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城中拓荒》(第六章)

2017-5-3 21:05 参与:463 评论:0 繁体

城中拓荒

□作者/北风

G市南三公里的珠江面上,横跨一座大桥,这座大桥的地域管辖一半属G市,一半是F市,同一座大桥的柏油路面两边截然不同。靠近G市这边是崭新的划线柏油路,而另一边年久失修,路面坑坑洼洼。这是一个三不管地带,由此向内延伸三公里的街道是个典型的红灯区,每至夜幕降临,这条街上便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小妹。赵子强一度认为这是一种气魄的场面——小妹在街道一边列队一字排开,长度达数百米,不时的有人钻进姗姗而来的私家车。而这条街的对面,是F市的重点高级中学——石门中学。这个学校的学生非富即贵,每当周末,接自家孩子的父母便从四面八方赶来,汽车在这条街道上簇拥着,道路被封闭;也只有这个时候,那些做生意的小妹才稍稍收敛。但这个学校让她们不快,拿小红的一句话说,这真他妈的扰乱经济发展!其实事无绝对,像这种贵族学校的教师由于待遇颇丰,大部分在周围的小区租房,这无形拓展了这些姐妹花的生意圈。

这条街叫洪威路,石门中学这个青翠学苑之外,是大兴土木的房地产行业,四面八方,层层包围。洪威路与黄海路交叉口是洪湖酒店,房产开发商、包工头、香港投资客、职业经理人都是它的常客,甚至当某一个地产项目邀请香港知名红星走排场时,也是安排在这儿。洪湖酒店在当地经济跃进中占据‘十里洋场’。

这种现象直到21世纪10年代末,随着周边基础建设渐趋饱和,百姓在三百六十行里就职寻业,地方经济步入正轨后,政府彻底收紧情色交易。当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小姑娘们为当地民生、福利做满贡献时,被彻底驱逐,部分拘留,有一些则逃亡东莞、深圳。那个名震一时的洪湖酒店也宣告关门歇业。

江面泛起两岸灯火,宵夜夜市霸占了北村口岸东1.5公里的滨江路。七月之夜,人如流火,炎热的天气驱使人们来到江边这个熙熙攘攘之地。这是一个鱼目混杂的地方,是地北天南的哨所,是毒品、性、金钱交易的孵化池。

赵子强站在码头凝视着江心。这里是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旁边几条破渔船遮掩了夜市的大半喧哗。他上身穿着白衬衣,虽然这里不时的有江心之风吹来,衬衣上还是可见略略汗迹。

赵子强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随手点燃了。江是附庸趋势的,两岸点缀什么,它就在自家的影子里回馈什么,一概接纳,不顾不问。冷漠不过于此。但当你稍稍走近,江水浩荡,透过斑驳色彩,在最深的淤泥之间,江水又在叙述一个横贯亘古的事情。它大概见惯了杀戮,世世代代之后,留给世人的,也便是这淡淡无奇的敷衍了。赵子强定睛看着这股黝黑的江水,深处,深处,突然泛起一张大嘴,那嘴凝视着他,如鲨鱼撕裂海豹之后的獠牙与血腥迎面冲来。赵子强一惊,随即听到:

“喂——过来个人啊,这里发现一具尸体啦。”

夜市一阵熙攘,赵子强冲上码头台阶,向夜市走去。

赵子强远远看到十几个人围成个圈,他扒开人群,见一个女性打扮的人横躺在草地上,同时一个人正蹲下身子检查着。地上的草一片湿漉,两个农夫站在旁边。

赵子强走进,发现那正施救的人竟然是苏琪。

苏琪右手托起死者的脑袋,左手撑起后颈,检查口中有无异物。

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衣衫整洁,看起来像是刚刚落水。

苏琪附身给她做人工呼吸,随即实施心肺复苏。赵子强呆呆看着,终于,他也蹲下身子,扶着苏琪的肩膀,说:

“人已经死了。”

苏琪长发散落,微微汗水浮现在额头。她还在坚持心肺复苏。

十分钟后,那个不幸的女孩始终未能在苏琪极力的挽救中醒来,此时救护车来了,人们帮着护士七手八脚把她抬上车子。救护车的警报划开人群,向两公里外的人民医院奔去。

人群散去。夜市如初。

苏琪一脸失落地看着赵子强,两个眼睛湿湿的。赵子强走过去把苏琪搂在怀里,

“琪琪,人已经去了。这事不由得咱。”赵子强故意加重语气,这样他觉得更能让苏琪平静下来。

苏琪微微拭了眼睛,说,“这女孩我们昨天晚上见过她,你不记得了?”

苏琪这么一说,赵子强恍然,他想起昨天晚上和苏琪在江边散步时见到一个落魄的女孩子在向路人乞讨,赵子强掏出十块钱给她了,她用湖南话连连道谢。赵子强一皱眉,说:

“难怪瞧起来有点面熟。”赵子强看着苏琪,他把本想说的‘去医院看看的话咽回肚子里。’“这事不出奇,哪天没人被捞出来?捞出来就不错了。”

苏琪抬头看着远处半岛酒店的霓虹,又注视着江心,说,“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吧。”

苏琪本是护士出身,他父亲把她安排在市第三人民医院,但不受拘束的本性让她更趋于接受相对自由的职业。她脱离了医院,掌管着父亲在G市的三家中药药材供应中心。苏琪父亲苏海,前厅级干部,卸任后忙于经商。这三家中药材供应中心是苏海早年已打好的基础,通过市卫生局向十二家公立医院供货。最主要的是提供稀缺药材。

苏琪的一面是善良的,但同时也是不羁的,在她身上有着难解的残酷一面。她可以为一只落雀流泪,也可以无视被绝境逼迫的人群。比如她就很痛恨工地上那些民工,她认为他们是龌龊低下的群体,是城市腐朽的根本。她瞧不起他们,认为粗俗、邪淫、谎言、懦弱、偷盗都是从那来的。这种剧烈的排斥性一度让赵子强内心惧怕,忐忑不安。他掩藏着自己卑微的一面,当有机会与翟新杰吃饭时,他就叫上苏琪,把翟新杰这个朋友介绍给她,以此提高自己的地位。

北村口岸南临江坐落着一处高级地产,苏琪在那有一套别墅。这栋别墅是父亲给她的,周末时,她一般会驱车回来。当认识赵子强以来,他们几乎天天都住在这里。因为翟新杰生意上的那件意外,项目迟迟不能落地,赵子强等待着,内心焦虑。

赵子强和苏琪走进别墅,打开厅灯。苏琪把包甩在沙发上,说,

“我去洗澡了。”随后转回头又说,“你要的那本《中药纲集》今天已经送过来了,就放在茶几上。”苏琪走进洗浴间,传出哗哗的水声。

赵子强打开空调,解开衬衣上的一个扣子,随后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本厚厚的尚未开封的《中药纲集》,赵子强拿起水果刀,挑开透明包装,便倒在沙发上翻看着。

赵子强不情愿天天如此闲在苏琪这里,他这种独立特性是显而易见的,赵子强有他的卑微,但也有他的志向。这本《中药纲集》是苏琪应他要求从熟人那弄来的,这本书的神奇堪比《本草纲目》,图鉴形式罗列着纷繁多样的中药药材,不单详细解说相关门目的药用功效,还注解着某些品种当中的稀缺资源并对其分类探讨,最重要的是,对一些民间传说的药材也进行了分类,注明了各种可能的起源与出处。

赵子强粗粗翻看,思绪被浴室传来的水声打破。偌大的屋中他一个人,他望见一旁书架上苏琪的毕业照。一个精致的小相框掩藏着苏琪灿烂笑容。她在对他笑着。青春、妖娆。这一奇特的初遇瞬间点燃赵子强的欲望。他扔下书,脱下衬衫,朝浴室走去。

赵子强推开浴室房门,苏琪刚从浴缸出来,正在淋浴。她全身赤裸,铜色身体释放妩媚的原始诱惑。赵子强看着苏琪那炽热的双眸,粗粗脱去衣服向她走去。

水乳交融的欲望焚烧着两个人,在这一刻,他们占有着彼此,灵魂的深处如两只猛兽一样彼此舔恤,彼此伤害,相互传递着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契约……

赵子强如虎,苏琪似火、似莲,他们的交合是原始野蛮的,但同时也让这场天雷地火派生出一曲抽象的交响乐。

爱是一种给予,性却是彼此的占有。

“苏琪,我有一个想法。”赵子强斜靠在床上,淡淡地说。

“嗯,啥想法?”苏琪贴在赵子强胸口上,像是对里面那颗炽热火跳的心说。

“我打算去西藏,在青藏高原上有许多不被人知道的奇花异草”赵子强说,“还有一些高寒地带的动物品种,他们都是上好的药材。”

苏琪像突然想起一件事一样,抬头看着赵子强。她在赵子强脸上看到一股邪魅的笑,只是这笑意隐藏得很深,脱离苏琪的角度,任何人也不会发现。

“真的?”苏琪说。

“当然!”

“什么时候动身?”

“等我仔细研究一下你那本《中药纲集》,明天开始。”

“还有,你要把天城药店的那个老怪胎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不,我去找他!”

“嗯!”

*** ***

此时此刻,两架摩托车在青藏高原的柏油路上风驰电挚。天空触手可及,大地广袤,荒野散发出远古的召唤——何杰与王静鑫徜徉在可可西里一无人烟的原野中不能自拔。他们的自由,足以瞬间抹杀任何可能的痴念。

*** ***

——节选·小说《城中拓荒》(第六章-大胆的想法)

[责任编辑:北风]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