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一切,如此纯净

文 / 北风2011-6-2 12:22 参与:781 评论:0 繁体

  子风雷子和小颖是要好的朋友,他们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后来一起读书,直到工作。不懂事的时候,他们的友谊是多么的天真、纯洁,但人总是要长大的,工作了,他们也要学会生活,学会在这个世界里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不过到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友谊还是一般朋友之间不能比的。子风和雷子是铁哥们,是兄弟,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会瞒着对方,就像彼此都喜欢小颖一样。子风是个低调的男孩子,也像其它很多这样的男孩子一样,子风表面低调,但他心里却是丝毫没有闲着,他喜欢动荡的日子,工作总是换来换去,过着浪子的生活。这是雷子最不了解他的地方,雷子整天拿子风这点开涮:子风,你这名字起的可真不错,像风一样飞来飞去。小颖听到雷子的话,倒是抿嘴一笑。雷子和子风的性格截然不同,雷子沉稳,周全,做事认真而且有股爷们的大气,或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雷子的工作做的非常出色,公司里的人际关系对雷子来讲可谓如鱼得水,他喜欢这种复杂的环境。雷子很受上司赏识,八年之间,从当初学校出来后的青涩小伙变成了一个城府深沉的区域老总。小颖一直在做着她的花店,小颖爱花,她觉得小小的花瓣之间潜藏着最令人快乐的精灵。在小颖的细心照顾之下,这些精灵飞到她的生活中,小颖的日子一直很平淡,平时看书听音乐,偶尔到野外搭起帐篷露营。小颖的生活或者是平淡的,如同园中的湖水,一丁点碰触都可能打乱这外在的恬静。

 

  雷子对小颖的殷勤是子风怎么也比不上的。每天下午五点半,雷子会准时开车到小颖的花店给小颖帮忙,帮忙收拾东西。子风见雷子的“大背头”,说:雷子,你头发被牛舔了?

 

  子风的生活是边缘的。这不是别人说的,是小颖说的。小颖说:子风,你脑子里整天都倒腾些什么呢?好好的工作三天两头的换,究竟要干啥呀?小颖说这些话的时候,通常是三人都在场的。子风不理会小颖,说:我准备去开地铁。噗——,一向见惯子风疯癫的雷子差点喷出嘴里的饭:真要去开地铁?雷子一脸捉摸不透的表情。子风看了一眼雷子:那可不,我保准把地铁开得像公交一样特色。子风起身离去了,说有朋友等。雷子和小颖没有留他,子风提着衣服转身走出餐厅大门。

 

  小颖明白子风为什么说要去开地铁。这个原因或者也是子风为什么老是辞职,老是漂泊的原因。子风曾几次告诉小颖,他在地铁站迷路。子风望着小颖说:地铁站是全自动的,人行道全部是电脑程序设定,人只需要沿着黄色安全线或者跟着提示走就可以了,可是我在出站口,面对ABCD出口的时候,总是找不到该从哪个出口出站。

 

  子风去了野外露营,回来时收到了雷子和小颖的请柬,他们礼拜六拜堂。子风没有赴宴,子风没有赴宴的原因是这样的。

 

  工作之初,三人都是嫩头青的时候,子风和雷子喜欢这个比他们小两岁的姑娘,子风和雷子打架,虽然这不影响他们的兄弟关系,但说到底,两人之间开始存在隔膜。小颖喜欢子风,两人外出露营野餐,这让雷子十分嫉妒。子风和小颖的爱情是有始无终,小颖满怀激情地把这个消息告诉子风时,子风以不愿意结婚回绝了小颖。小颖不能理解子风的这种心态,子风的冰冷让小颖觉得这个男人是个怪物,是个冷血的怪物。雷子的摩托车潇洒地停在小颖身边,带着小颖绝尘而去。子风望着两人,他面无表情,这是不是过于冷血呢?

 

  十年,恍惚间。之间很多事又可以压缩成一件事,那就是子风的生活,始终如一的一塌糊涂。

 

  子风是这个城市的幽魂,是这个世界的傀儡,他游荡在城市和荒野之间,在雪山草地之间,或者,这才是自己的家。子风得知,婚后的两年里小颖的生活并不好,雷子在外沾花惹草,小颖独守空房。

 

  当子风坐在雪山之巅,行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之时,他的心并不畅快,他知道,自己消耗的是生命(这一直是别人对他的看法),不过最让子风内心难安的是,对小颖的思念一日胜过一日。小颖站在阳台,这个城市尽收眼底,她望着远处灰暗的城边,那远处是什么呢?

 

  两年之间,子风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罪人,当他行走在无人区滴水全无的时候,他就往死里作践自己,他认为这是当初负小颖的报应。

 

  雷子在酒池肉林里堕落得一发不可收拾,雷子断绝了小颖的任何社交,夜半而归,甚至彻夜独守空房的小颖已经把这些看得平淡,雷子打她,已经没有了丝毫最初的怜爱。

 

  子风又回来了,又回到了这个阔别两年的城市里。他寄宿在珂珂那里,珂珂是他的同学。

 

  珂珂热情地接待了他。回来后的三天里,子风睡得昏天黑地,睡梦里发出怪叫,他的叫声让人害怕,珂珂认为,子风在做噩梦。子风的噩梦不是毫无凭据的,三天后子风坐在珂珂准备好的餐桌前时,珂珂对他说:小颖跳楼了!

 

  子风像一尊木头人僵在那,长久地野外漂泊,他看起来像枯槁的木炭。“小颖一个月前跳楼的。”珂珂说。珂珂见子风眼泪哗哗地流,随即便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小颖一个月前当着雷子的面挖出了自己的双眼,随即从三十楼跃身而下,跌落在银白色的水泥广场上。珂珂获得消息的时候,尸体已敛,随后很快便火化了。

 

  小颖跳楼而亡后,雷子便搬出去住了,那套房子一直空着。听说隔壁的那家香港人也搬走住了,说小颖死的凶,怕闹鬼。

 

  第二天,收拾整洁的子风一身西装,珂珂陪着他去了小颖的家。家门上着锁,门口还有燃尽的香灰和枯萎的苹果。这层楼只有两户,小颖家和那家香港人,香港人搬走了,现在这层楼便没了人影,死寂无声。

 

  珂珂见子风抚摸着房门,像在倾听什么,又像在倾诉什么。珂珂拉了拉子风的衣角说:子风,我们走吧。子风一怔,回头看了一眼珂珂,说:走吧。

 

  夜里,珂珂听见子风的房间传出沙沙的声音,说:子风,你干啥呢?子风说:没事。

 

  子风走进了小颖的那栋大楼,此刻,夜里两点。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对面两扇门像两颗眼睛一样盯着子风这个不速之客,走廊的人体感应开关发出轻微的声音点亮头顶的灯泡,电梯门关闭的时候,昏黄地照着子风的身影。

 

  子风慢慢走到小颖的门前,他伸手抚摸着门,在门上敲着:嘟嘟。子风透过门缝看到屋里亮着灯,他脸上浮出一股莫名的激动。他贴在门上轻声叫着:颖颖,颖颖。

 

  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屋里的大吊灯发出强烈的橘色光线,小颖正站在门边,脸上一股喜悦,眸子里浸满了泪水。子风一见小颖,也激动得两眼迸出泪水,随即,紧紧地把小颖拥在了怀中。

 

  第二天清早,珂珂喊子风吃早餐时,却不见了子风人影,只在他的旅行包里找到一张崭新的照片,照片上子风和小颖在可可西里,旁边还站着一只可爱的藏羚羊。

 

  2011-2-22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回顶部