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光荣之路

文 / 北风2011-6-2 15:16 参与:639 评论:0 繁体

  耶稣基督教导说,在安息日掐起麦穗来吃并不是错误的,但是恨你的敌人则是错误的。

 

  ——马太福音

 

  来说一部老电影,库布里克五七年拍摄的战争题材影片“光荣之路”。在一次战役中,士兵没有服从将军的命令而遭到军事法庭审判,最终三人成功获得死刑。全剧不足九十分钟,故事简洁,导演采用流线视角,细小环节的成功把握奠定了该片的高度。细节决定成败,在这部影片里,亦非出于偶然,如同我们的生活,柴米油盐,我们宏伟远大的理想抱负,哪一刻又能够离得开呢!

 

  故事发生在法国和德国的一次战役,将军为谋求升职下令部队攻占德国阵地,其实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将军亲临指挥,但战争一打响,马上就溃败了,甚至有些根本就未爬出战壕。将军的计划泡汤,颜面扫地,气急败坏之下便在上尉的部队找替罪羊,最终成功对其中的三人行了刑。一场战役中,此类事件压根儿不值一提,而正是对这些细小环节,库布里克惊人地放大了,将军的固执和愚昧,贪婪自私所架构的政治体系对人产生的压抑变形,如此强烈地冲击着灵魂。

 

  影片给人的思考是无量的,深入揭露了在这种虚伪架构中“真理”、“正义”等各种形态的本质。

 

  在我们的历史进程中,理论一直占着指导意义。因为理论能在一个事态未发生之前,比较完整地对全局做清晰的分析和判断,进而作为指导思想实施到实践中;但在对于“理论”的探求中,也相应生出一系列问题,面对一个对立的概念,无论我们如何的求同存异,或者包容和兼容,都将面临一个对峙的情景,那么对此我们怎么解决呢?到现在为止,仿佛还没有解决的路径。

 

  “如果再没有别的东西的话,那么一种伦理上的意见分歧就只好由感情上的好恶或者是由强力——最后是诉之于战争——来加以决定了。”

 

  对于这样的哲理观点,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战争,果真能够解决理论上的难题?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总不能做出回答,因为理念的两面性甚至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倾倒性”让所有的理论家都站不住脚,如果事情都是流变的,那这种存在的是非正义,又该如何演变为我们发展当中的行动准则呢?

 

  战役失败了,在一部分士兵压根儿没有跨出战壕的时候就败退了,将军的利益遭到了阻碍,杀人,整顿纪律,便再合理不过了。被判罪的士兵在神父面前祈祷,二等兵说,为何要我死,为何不是他们死!这种朦胧的反抗意识终究无法拯救他,神父带来的意旨也不能给予他重生。三个罪人在通往刑场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如同路旁为他们奏乐的乐手操作乐器一样自然和简单,好像死,本就该是他们获得的。细节是关键的,如果忽略细节,可能这所有的架构都将崩塌。在木桩前,少尉逐一绑住他们的双手,走到最后一名战友前时表情沮丧满脸无奈,对已经沉静下来的二等兵说,sorry!

 

  影片至此达到一个讽刺高潮,这种对战争的怀疑和对公正的思考刹那间迸发出来。我们热爱和平,我们期望幸福,我们只是怀着这般不大的理想去追求,事态是这样的,不过没有规则保证,我们就可以得到期望的结果!这就回到了上面那个问题,在我们和平发展的时期里,在围着互利共赢的原则中,理念,终于发生了冲突和对立,那么按照我们许多年来积淀的思想,战争,武力,理由充足地展开了;我们要发展,我们也不可能在这种冲突中发展,战争,这样看起来,是可以解决问题,和促进进步的。当战争拉开的时候,鲜血、生命成了赢得真理的筹码,在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赶赴沙场战死沙场的时候,我们不怀疑战争的代价,因为,战争之后,我们好像就赢来了合理,赢来了正义!

 

  我们太脆弱,炮火下生命烟消云散,或者一方沮丧一方喝着庆功酒。我们先不论谁能喝到庆功酒,让我们回到战争的过程中;面对敌人,我们在想法设法击败他,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在此时,出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少尉捆绑二等兵的时候无奈地说的那句话:sorry!

 

  少尉是奉上尉的命令对他们执行死刑,上尉是奉了将军的命令,换言之,也是奉了军事法庭裁判下的宪法命令。“面对敌人时表现出的胆小罪”,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合乎情理,而少尉却对即将受刑的士兵说,对不起,这样的形态,是不是少尉也犯了“怯懦罪”呢?问题不在这,而在于我们同党之间的扼杀和斗争!

 

  少尉明知道处死三人是不合乎情理的,没有人性的,如同上尉反驳将军时说的那句话:你不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那么这个答案是什么呢?我们拉开了寻求真理的战争,然而对于党内出现的不公正,却丧失了反抗意识。这无疑是致命的!

 

  假如我们一定要为了“正义”“幸福”采取武力方式的话,基于战争之上,我们必须做到一个完美统一的理念,丝毫不能有分歧,更不能存在任何斗争的形态。因为我们任何一方内部出现分歧,(无论这种分歧是基于自私、意见等何种形式产生的。)都将是对正在进行的“战争”的全盘否决。我们眼下明确的思维还没有完成,我们的战争还没有结束,而党内又出现了因为自私、贪婪、意见或者其它的什么引起了新一轮的斗争,那么我们一开始和敌人发起的战斗,意义何在呢?如果说为了正义、幸福鼓动所有力量拉开的战争是有意义的,那么我们每两个人之间就必须进行一场战役了!

 

  对战争的怀疑和讽刺,影片至此,血肉模糊地敲打着人。如此一来,武力形态之下的正义,无法获取了吗?

 

  枪声响后,三个人倒下,影片没有对三人死后做任何多一分的停留,对于战场上消散的千万生命来说,三个人,冤死屈死,能给予何等的补偿呢?补偿是不一定的,而对于生存的情理,公正,是一定要有的,如不然,我们所有的形态都将从最基层崩溃。

 

  上尉展开了对将军的反向审问,将军的恐吓丝毫没有阻断他的固执,面临手下的反扑,将军吼道,你是个不忠诚的下属!迫于媒体等压力,将军的直接上司将对他进行听证,而与此同时,为了巩固某种利益链,更高层的执法者对上尉开始了利益诱惑,然而被上尉痛恶地拒绝了。

 

  我们不能以一些人固有的视角看世界,因为这样会带来非常大的局限,而在传统,或者主流的思想潮势里,对自由、生命的宏观意识,应有自我明智的把控。(虽然这关系到太多)说到这,让我想起这样一件事,记得前段时间在一个讲座看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这样告诫人们:不要去结交浪子!这样的言论如果不站在一个“企业家”的角度去理解便很难让人想得通。而这样的理念也只能固于铜臭味里,不过这也提出一个问题,缺失人文,这样的企业家,又如何能够做好慈善事业呢?我们应该了解到,生命的形态是多元的,而要做好每一样,都是艰辛的!

 

  武力不能替我们找到真理,当上尉在俱乐部外听到士兵们在女人面前歇斯底里嚎叫又在歌声中哭泣的时候,人性的压抑得到最完美的展示。假如以将军为代表的利益集团没有终结,假如这一切为了追求正义幸福而进行的战争还在继续,那我们的自私和贪婪,有如何能够遮掩的了呢?

 

  压抑形态的根源在于对英雄的希望和崇拜,生命中的孤独和落寞让大部分人变得更渴望公正和正义,独裁的形态以任何理由和借口出现,都是可怕的!战争或许有结束的一天,但上尉和将军的战斗将永远无法停止,这种战役没有华丽的口号,没有任何宏大的目标,这条路上,只有属于一个人的公正,和一个人为了公正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2010-09-21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