达仕,有一次路过河边的农舍,主人从没见过渡船,站在河边目瞪口呆,他的小狗则跑到河岸上“宣泄不满”,引得杜弗莱特和尤尔达仕也以狂吠回应。这种经验,是个养狗的人都会有,虽然狗叫“令人头疼”,但狗主人总会护着自己的狗,觉得它们的叫声更好听一些。

  你发现了,这里又有一个“尤尔达仕”。“尤尔达仕”是此书中好几条狗的名字,维吾尔语里意指“旅伴”。1896年春天,在从和阗到库陇勒的途中,赫定收留了一条小狗,又给它取名“尤尔达仕”,他说,这是他“多年亚洲探险旅行中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伙伴”,地位不仅在人类之上,也在这次旅途中所带的另两条狗之上。之后的一年多,“尤尔达仕”陪伴赫定左右,从未离开,最终也是因为无法带它回瑞典,赫定才恋恋不舍地将它寄放到了一位担任天文台台长的老友的家里。

  之所以被赫定情有独钟,是因为尤尔达仕身为后来者,挺身担任了赫定的保镖——每天晚上甚至不让另两条狗靠近赫定的帐篷。狗真的是简单的动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而人呢,对于狗过度的护主行为从来就是享受其中的。“它们把所有的野生动物看作敌人,恨不得扑上去把它们撕成碎片”,赫定淡然地写道,有时深更半夜,“它们甚至对着自家的牲畜都大声咆哮”。无疑,尤尔达仕总是在与另两条狗的竞争中胜出,它最积极,反应最快,咆哮起来也最凶悍。

  观看这种竞争,让赫定获得无限的乐趣。咆哮跟咆哮不一样,发怒跟发怒也是形态不同,尤尔达仕发怒的样子,在他眼里是“可爱”的,而它凭借一己之力吓走一群野驴——野驴本身并无攻击性——还觉得在主人面前露了脸的心态,也从来没有让赫定看腻过。这条狗的命运,无疑比1895年的那条要好得多,这一趟探险也相对顺利,让赫定有了一份娱乐的心思。

  而最初的那一条“尤尔达仕”,被留在了黎明前的黑夜里。赫定继续前进,让它留在了走不动的副手和骆驼身边——相当于把它当作累赘丢弃了。小狗接受了这样的安排。让赫定懊悔的是,再坚持行走一夜,它就将和他一样绝处逢生。在剩下的篇幅里,赫定一直在抒发自己的想念:“如果它在几公里宽的平整的河床上再坚持与我一同爬行,蹒跚行走的话,那它将会目睹我生命中最完美的瞬间。”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北风的微信
支付宝扫一扫
  • 探险家 野生动物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人文地理
    经典线路
    环球地理
    户外课堂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北风的微信
    总编微信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news@xzwyu.com在线投稿
    © 2011-2017 行者物语网(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